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之選 2018:暴走列車new



最早認識安德烈岡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這位前蘇聯導演,是看他1984年的作品《瑪麗亞的情人》(Maria's Lovers)。迷人的固然是美艷的娜塔莎金絲姬(Nastassja Kinski),但導演的取材和說故事的形式,都有別於主流荷里活風格,為美國電影賦予新的氣息。翌年,岡查洛夫斯基拍出《暴走列車》(Runaway Train),劇本出自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按照黑澤明原來的計劃,本片會是繼《赤鬍子》(1965)後拍攝的首部彩色電影。豈料集資失敗,最後劇本流落到美國,經《瑪麗亞的情人》的編劇保羅辛德爾(Paul Zindel)等人改寫,搬到美國的阿拉斯加雪地。罪犯逃獄,逃到失控的列車;人在冰天雪地,為了奔向自由不惜一切。

往後,有關失控列車的電影多不勝數,可是沒有一套像《暴走列車》般描畫人性如此深刻。身在惡劣的自然環境,面對無法控制的列車,重犯莊威決心重奪自由,隨行的小子一心只想吃大茶飯。兩人在列車相知相交,一個只願重獲新生, 一個卻執迷不悟,輾轉由衝突到互相了解,再遇火車女工誤闖困局,直至絕望等死,過程觸目驚心而又發人深省。電影最後用上莎士比亞的《理查三世》名句作結:「再狂暴的野獸,也有一絲憐憫之心;我卻毫無憐憫之心,因此我不是野獸。」(No beast so fierce but knows some touch of pity. But I know none, and therefore am no beast.)未知黑澤明原著劇本有沒有寫下這句註腳?那到底野獸是誰?或是天下皆無野獸?

林錦波

3/11/2018(六)2:30pm#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30/12/2018(日)7:30pm* 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林錦波,粵語主講
設映後座談會,講者:鄭傳鍏、林錦波,粵語主講

附加檔案大小
RunawayTrain_1.jpg334.4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