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nema #5】男人的愛情童話──談《畫皮》的女性形象



女人,作為男人的他者,在男性創作的文本中經常被單薄化成典型的形象。《畫皮》(2008)把蒲松齡「明明妖也而以為美」,「明明忠也而以為妄」的教化思想淡化,以情愛的角度重塑這個故事,然《畫皮》與其說是一部愛情電影,還不如說是一部滿足男人慾望的愛情童話。

《畫皮》這部電影的主要女角共有三個:佩蓉、小唯、夏冰。她們三人分別象徵了地母、蛇蠍美人及競爭者三個典型形象。

佩蓉於戲中是男主角王生的夫人,就身份而言理應算作「妻子」,然就其性格而言,卻更接近地母不斷供給的形象。佩蓉初時不願丈夫納妾,但當她意識到丈夫喜歡小唯之後便說自己應當大方一點。而當小唯在她面前展示妖相時,她寧可死,寧可陷自己於不義,來換取小唯放過王生,不再殺人。佩蓉在整個過程中,雖也有慾求,但她把丈夫的慾望凌駕於自己之上,一切從丈夫出發,尤如母親事事以孩子為念,為了孩子不惜犧牲自己利益的傳統形象。

小唯扮演的是電影中常見的蛇蠍美女,為保皮相殺人取心(尤如女子為了保持美貌不惜一切)。人們常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其實反之亦然,凡是危險的東西都是誘人的。小唯對王生帶來的危險不在於她的嗜殺(王生不信她是妖),而在於對家庭造成的破壞。王生愛小唯,在夢裡也念著她,卻不敢要她。小唯說只想做妾,王生說自己不配。小唯說不求名份,只想做王生的女人,王生雖拒絕了,但若不是蜥蜴妖跳出來阻止,他能抵得住小唯不斷的請求麼?

至於夏冰則即以競爭者的姿態出現。現今社會女權高漲,女人的冒起造成男人的恐懼,夏冰的軟弱競爭者形象卻安撫了這種情緒。夏冰的裝扮有如男人,初出場的說話動作亦與龐勇一樣,外表看來是在追求與男人的平起平坐,但她的自主源於對男人的學習,所以她永遠無法超越男人。而且作為一個降魔者,她的能力不高,能拔開降魔棍是因為「愛的力量」(由男人給予的力量)。夏冰雖以競爭者的身份出現,卻處處低於男性,這正好切合了男性「女人不能高於男人」的心理。

《畫皮》刻畫了這樣三個女子,而「巧合」的是她們最後都為愛情作出犧牲。佩蓉為免小唯殺害王生,自稱是妖,甚至自盡以求小唯守諾。小唯為了做王夫人,應承割捨美貌,與王生一同老去,並在最後成全王生,捨棄道行讓眾人復活。夏冰愛上龐勇後回復女裝,捨棄對男女平等的追求。三個女人,一個自盡,一個棄絕道行,一個放棄理念,同是為了愛情放棄最重要的東西,帶出「女人的最大成就是為男人犧牲」的理念。當男人在現實中被女友喝叫:「喂!買個 Gucci 手袋俾我!」,《畫皮》正好成為滿足男人心靈的童話。

附加檔案大小
PaintedSkin05.jpg135.8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