狄美樹



聽聞、未聞……再聞:《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命運旅程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皮蘭德婁的「荒謬劇場」到處起義,美國前衛劇場蠢動發跡,貝克特的《等待果陀》於1956年勇闖百老匯,同年《冰人來了》則來到外百老匯。積謝巴拿着《落英繽紛未聞時》的劇本去找當時得令的 The Living Theatre 一拍即合,Julian Beck 舞台設計,Judith Malina 執導,於1959年首演,口碑急速累積,紐約文化圈爭相捧場,伯恩斯坦、莉蓮海爾曼、田納西威廉斯、羅蘭士奧利花、達利等名人皆是座上客。Kenneth Tynan 在《紐約客》讚譽這是「戰後以來外百老匯最令人興奮的新美劇」。全劇在一個真實順時處境展開,在紐約一個 Loft House 租下的閣房,租客力持(華倫芬拿堤飾)跟有一群「同好」,在等着拆家「牛郎」(卡爾李飾)帶「貨」來好好解個毒癮,但他遲遲未現身,而舞台劇導演占頓(威廉列菲特飾演)跟他的編劇,及兩個攝影師來到攞料拍照兼試鏡,以海洛英為餌,遊說他們將個人道友的故事搬演上舞台,當中有四個爵士樂手,等着等着時奏樂解悶。在中場休息時演員會走到大堂打攪觀眾,演出途中安排演員扮觀眾,在觀眾席叫囂,大呼「垃圾」、「好悶」的是年輕的馬田辛。新劇場美學追求反思真實打破規限,演員中有真正的道友,四個樂手中的 Freddie Redd Jackie McLean 之所以流落外灘,就是驗血這關過不了,被取消演奏工作證。對於心地開放,眼界保守的觀眾,全劇的「money shot」,是力持/芬拿堤在台上表演全套注射海洛英,真實地。




《哈姆雷特》:存在電影的方法

哥辛薛夫(Grigori Kozintsev)密鑼緊鼓籌備他大銀幕的《哈姆雷特》(1964)時,接受《電影與拍攝》(Films and Filming)雜誌的訪問:

「我覺得莎士比亞需要一種全新、個人的解讀;每一個年代每一次嘗試,都要為角色人物創造新觀點,都應該給現今的觀眾呈現屬於當下、絕對栩栩如生的歷史新觀、詩的神髓和人文精神……我會嘗試展現普世的情感、普世的詩歌哲學,但我不會用傳統劇場的調度,我會用電影的方法。」(I think at the same time Shakespeare needs of a kind of new, individual interpretation. Every new effort of every generation creates a new aspect of this character. A new aspect of history, the spirit of poetry, the sense of humanity, should be modern and absolutely lifelike for audiences today... I shall try to show the general feelings, the general philosophy of the poetry, but I shall not use the medium of traditional theatre staging. I want to go the way of the cine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