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陶



愛憎之後的不條理劇

當你深入探討愛與憎一部電影時,你會碰到令你解不清的不條理。在不條理的狀態下,你將會帶來不明恐懼,又或者引起臣服。

認識「不條理劇」這個名稱是在一九八三年的時候,當時在日本拜會木偶動畫大師川本喜八郎,我說很喜愛他的《道成寺》以及《火宅》,他就娓娓道出不條理劇是他創作之源。後來明白,日本的能劇與歌舞伎的故事題材,以及小泉八雲醉心搜集的日本民間傳說《怪談》,甚至最近公映的鐵道科幻《GANTZ殺戮都市》,都是屬於不條理劇的典範。

能超越愛與憎之官感選擇的表面層次,不條理劇同樣利用官感來昇格的妖異戲種,能創造一種情緒糾纏,令看者墮入愛與憎之內在更浩瀚無垠的感官世界。



一個充滿靈感的座談會──《怪談》觀後感

因為《怪談》原小說以及電影版一直被視為靈異題材典範作,也想在放映之後的座談會加多點玄幻效果,故此決定以《鬼聲.鬼戲》作為座談主題,也多得好友MC仁仗義幫忙,他負責講鬼聲,我來談鬼戲,並由當日到會朋友共同製造一次相當互動的交流會。



以美麗傳遞文化的《怪談》

《怪談》的故事材料搜集自日本民間傳說,大部份來自江戶期間流傳至明治時期的耳傳故事,來自西方的異人(外國人)小泉八雲,是個被譽為是解釋日本文化的西方最佳傳詮者,尤其至今仍然廣為傳誦的,是他這本《怪談》。




【HKinema #9】十年生死兩茫茫──香港10年電影的圍城現象

紀陶(製表、口述)

九七之後,香港電影人除了在製作中表現以前的香港價值和區域訊息,還有意無意借助繼續拍片,反映香港社會當前的精神狀態。

(1)前五年(1997-2002):混沌期

香港電影表現的固有本土價值,是殖民地時期(尤其是七十年代後)建立的小型都市文化特色,包括自由港及貿易至上意識,強調生產自由創作的商品。作為一個「不太殖民的殖民地」,香港原有價值在這時期開始沒法發揮,影人紛紛思考如何面對及適應新的社會體係。變化醞釀期。沒有太大的危急性。



《香奈兒的情人》──兩個藝術大師一段不羈戀情

香奈兒的真實歷史原來比她的作品更具傳奇,她的故事比她的香水更具香噴噴,而且瀰漫一種非常獨特的女人香。

為慶祝香奈兒100週年紀念,世界對這位傳奇女子有不少紀念活動。電影是其中之強陣出擊。《香奈兒的情人》故事承接上年公映的《少女香奈兒》,對香奈兒自她最鍾愛的男人「Boy」車禍身亡之後,另一段撲朔迷離的絕世戀情。




太陽照常升起 夸父仍須追日

導演:姜文

編劇:姜文、述平、過士行

演員:周韻、房祖名、黃秋生、姜文、陳沖、孔維


從《陽光燦爛的日子》至《鬼子來了》,到這部《太陽照常升起》,導演姜文充份表現出一種追日情意結,一而再再而三的將夸父精神由神話天下搬到今時今日的電影銀幕裡。以一直出走、狂奔,而且飛越生死線的跑至世界盡頭,有佛陀的五指山擋路仍不罷休。姜文的三部作品都帶著一種狂飆暴走的衝力,也稱得上是內地導演最狂情及最有活著的動力的一員。故事看似是文革晚期的七十年代加回到大躍進前期﹙1958年﹚的故事,其實同時是借古諷今。




《戀愛大爆髮》世界根本冇變

你咪話社會日新月異,與時並進,原來世界有好多基本性問題,根本冇變。

 

改編自1988年的《戀愛大爆髮》﹙Hairspray﹚,故事所述的六十年代的社會矛盾,以及中青兩代的代溝現象,黑白人種的對立,還有廣告商控制傳媒節目和管治階層腐化等等問題,直至今時今日,在美國依然存在。 




粉絲窩內的粉絲哲學

導演:葛民輝


演員:蔡卓妍、古巨基、鄭嘉穎、森美、葛民輝



《性工作者十日談》──跟你談服務,論尊嚴

導演:邱禮濤

演員:朱茵、余安安、蔣雅文、董敏莉、鄧健泓


《性工作者十日談》有慾海沉淪唔講,連這類電影常見的痴男怨女、真情假義也少提,反而認認真真地將性工作以一個平常行業來對待。若你是有識之士,又是開明的父母,筆者提議你不妨陪同小孩子一起觀看。


《性工作者十日談》所談的「性工作」,是以工作先行;講到「性生活」,也只以性工作者的日常生活為題。當中的「性」,只屬少量的點綴;角色人物除了職業有別世俗,根本「是她也是你和我」,充滿香港街坊街里的特徵,可能是你的左鄰右里,甚或是你自己。

 



《門徒》的觀自在空虛

導演:爾冬陞
監製:陳可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