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政恆



《鄧寇克大行動》:韜光養晦 new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是當今大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新作,跟《潛行凶間》(Inception)一樣單獨兼任導演和編劇工作,前作十分繁富,這次卻趨向簡約。歷史上的鄧寇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是1940年英軍的策略式撤退,轉攻為守,保留實力。據統計,到1940年6月4日的十天之內,近三十四萬人越過海峽到達英國。

《鄧寇克大行動》至少可以從美學層面和政治層面作討論。簡單而言,《鄧寇克大行動》以三條情節線平行發展,一是防波堤一周的故事,二是海上一天的故事,三是空中一小時的故事,三個故事各自獨立發展,但又相互交涉,憂戚與共。




《別回頭》:1965年,卜戴倫 new

《別回頭》(Don't Look Back,1967)是音樂紀錄片,拍攝於1965年四、五月間,卜戴倫(Bob Dylan)在英國巡迴演唱的台前幕後過程,當時他剛推出了唱片《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不久,這張唱片如今已成為經典,一面是搖滾音樂,用電結他和鼓,名作〈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就屬於這一面。另一面是民謠音樂,用木結他,包括〈Mr. Tambourine Man〉、〈Gates of Eden〉、〈It's Alright, Ma (I'm Only Bleeding)〉和〈It's All Over Now, Baby Blue〉四首歌曲,大多可以從《別回頭》中聽到。《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和《別回頭》反映了卜戴倫在音樂事業高峰時期的能量,也見證了卜戴倫音樂風格的一次轉向。




影評人之選 2017:別回頭

或許我要作一個逆時序的回溯。

卜戴倫在2016年底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多日不作表態,引來大家再度揣測他在想甚麼。似乎是十分理所當然,卜戴倫沒有出席頒獎典禮,卻發表了一篇得獎辭,他說自己從來沒有時間問自己:「我的歌是文學嗎?」但也感謝瑞典學院花時間思考這個問題,而且最終給予了如此美好的答案。

卜戴倫的作品已走入文學和民歌的殿堂,然而他的為人,也許比他的歌曲(不論是文學還是音樂層面)更難理解,當然我們可以將他和他的作品分開,但這樣做並不一定明智。《別回頭》也許是一次重要而且貼身的紀錄,除了片頭開宗明義的搖滾歌曲名作 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 外,我們聽不到一首完整的卜戴倫作品,但可以從片中看到1965年卜戴倫在英國巡迴演唱時,台前幕後的一點實錄和花絮。

卜戴倫跟《時代》雜誌通信員針鋒相對的一幕,批判傳媒記者的離地作風,令人印象深刻,但更多時候,他選擇的是無可奈何的迴避。

於是我想起幾個片段:2011年,卜戴倫在香港的音樂會,他只是專注於唱歌和演出,沒有半點刻意親切的姿態,馬田史高西斯在2005年推出的出色紀錄片《卜戴倫漂流半生》,又或者2004年面世、令人一看入迷的卜戴倫自傳《搖滾記:Bob Dylan 自傳》,如今再加上《別回頭》,我這些關於 Bob Dylan 的一鱗半爪的印象,似乎一步一步豐富而且充實起來。

鄭政恆

27/5/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10/6/2017(六)2:30pm*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開幕座談會,講者:林錦波、張偉雄、鄭傳鍏、喬奕思、劉偉霖,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政恆、黃志淙(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助理總監及叱咤903 客席DJ),粵語主講



《伊朗式遷居》:新居風暴

《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是伊朗導演阿斯加法哈迪(Asghar Farhadi)的新作,影片先在康城影展奪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劇本獎,今年又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由於特朗普的入境禁令,法哈迪無法現身領獎。

法哈迪曾經憑《伊朗式分居》(A Separation)奪得無數獎項,電影所達到的藝術水平,毫無疑問可以名垂當代經典電影之列。隨後的《伊朗式離婚》(The Past)略有不及,但透過一場離婚,引入五六個帶著種種難處的主要角色,將罪咎、疏離、恨意等作了相當深刻細緻的刻劃。




《沉默》:遠藤周作與馬田史高西斯

毫無疑問,《沉默》(Silence)是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用心之作,根據〈遠藤周作年表〉,馬田史高西斯在1991年與時年68歲的遠藤周作會晤,商談過《沉默》的拍攝事宜。

遠藤周作的小說《沉默》在1966年出版,曾獲第二回谷崎潤一郎賞,1971年由篠田正浩執導首個電影版,如果要全面了解新版《沉默》,可能還要從歷史、文學、神學、電影等多個角度考察。

《沉默》回望十七世紀天主教在日本的傳教史。早在1549年,巴斯克神父聖方濟沙勿略(Saint Francis Xavier)將天主教首度傳到日本,意大利神父范禮安(Alessandro Valignano)在1579踏足日本,他取得相當可觀的成績,有戰國大名入教,可是1587年豐臣秀吉禁止天主教傳播,繼後的德川家康變本加厲,形勢就急轉直下,這是《沉默》的歷史背景。



《美人魚》:愛心、童心、良心、初心

第二十三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
最佳導演:周星馳(《美人魚》)

周星馳近十年的合拍片作品,《長江7號》(2008)的喜劇色彩稍淡,香港文化特色也見收斂,《西遊‧降魔篇》(2013)沒有周星馳的演出,而影片也不過是西遊系列的引子,《美人魚》卻是港式喜劇的強勢回歸,影評人奇愛博士的〈我猜你們大多根本沒看懂《美人魚》﹕周星馳的香港意識〉和 Lo 的〈美人魚與盧亭的不同下場〉兩文,都突顯片中呈現出的香港文化身份。



《槍狂帝國》:絲羅女士

《槍狂帝國》(Miss Sloane)是政治驚慄片(political thriller),導演約翰麥登(John Madden)曾拍攝關於莎翁情史的《寫我深情》(Shakespeare in Love),電影成功多少得力於著名劇作家湯姆史圖柏(Tom Stoppard),而《槍狂帝國》的編劇是新手 Jonathan Perera,難得他第一次出手就相當有個性,確實後生可畏。

顧名思義,謝茜嘉謝西婷(Jessica Chastain)飾演的 Miss Sloane 是全片的中心角色。美國華府的政壇說客絲羅女士,是相當複雜的圓形人物(round character),而就意識形態層面而言,她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現實主義者,雖然電影後來揭示她也有作為說客的信念理想,不求利益一面,但總體而言她十分懂得(偏近右翼精英的)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精神。




《天煞異降》:異星入境

《天煞異降》(Arrival)由丹尼斯維爾諾夫(Denis Villeneuve)執導,他是當今首屈一指的加拿大魁北克導演,自從《母親的告白》(Incendies)開始受到廣泛的國際注視,《罪迷宮》(Prisoners)更打入主流,《心敵》(Enemy)改編自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Jose Saramago)的小說,卻不乏卡夫卡式的奇詭風格,《毒裁者》(Sicario)算是叫好叫座,然後,維爾諾夫開始涉足拍攝科幻電影,首先是《天煞異降》,接踵而來的是 Blade Runner 2049。




《刺客教條》:自由意志

去年,澳洲導演積斯甸高索(Justin Kurzel)推出了新版《馬克白》,由 Michael Fassbender 和 Marion Cotillard 分別飾演 Macbeth 和 Lady Macbeth。我當時的觀察是,新版《馬克白》比黑澤明的《蜘蛛巢城》(1957)和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馬克白》(1971)兩部經典作,保留了更多宗教元素,如祈禱、教堂、十架、登基的宗教禮儀等等,恰恰對應了坎托(Paul A. Cantor)的論文〈勇士與恐懼:《馬克白》和蘇格蘭的福音教化〉(A Soldier And Afeard: Macbeth and the Gospelling of Scotland,有李世祥譯文)中的分析,《馬克白》中一方是尚武的異教,一邊是聖潔的基督教,兩個準則構成強烈的二元標準。



《鋼鋸嶺》:鋼鐵英雄

《鋼鋸嶺》(Hacksaw Ridge)是米路吉遜(Mel Gibson)繼《驚世未了緣》(Braveheart)再次執導的戰爭片,上一次是在古代,這一次是在現代。《鋼鋸嶺》跟他之前的《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一樣有人物傳記背景,也同樣相當暴力血腥。

《鋼鋸嶺》的開頭部份,刻劃出戴斯蒙杜斯(Desmond T. Doss)的童年、愛情故事和小鎮生活,簡單而直接,也展現戴斯蒙的單純一面,跟他的父親相互對照。戴斯蒙的父親曾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心理創傷並未完全消散,對子弟並沒有父愛關懷,父親的歷劫滄桑與戴斯蒙的天真純粹,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