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祺



冒充與臨摹──從基阿魯斯達米的《似是有緣人》說起

看到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的新作《Copie Conforme》被譯成《似是有緣人》,心裡不由得感歎:時至今日,本地的觀眾是否仍需要陳腔濫調的中文譯名,才可勾起好奇心購票入座?為甚麼不採用原來的片名直譯──《核准摹本》?這至少不會引來無必要的誤讀。因為原來的片名可以望文生義:有「摹本」就有「原作」。

在沒有進一步討論這部電影之前,對一些不熟悉基阿魯斯達米的觀眾,我也許可以在此作一點簡介。


《似是有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