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第九號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
《HKinema》第九號出版

圍城電影(編輯:朗天)


下載電子版
(PDF 格式)

 

 

 

 

 

 

 

 

免費派發. 可於以下地點索取: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地下接待處.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辦事處.香港電影資料館.kubrick 書店(油麻地 bc 及觀塘 apm 店).
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MCCM Creations 書店(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地下).三聯創 Book Cafe(中環域多利皇后街9號中商大廈2樓).影藝戲院售票處(淘大花園商場第三期).The Grand Cinema(港鐵九龍站圓方).Videotage 錄映太奇(土瓜灣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香港藝術發展局.樂文書店(旺角).agnes b's LIBRAIRIE GALERIE(灣仔永豐街18號1樓)


目錄

篇首語(朗天)

專題:圍城電影
後九七與圍城電影
(朗天)
十年生死兩茫茫──香港10年電影的圍城現象
(紀陶)
座談會:圍談十月圍城
有志竟成──《十月圍城》考評(鄭政恆)
《十月圍城》,慷慨抑或殘酷?(陳景輝)
圍城者的路──陳可辛情與變(喬奕思)

電影地理誌:給我街道時,也請給我生活(陳寧)

電影文化資訊

編輯室(朗天)

網摘:解讀《維多利亞壹號》否定的女權主義




篇首語

第二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揭曉,《十月圍城》成為大贏家,囊括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男配角等八項獎項。金像獎的選擇每每代表(電影)工業評鑒的口味,在金像獎得到主要獎項的通常是有一定製作規模的「大片」(當然有少數的例外,如早期的方育平作品及對上一屆的《天水圍的日與夜》),《十月圍城》在這方面很符合被肯定/嘉獎的標準(單是那重現百年前維多利亞城景象的布景便十分矚目),然而,該片更令一向關懷本地性的影評人注目,並不止於此,它的題旨、人物設計及調度考慮上,都有超出技術以至藝術方面的討論焦點。作為「後九七」「圍城電影」的大總結,它的「論述重力牆」掀起了連串波瀾。

甚麼是「圍城電影」呢?一度時髦的語項「後九七」,到了回歸踏入第十三年的2010年,究竟還有甚麼意義、甚麼剩餘價值呢?際此電影社會學和文化研究逐漸開到荼蘼,「香港電影」本身也面臨「終結」的今天,可能真到了要為這個解讀香港電影的向度,來個徹底反思和檢視的時候了。

區區一期的《HKinema》,當然不能擔當這個沉重的任務。所以我們只能期望收在這裡的一切討論(再一次由影評人座談會開始)會「開花在星雲以外」。其中一把特別要留意的聲音是「80後青年」陳景輝的觀點,他對《十月圍城》的負面評價可與網摘中 oceanmaster 對《維多利亞壹號》的正面肯定對參。

本期特約本地著名散文作家開始一個名為「電影地理誌」的專欄,希望她以其獨特的歐陸感性,從光影地理學的角度出發,為讀者打開一道觀影的窗子,帶來別開新面的洞見和體驗紀錄。

 



編輯室

阿蘭.德波頓(Alain de Botton)在《工作頌歌》(The Pleasures of Sorrows of Work)中寫道:「無論我們的技術力量多麼強大,無論我們的公司組織多麼複雜,現代人工作領域的顯著特點紿終是內在的,其中包括人的種種心態。它基於一個大家均持有的普遍信念:工作應該使人幸福。」(採用上海譯文出版社中譯)

然而,事實總非如此。撫心自問,現代都市的工作,不少是令人愈做愈走向快樂的反面,不單在工作的過程中如是,連以工作成果交換的價值量度也如是。工作要令人產生成就感,酬勞反是其次。──這本是我一直持守的信念,因是,當一項原本很有意義的工作愈來愈變得無趣時,離開成了不可避免的「選擇」。

不諱言《HKinema》背後有一個完整而長遠的發展理念,但隨著工作開展,我才發覺這個理念只有少數人(甚至可能只有我一人)執持。不認同乏興趣不以為然的人以「從未認識或清晰」為由,在過去或未來的日子以他們選擇的方式「支持」《HKinema》,我對他們表示最大的敬意。

第九期原定於一月出版,延至今天才出現,弄致大部份文章出現明日黃花之慨,自非情願,實有種種個人和組織上的原因,但到最後終歸是個人(提供)的理由,作為刊物的責任編輯,我難辭其咎,也基於此,下一期《HKinema》的工作崗位,將看不見我了,我懷著十二萬分的疚歉,面壁思過去了。

「我生命的歷史並不存在。那是不存在的,沒有的。並沒有甚麼中心。也沒有甚麼道路、線索。只有某些廣闊的場地、處所。人們總是要你相信在那些地方曾經有過怎樣的一個人,不,不是那樣,甚麼人也沒有。」─瑪嘉烈特.杜赫(Marguerite Duras)

附加檔案大小
hkinema09.jpg197.0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