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2018康城直擊(五):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new

馮嘉琪及李焯桃談是枝裕和新片《小偷家族》,故事改編自社會事件,一次不尋常的拐帶事件,帶出是枝對日本社會的批判,以及他對家庭倫理的關注。繼續有樹木希林的精湛演出,池松壯亮的參與如畫龍點晴。

https://youtu.be/X09BCzfpJ3k



契訶夫回望五月風暴──《死不逢時》 new

路易馬盧1968年一月去印度拍紀錄片,五月初才回到巴黎,並會為同月舉行的康城影展擔任評審。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 Henri Langlois 被撤職事件,馬盧不在法國,如今他一踏出巴黎奧利機場便感覺到革命之火,更在巴黎街頭因為頂撞警察,和弟弟一起被多名警察圍毆。

他去到康城,卻掛心巴黎的狀況,亦覺得康城影展若無其事繼續進行,非常不妥。高達及杜魯福從巴黎來到康城,說服影展評審辭任,令影展中止,以響應全國大罷工。馬盧亦有份遊說評審,最後是由他於五月十八日,在影展放映場地上台公佈評審團總辭。




2018康城直擊(四):約化巴納希《Three Faces》 new

李焯桃及王勛談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新作《Three Faces》,巴納希再次突破禁拍令,並親自出鏡飾演自己,拍出一個在紀錄及虛構遊走的故事。

https://youtu.be/cmngTumyD7Y



2018康城直擊(三):賈樟柯《江湖兒女》 new

李焯桃及王勛談賈樟柯新作《江湖兒女》,片中再有三段結構,有賈氏舊作蹤影,以及向八、九十年代港產片致敬。

https://youtu.be/QRfSrLdGFWo



「68回望:時代與電影」工作坊 new

「影評人之選 2018」除了放映六部經典電影,更策劃了「68回望:時代與電影」工作坊,先由沈旭暉講解1968年法國「五月革命」掀起全國示威浪潮以至影響整個時代的來龍去脈,然後由歐嘉麗及劉嶔講解由六十年代開始的電影新浪潮運動,最後由張虹講解紀錄片在「後68」時期的發展。

粵語主講
地點:香港太空館演講廳
主持:張偉雄
每堂費用:$90(每次購票4張或以上正價門票可獲九折優惠)
門票於城巿售票網有售



2018康城直擊(二):導演雙周《Birds of Passage》 new

馮嘉琪在法國康城現場,談史高西斯榮獲康城影展導演雙周「金馬車」榮譽大獎,以及評論哥倫比亞參展影片《Birds of Passage》(Cristina Gallego、Ciro Guerra 導演)。

https://youtu.be/CKBm7FM19pA



2018康城直擊(一):開幕電影《Everybody Knows》 new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嘗試在 YouTube 頻道開設影評節目,率先由李焯桃、王勛、馮嘉琪在法國康城現場,評論四日前剛剛首映的康城影展開幕電影──阿斯加法哈迪(Asghar Farhadi)導演的《Everybody Knows》。

https://youtu.be/Glg9JxkZF4M



影評人之選 2018:新宿小偷日記 new

《新宿小偷日記》是一部很「1968」的電影,受當時中國文革政宣電影的流風所及,大島渚和高達一樣不斷在電影中加入文字,有其時的世界大事,也有主人翁的日記,黑白為主的畫面偶然插入濃艷的彩色片段,劇情也是斷裂跳躍。

這是鳥男和梅子的自我探索之旅,但又像是新宿地下藝術世界的圓舞曲。他流連在翻譯文學與藝術書籍的專櫃,而她則一身店員打扮觀察著他,偷竊的地點是新宿紀伊國屋書店,這裡本身就是重要的文化藝術場域,佔了數層樓的店面,招來人氣的美少女店員,同時還兼營劇場,書店社長田邊茂一是東京夜生活的風頭躉,亦在戲中粉墨登場演回自己,他對鳥男偷竊的書目表示欣賞。

在戲中做回自己的不只是田邊,基本上這部電影中出現的人物,除了男女主角外,都是在演回自己,由田邊茂一介紹給男女主角的性學家高橋鐵,創造社的演員佐藤慶、渡邊文雄、戶浦六宏,狀況劇場的唐十郎及其團員等人,都以自己的真實身份演出。

《新宿小偷日記》沿著《日本春歌考》(1967)的脈絡談性,由春歌變成春畫,鳥男感興趣的書都是些性與藝術相關的主題。創造社諸君正襟危坐地反覆討論著性、性解放的話題,其實正是當時大島渚和一眾日本新銳導演挑戰政府的武器,情慾的表現在這些電影人手中變成了抗爭的手段,猛烈一如片末新宿街頭的示威。

鄭傳鍏

4/8/2018(六)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8/2018(日)7:0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偉霖、鄭傳鍏,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粵語主講



影評人之選 2018:死亡使者 new

1968年8月里約熱內盧出現大規模街頭運動,羅查拿起攝影機走上街,拍了一部叫做《1968》的短片,然後走到東北山區,迅速完成《死亡使者》,挑戰當時巴西的獨裁政權。本片不獨是他短短創作人生中一部力作,也是最具威力的巴西新電影之一。

拍攝《死亡使者》期間,羅查在訪問中聲言,電影界中,只有高達憑《中國女》(1967)和《週末》(1967)預示了法國五月風暴的出現。跟高達一樣,羅查以大膽創新的電影語言見稱,《死亡使者》實踐他擲地有聲的「飢餓美學」,表現形式互相辯證著,如舞台式的古典唸白撞上前衛象徵性的肢體,紀錄片式的鏡頭移動中見調度,知性敘事配上跳接蒙太奇,時而用民歌襯托表演,時而直接主動闡述;種種破格的視覺,架構出巴西國族的獨特時空,強盜的野史終極抗爭,跟當下世局遙相對照。

影片的葡萄牙文原名是「惡龍對抗聖鬥士」,其實這片也可以看成 Antonio 內心世界的描述。片中所有角色都是當局者迷,他們總有狂態叫喊的時刻, Antonio 無疑是唯一清醒的人,身為殺手竟在一場戲去擔當和事佬。他脫離罪咎之路,想凌駕一切,但世俗的肉身與超然的目光在拉扯。影片尾段他突破時空闖入脫殖後的當下巴西,在象徵奴役、剝削、無情的車輛旁獨行。他看得通透,心磨得更堅定,同時也有可能被空虛打倒……

張偉雄

22/7/2018(日)7:00pm# 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19/8/2018(日)2:30pm
* 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陳智廷、劉嶔,粵語主講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劉嶔,粵語主講

訂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