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 #5】從本色演出到方法演技──林嘉欣初論



事緣湯禎兆《香港電影血與骨》書中的一篇文章:〈最佳女主角係……──關於演技評論文化的反思〉。

在文中,湯禎兆說電影獎項的評審工作中,最佳演員較缺乏審美標準,問題是在「方法演技」及「本色演出」兩種體系之間何來高低之分?有沒有「第三條路」或者別的標準?最後,湯禎兆認為「第三條路」是各自表述的可能性。

於此,姑勿論「第三條路」會不會令審美標準落得蕩然無存,高下難分的形勢下只有人人言殊各執不詞。我實在無意在此申論「第三條路」在何處,而是以一位女性演員看出「方法演技」及「本色演出」為觀眾帶來不同的感受,從感受再到演技評論文化的層面與討論。

所謂「方法演技」,就是通過形體、語言、方法技巧塑造各種各樣的人物面貌及性格,角色的外部體現和外部性格特徵,是由演員的內心狀態中產生及描繪出來的。而「本色演出」則摒棄表演,追求生活真實質感,以演員自身性格及魅力為本,「我」(演員)就是「他」(角色)。

為了焦點更清晰及配合本期專題,我先從女性演員出發,且將女性演員與女性導演放在一起並觀對賞,可以令討論更集中明確。顯而易見,在此框架內,當今本地女性演員中以林嘉欣最具代表性。

林嘉欣多元的文化成長背景,已很具香港的特色。她在加拿大溫哥華出生成長,父親是香港人,母親是半中半日血統的台灣人,先在台灣發展歌唱事業,後來港投身電影業。本文集中以許鞍華的《男人四十》(2001)、黎妙雪的《戀之風景》(2003)、林愛華的《安娜與安娜》(2007)三部電影為討論對象,以此勾勒出一個女演員、兩種演出體系、三個女導演的關係及面貌。

一、許鞍華與林嘉欣:《男人四十》中的本色演出

林嘉欣的成名作是《男人四十》,她更憑本片演出得到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新人獎及最佳女配角獎。

電影由許鞍華執導、岸西編劇,她們從女性的角度去看男教師林耀國(張學友飾)的中年危機,他如何處理舊日的問題和傷痕,如何處理停滯的婚姻感情,如何面對舊同學、兩個兒子、毫不聽教的學生,還有女學生胡彩藍(林嘉欣飾)的引誘。

編導難得地捕捉了一種消逝的悲哀,古人(李白、蘇東坡)的豁達開朗對照今人的耿耿於懷;儒家傳統經典對學生而言太過遙遠,老師生動化的教學不免滑稽可笑;長江的景致在工程後也不再一樣,彷彿古典世界在現代世界中難免不堪一擊。

許鞍華和岸西當然比較容易認同林耀國的妻子陳文靖(梅豔芳飾)一角,一個默默承受寬容一切的賢妻,由戲內一角以至全片的風格,都是以此為基調,寬容體諒為《男人四十》立下了陰柔的女性內蘊,一個男人四十中年危機的故事,卻成就了一部極具女性特質的電影。

另一方面,有立也有破,胡彩藍的女性自信、自決和獨立帶出了另一種女性形象。林嘉欣以「本色演出」演活了一位新時代的女學生胡彩藍,她不顧世俗的目光,與林耀國發生師生戀。她有不錯的家庭背景,但在放假時也到小店舖兼職工作,最後更打算創業,到印度去入貨。林嘉欣的演出十分自然,具個性與生活感,沒有表現的斧鑿痕跡,在電影中她或是煙行媚視,或是豪邁奔放,正是兩位中年演員的反題──張學友與梅豔芳的演技幾近爐火純青,不太費力就演活了一對相處二十年的老夫妻。他們的拘束與欠缺動力,更襯托出胡彩藍的活力,就正如林嘉欣的「本色演出」在兩個資深演員的「方法演技」表現中,才更顯得難能可貴。

二、黎妙雪與林嘉欣:《戀之風景》中的半本色半方法演出

《男人四十》之後,林嘉欣夥拍張國榮拍攝了《異度空間》(2002)。翌年拍攝的《戀之風景》令她連續兩年取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黎妙雪《戀之風景》中,曼兒(林嘉欣飾)因為懷念死去的男朋友德森(鄭伊健飾),因此帶著他生前的一幅畫到青島去尋找畫中的風景。她感到孤獨、傷感,沉滯於過去的美好日子,另一方面,她認識到郵差小烈(劉燁飾)又為她帶來一點點安慰與歡悅。最終她放下了過去的包袱,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


相對於《小心眼》(2006)和《地獄第19層》(2007),《戀之風景》情多於理,感情強於知性,文藝氣質和商業味道較濃厚,女性角度也比較明顯。片中林嘉欣的演出跟《男人四十》一樣好看,但演出方法已不能夠是單純的「本色演出」。在片中有過去時態與現在時態兩個層次,過去是美好的、浪漫的,也比較簡單,林嘉欣只需以「本色演出」輕輕帶出就可以了。

現在時態卻比較複雜,更多戲劇性及內心衝突,需要演員以演技去帶出不同情緒。然而,林嘉欣的演出仍不失自然、直接,何況片中劉燁嫻熟的「方法演技」更顯得林嘉欣的簡單及生活化,例如片中一個夜景長鏡頭,曼兒和小烈一起沿坡道向上走,小烈逗她開心,叫她猜鳥聲屬於何種鳥類,在這一個長長的段落中,林嘉欣的演出便顯得生活化。相對於劉燁的「演」出來,林嘉欣更像是「活」出來。

《戀之風景》是一部關於時間與死亡、忘記與懷念的電影,登瀛梨雪為原來寒傖的枯枝帶來新的美好風景。黎妙雪在《小心眼》和《地獄第19層》中拋下了女性的筆觸,評價也大不如前作《戀之風景》。但我更想指出《小心眼》和《地獄第19層》背後創作人的神學思考十分認真,值得觀眾去深究和注意(詳參拙文〈從犯罪到地獄〉,見《2007香港電影回顧》),而對創作人來說,情理的兼顧可能更加重要,一如林嘉欣在《戀之風景》中以半本色半方法演出,平衡恰度,舉重若輕。

三、林愛華與林嘉欣:《安娜與安娜》中的方法演出

林嘉欣在演出方法上的轉折,以鄭保瑞電影《怪物》(2005)為標誌,其實黃精甫作品《阿嫂》(2005)中的演出已可見她的轉向,但《怪物》中明確呈示了「怪物」本來的平凡生活,突變的過程,突變後的瘋狂整個成為「怪物」的心理過程,以至於捉去小孩又歸還小孩,最後悲劇性地以死告終的戲劇性變化,配合一身造型、化裝、動作等──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是,純粹而極端的「方法演技」,林嘉欣可以說是少數有膽量和勇氣去嘗試演出同類角色的本地女性演員了。


林愛華的《安娜與安娜》為一部徹頭徹尾的女性電影,以女性的成長、自覺和抉擇為軸心。電影中的林嘉欣一人分飾兩角,主角Anna在打掉孩子後分身了,一個是獨立的女強人Anna,她離開了抑鬱的男朋友歐陽,但找不到可以替代歐陽的伴侶,林嘉欣的演出狡黠而機智,很張揚;另一個是畫家莫思雨,她沒有離開男朋友歐陽,跟他在一起,自己默默忍受。

分身當然可視為打擊太大的病變,但何嘗不可視之為女性抉擇的一次契機,撇開性別不談,分身甚或是命運分途的歧向。電影中的Anna與莫思雨交換身份三天,結果還是下相同的決定,離開的仍是離開,回頭的還是回頭。這彷彿是命運,無論如何,一切都似有天意。

女性的出走與回歸當然是個體的抉擇,以性別為主義號召則難免大而無當。林愛華的《安娜與安娜》留下的結局似乎表明甚麼也不會發生,每個人都忠於自己的決定,決定了就不要妄想回頭或再來一遍。

有說,林嘉欣自《怪物》的演出後大不如前,斧鑿痕跡太深,雕琢誇巧,沒有當初的率真自然,《安娜與安娜》中的林嘉欣也難免如此。但問題是,過往一些「演技很好」的演員在港產片豐足產量下,有許多演出機會以蛻變摸索(例如劉德華),現在的演員則多僅能留連於本色,不能長大不敢嘗試(說得貼切點,該是製作人不敢讓他們去嘗試)。在這情勢下,林嘉欣願意自覺地小心嘗試,建立演技,擴展演出的闊度與深度。我們不必太苛求林嘉欣會一躍而成「演技很好」的頂級演員,但在今日芸芸眾多本地女演員中,林嘉欣可算最有希望與魄力的一位。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她的成功已可預期。

林嘉欣演出片目:
許鞍華:《男人四十》(2002)
羅志良:《異度空間》(2002)
林超賢:《戀愛行星》(2002)
黃真真:《六樓后座》(2003)
黎妙雪:《戀之風景》(2003)
陳木勝:《双雄》(2003)
羅志良:《救命》(2004)
谷德昭:《我要做Model》(2004)
黃真真:《六壯士》 (2004)
盧弘軒、李明文:《後備甜心》(2005)
黃精甫:《阿嫂》(2005)
鄭保瑞:《怪物》(2005)
蘇照彬:《詭絲》(2006)
羅志良:《綁架》(2007)
林愛華:《安娜與安娜》(2007)
陳宏一:《花吃了那女孩》(2008)
岸西:《親密》(2008)

附加檔案大小
JulyRhapsody.jpg132.07 KB
JulyRhapsody2.jpg72.03 KB
Anna2.jpg105.35 KB
FloatingLandscape2.jpg173.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