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徒



《嫲煩家族2》(上):清酒和銀杏,青春之夢今何在? new

山田洋次《嫲煩家族2》香港上映,口碑雖好,然票房可說強差人意。事實上,此片以老人視角作為焦點,談到孤獨死、無緣老人等日本狀況,確是兵行險著。山田洋次在80、90年代的《男人真命苦》片集中已銳意年輕化,淡化上一代的老餅情懷,此次直截將老人問題作為主題,信心爆棚之餘,情懷則是完全回到其庶民人情的拿手好戲上。

山田洋次老路縱横,由開首的周造駕駛執照的家庭風波開始,家人擔心他「老駕」出事,到重遇關鍵人物老同學丸田,帶出了淪落人的坎坷故事。兩線像各自發展,實則互相呼應,敘事策略上以老駕帶出被遺忘的老人,再問晚景淒涼是誰之過,反思了家庭和倫理關係,確是連消帶打,一氣呵成。



《嫲煩家族2》(下):來自《男人真命苦》的風格和影響 new

山田洋次以《東京家族》的設定,推展成《嫲煩家族》,再以相同的框架發展出續集《嫲煩家族2》。

《嫲煩家族2》今趟將焦點從上集的暮年離婚,轉為無緣老人,敘事角度,亦由上集的嫲嫲,轉為一家之主老爺周造。這一改,火力更集中(富子在上半段已離家旅遊去),橋爪功亦由頭帶到尾,能量充沛,與上集判若兩人。



一個人物一個世界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男演員:林家棟(《樹大招風》)

林家棟2016年演出了《兇手還未睡》、《此情此刻》和《樹大招風》,每片皆是群戲中的一員。

《兇手》演暴躁而跋扈的富商,對外對內是雙面人,狂暴、妒忌甚至近乎虐待狂,視妻子為粉飾名門的工具,雖然角色份量不多,且十分定型化,但林家棟的爆發力和壓場感,令整齣懸疑驚憟片添上動力和玩味。

《此情此刻》是照相館的第二代,子承父業,卻無法擺脫心中的歉疚和父親的期望,照相館像牢籠,無法一展抱負,又無法超越父親,遏抑、沉鬱,不苟言笑,心結重重,這角色靠林家棟的演繹而帶出一個被綑鎖的男人。

無獨有偶,《樹大招風》的大賊季正雄,戲中用了「鬼鬼祟祟」來形容他。林家棟擅挑這種複雜角色來演,擅長表達表裡不一的複雜性,但三片而言,則以《樹大招風》難度最大,角色亦最深沉,對白不多,全靠他的處理和演繹,表達了一個大隱隱於市,身份成謎的極度悍匪。



《比海還深》(下):不存僥倖 分離是常態

是枝裕和自2004年的《誰知赤子心》開始進入了現代家庭的範圍,但直至《橫山家之味》,其探討兩代承傳、影響和價值,如何跟現代日本社會狀況互動變化,意識和世界觀才真正成熟起來。

此後又分了兩條路線,正面探討「父親」形象和意義的便有《橫山家之味》、《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及《比海還深》,反過來透過「父親」缺席,從而拼湊起新家庭的,便有《奇跡》、《海街女孩日記》。但真正兼顧三代承轉,亦父亦子的,就只有《橫山家之味》和《比海還深》的良多。(對啊,我是刻意撇走《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的。)



《比海還深》(上):風雨三人行 是枝裕和的下流人生

因颱風妮妲襲港,令我想起《比海還深》往後都會在我的颱風系列裡,佔據首位。對,平靜而沉著的一齣家庭片,以一個不平常的夜晚來推進至高潮,颱風暴雨,已經分散的「一家人」,竟然獲得了一趟促膝夜談的機會。

《比海還深》首三分之二,精彩細緻地鋪排了主角良多的窘迫,三餐不繼,口裡說著自己作家夢想,卻只是幹著鄙卑的私家偵探工作,敲詐和欺瞞,無所不用其極。良多習以為常的「習慣」、「工作」和「生活」,有序穿插:賭錢、借貸、敲詐和偷竊,連高中生和親人都不放過,亦在探望母親時,窺探家中可典當的父親遺物。於是,一個生活潦倒,私德有虧,又對前妻和兒子念念不忘的男人,被描繪得細緻精采。



從《海街女孩日記》說到是枝裕和的人生滋味

是枝裕和改編漫畫家吉田秋生的《海街日記》,它由身居鎌倉的三姊妹,接來同父異母的小妹淺野鈴同住開始,重構了一個破碎家庭的千絲萬縷,人物豐富,情味濃郁,細緻而含蓄,橫跨了三代,從生死到承傳,盡見是枝裕和對現代家庭反思,乃他近年的佳作。

雖然吉田秋生原著居功不少,但《海街》更像是枝裕和過去主題的重探,如戲中不住出現的死亡意象(父親和二宮阿姨置於首尾,中段夾著外婆忌辰),長女幸獨力面對死亡(參與善終護理的抉擇),題材之沉重,一如早年的《幻之光》和《下一站,天國》,而幸被父母遺棄,負起照顧兩位小妹妹的責任,簡直是《誰知赤子心》裡少年福島明的後續篇!




《嫲煩家族》(下):時間誤差和悲喜同源

《嫲煩家族》的兩老離婚風波,擴散成平田家的家庭危機,但我們卻看得甘之如飴,種種細節笑破肚皮。最搞笑者,莫如牽扯到周造跟居酒屋老闆娘的嫌疑出軌事件,女婿泰藏請來私家偵探沼田跟蹤調查,造就了周造跟沼田在居酒屋相認,兩位老同學竟一起唱歌把酒話當年。探查姦情的緊張,一下子化為杯酒當歌的敘舊,訴說了久別的男人之苦(沼田老婆早就走佬了)。



《嫲煩家族》(上):女性主導不和諧之音

相隔四年,以《東京家族》原班人馬拍成的《嫲煩家族》,人物不同但關係依舊,卻無疑看到山田洋次重探日本家庭的某種變化,《嫲煩家族》開宗明義搞齣喜劇,卻笑盡了悲歡離合,嚐透了親情甘苦。

雖云源自《東京家族》變奏(一悲一喜)兩種走向也太明顯了。平田周造這老頭兒,由始至終碰到一鼻子灰,死過番生,屬典型丑角。太座富子才是全戲靈魂,若《東京家族》從一家之主老爺平山周吉角度檢視家庭哀歌,那麼,《嫲煩家族》便是從奶奶平田富子角度作出調侃和顛覆(正如次子庄太勸說老父家中需要不和諧之音)。



《相見恨晚》:當諾亞卡活遇上大衛連

當諾亞卡活(Noël Coward)希望將自己的舞台劇《為國盡忠》(In Which We Serve)改編成電影,英國已陷入了二次大戰的戰雲之中,而諾亞卡活亦已是聲名顯赫的劇作家、導演、演員、舞台劇監製、歌手、作曲家,他是劇場中的才子明星,急需一位能幫助他瞻前顧後的電影技術人,當他拍電影的盲公竹。




《樹大招風》:賊王們的生活與生存

雖然由三位新導演許學文、歐文傑和黃偉傑各自執導一段:三大賊王卓子強、葉國歡和季正雄的事跡,但整體和諧流暢,銀河特色、風格和主題,都明顯比各導演的特色來得強烈,看來是受監製游乃海和杜琪峯的影響不少。

最明顯是,當中有關九七回歸和個人命運的主題,無疑是銀河映像自創立後,一直縈繞不去的創作主軸之一,特色是格外幽暗和充滿悲劇色彩,既諷刺亦具前瞻性,以類型電影(警匪)來包裝,卻做到通俗而深刻,《樹大招風》有齊上述元素,借古鑑今,說九七前,然一切都與當下香港關係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