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睎乾



玫瑰的秘密──讀〈陌生女子的來信〉

茨威格筆下的角色,跟我們認識的人一樣,往往都有雙重性格,過著雙重生活。那無以名狀的潛意識、野馬般的盲目衝動,就是大家血液裡的V煞,他們隨時發動翻天覆地的襲擊,從此改變我們的命運──這是一種最日常,最靜默,因此也最根本的「革命」。茨威格寫人的雙重性,當然並不志在用引人入勝的故事,仗義宣揚他友人佛洛伊德的學說。事實上,即使佛洛伊德從未出世,茨威格也會在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影響下寫出相類故事。然而這樣孜孜不倦的揭示人性兩面,說到底又有什麼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