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浪



一首浪漫魔幻的生之頌:《太陽照常升起》

導演:姜文
編劇:姜文、述平、過士行
演員:周韻、房祖名、黃秋生、姜文、陳沖、孔維


1

看過姜文的《太陽照常升起》的第一個感覺是:像讀一篇殘雪的小說。

殘雪的小說如《黃泥街》、《山上的小屋》等都運用了大量的意象,許多時候意象的並置並不按照邏輯關係,構成一個無比廣闊的幻想與解讀的空間,如行走在迷宮。殘雪的世界充斥著大量難解的比喻,堆滿了醜陋、幽暗、潮濕、骯髒、扭曲、破碎的意象。她筆下的人物多是不按常理或帶點瘋癲的─ 一種被異化、被扭曲的人性,正好配合小說中所出現的近乎超現實主義式的扭曲意象。這些被異化的事物和人物正好提示了一個被嚴重扭曲的年代:文化大革命。電影《太陽照常升起》的第一幕也出現了許多瘋狂的幻想:瘋媽搬圓石、兒子唸信與捱打、樹上的瘋子、樹上墜落的瘋媽、魚鞋與鸚鵡、奇怪的石頭房子,把瓷器擲碎又拼貼……人物不按常理來處事、意象奇妙多姿──在一個被扭曲的年代裡,姜文以帶點瘋狂的姿態來展現被稱為「浩劫年代」裡的陽光這就是姜文與殘雪之間的分別。電影《太陽照常升起》與殘雪的小說同樣帶有魔幻現實主義和超現實主義的色彩,只是殘雪的世界是灰黑幽暗,而姜文的世界卻是醉紅柔黃的。



在城在鄉青春路——看《檳榔》、《遠離》

本年度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了不少亞洲年青導演的作品,中國大陸的電影佔了一個主要部份。其中《檳榔》、《遠離》都是由七十年代出生的導演拍攝的,這些作品都是他們第一、二部長片。「第六代」導演早已浮出地面,倘若說「第五代」與「第六代」電影之間的分別來自「上山下鄉」與「城鄉生活」的不同面向,那麼,中國近兩年冒出的新導演的好些作品也延續著「城鄉之別」與「躍動青春」這兩種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