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嘉欣



《阿凡達》──反思電影是甚麼

《阿凡達》上映後,引起不少討論,有評論讚嘆 CGI 等數碼科技的進步,為電影發展揭開新的一章;亦有評論從文化研究的角度批評導演占士金馬倫所帶出的世界觀。從這兩個方向,本文希望透過《阿凡達》這部電影,反思電影是甚麼,從而探討它如何成為電影發展中的重要里程碑,以及與世界觀的關係。





《賭博默示錄》的空間運用

原名:カイジ 人生逆転ゲーム
導演:佐藤東弥
演員:藤原竜也、天海祐希、香川照之

《賭博默示錄》以空間的運用,將觀眾置於一個抽離的角度,檢視自己身處的世界。

哲學家柏拉圖的洞窟比喻:一群人住在洞窟裡,面向洞壁,看不到洞外的世界,洞窟外的光源把事物投影到洞壁上,他們所看見的,就只有這些倒影,他們所身處的,就只是這個被建構的世界。跳出洞窟,你才會發現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是被建構出來的,你才會察覺當中的不真實及荒謬。




《阿童木》──香港臥底精神與日本機械迷思的一次相遇

一部由香港動畫製作公司製作,改編自日本原創動畫《阿童木》,充滿著香港電影對身份探索的執迷── 一種臥底的宿命主義;同時亦不乏日本動畫對機械的迷思──既能超越人的極限同時亦能造成破壞。




《東京奏鳴曲》──從餐桌見日本當代社會問題

餐桌是家人眾在一起進餐的地方,有團聚的意味。電影中出現不少場面是佐佐木一家圍在餐桌進餐或談話,但卻見家人的疏離,以及對傳統以父權為中心的家庭倫理所作出的批判。 




青い鳥 ──對教育及人生的反思

電影透過簡單的結構──兩幕劇、一個懸念,所組成的校園故事,對現今的教育制度作出嚴厲的批判,並反思人該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