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志輝



《沉默》:說了的,和沒有說的

電影說了的

沉默是誰?當然是指宗教上的神,或神靈。在信仰尋道的過程中,最讓信徒困惑的自然是自己是否走著正確的方向?會不會背離神的旨意?想到如果神能給我啟示指引就好了。

史高西斯的《沉默》就是探討這個問題。雖然是改編自遠藤周作的小說,但我不認為「忠於原著」是檢驗這電影的唯一和最高標準。原著和電影觸及很多不同面向,但如何理解神的沉默,是貫穿作品其中的核心。



關於科幻電影的二三事──亂談《2020》、《普羅米修斯》與《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1

《2020》(Blade Runner, 1982)前陣子出現在「Cine Fan 電影節發燒友」節目中,《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2015)最近也在港公映。兩片表面上雖然屬於不同科幻次類型,但背後有共通之處。

《星戰》系列被歸類為 Space Opera 次類型,也可說是一部太空肥皂劇,主要時空設定是星際間正邪力量的對決(而且是星球國家軍事力量的對決),也混合二戰元素、美國西部片、日本武士片、希臘神話。1977年推出的《星球大戰》核心的故事線是 Skywalker 與 Darth Vader 的父子關係,而這種兩代關係,也在頭3集《星戰》和第7集《星球大戰:原力覺醒》中重複出現,明顯是《星戰》系列的主要母題。

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新世紀福音戰士:破》──庵野秀明的自我救贖

關於《EVA》,很久以前,我問過一位日本朋友。他說《EVA》最初首次在日本電視放映,十分受歡迎,但播完後,其人氣便突然瞬間消失,其周邊商品亦從日本市場上被全面撤走。

《EVA》受到這樣殘酷的對待,原因應該是《EVA》最後結局顛覆了日本動畫的傳統,主角碇真嗣最後都沒有成長,沒有成為英雄人物。一般日本這種機械人動畫,主角都是十三四歲的少年,都天生有駕駛或操控機械人或戰機的能力,要承擔拯救世界的責任。這些被揀選的少年又通常很抗拒這個責任,但到劇集的後段,經過一番磨鍊和心路歷程,卻都成長起來,成為救世英雄。



麥兜咩咩咩……

《麥兜響噹噹》在國內票房小豐收,但在香港卻未能像《麥兜》系列上兩部般,引起本地觀眾和評論高度關注和讚譽。原因為何?相信很難有一個大家都認同的解釋。朋友說《麥兜響噹噹》的成績比上兩部差很多,故事到中段已經不知如何說下去。我的觀感是:《麥兜響噹噹》的鬆散敘事結構跟第一部《麥兜故事》其實差不多,仍然是一個 gag 跟一個 gag 地拼湊而成,但現在不受香港評論支持,原因也許是香港社會環境改變了,香港觀眾需要一個更加有建設性的麥兜故事。

導演在訪問則隱隱然歸咎於國內動畫製作的不靈活,配合不了他需要不停改動的創作方式。但這是動畫製作的先天限制,須要很有計劃的工作流程,一個工序跟一個工序,否則牽一髮即動全身;除非像獨立的動畫創作,由創作者自己一個人包辦劇本和動畫拍攝,否則這問題永遠解決不了。



滯留狀態下重新出發

看的是導演版的《父子》,片長160分鐘。



Kung Fu Hustle, an End to Kung Fu

Director: Stephen Chow
Writer: Stephen Chow, Tsang Kan-cheong, Lola Huo, Chan Man-keung
Action Choreographer: Yuen Wo-ping
Cast: Stephen Chow, Yuen Wah, Yuen Qiu, Leung Siu-lung, Huang Sheng-yi, Chan Kwok-kwan, Lam Tse-chung, Feng Xiao-g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