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會長恨篇



﹙節錄﹚

日期:2005年11月4日
講者:紀陶(紀)、馮若芷(馮)、湯禎兆(湯)、
張偉雄(張)、登徒(登)


紀陶首先與觀眾討論劉德華主演的兩部電影《童夢奇緣》(以下簡稱《童夢》)、《再說一次我愛你》(以下簡稱《再說一次》)。

:我不是劉德華 fans,但比較喜歡《童夢奇緣》。你覺得如何呢?

觀眾甲:我兩部都看了。《再說一次我愛你》都是那些題材,《童夢》較親切,趣味性強。《再說一次我愛你》其實是愛情片,《童夢》就覺得比較新鮮,不過後半部跳得很快。

觀眾乙:我較喜歡《童夢》,因為香港很少有這類題材。《再說一次我愛你》普通一點。劉德華在兩部戲的角色分別很鮮明。但是如果從整部電影和劇情來說,我較喜歡《童夢》。

:這會不會是男仔同女仔的分別呢?(大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兩部戲放映排得這麼接近?有沒有一些意思在當中?

觀眾丙:兩部都是劉生是老闆。

:其實不是。第一部他是同寰亞合作的,第二部他自己就多些。我又不覺得他自己做老闆會把兩部戲放到這麼近來公映。我覺得是有意思。

觀眾丁:他說他今年只拍了兩部戲。

:是啊,所以理應分開些來放映,例如放在聖誕節。

觀眾甲:兩部都是說珍惜眼前人。

:上映檔期真的是故意。但究竟是甚麼原因,是不是真的因為排期的問題,我就不知道了。你記不記得去年彭氏兄弟的《死亡寫真》兩部電影亦是排期很接近,我覺得是想觀眾不要將兩部片獨立來看,兩部片其實是有呼應。我暫時看到《童夢》和《再說一次我愛你》是有呼應。你們不妨看一部小說,是倪匡的原振俠系列,叫做《奇緣》。那個故事是說一個女人死後忘不了的故事。據我所知劉德華很喜歡那個故事。看完那個故事後再看這兩部電影裡的兩個女人,其實是有關聯的。究竟是呼應什麼呢?就這麼說出來是不過癮的,要讀了才知道。兩部戲劉德華都是主角,你會發覺他用了同一種 point of view 來看這個世界。這兩個女人,其實是說同一樣東西,是孿生的。例如《童夢》,我覺得他的角色其實是有些楊過的味道。莫文蔚就像楊過小時候他不喜歡黃蓉的那種關係。劉德華以前曾飾演楊過,你會覺得他在《童夢》中拉了這些關係出來。而在另一部戲中女人死的感受是令他想起梅艷芳的死。看完之後你會覺得他不是單純地講故事,他把自己的一些記憶、一些看世界的方法,放進到電影之中。

:大家到齊了,說回我們今日的主題:黑社會長恨篇。

:好像已改為黑社會怪物篇。

:《長恨歌》、《怪物》,加上劉德華那兩部片,你會發覺都是安排在十月前後放映。我不知是「攞景」還是「贈慶」啦,十月有兩個慶,十月一號和十月十號。而這些戲又可以打孿一起來看。我覺得《黑社會》和《長恨歌》可以放在一起。《黑社會》與《怪物》。《怪物》裡更加是打孖發展,片中兩個女人-林嘉欣與舒淇,你可以看到她們兩人的命是很相像,由很多鏡頭刻意呼應讓你知道。

:不如先說《黑社會》,你得定唔得《黑社會》啊?

:我得既。

:你之前不是說過圍城論-在圍城內自己打自己,你可以用這個論點來分析《黑社會》嗎?

:我覺得香港的電影來到2000年後,就穩定在幾個大主題裡,就是香港在97之後會變成甚麼樣子。現在我看到這種討論是一直存在於香港的電影裡,並沒有放棄對香港的討論。到了03年,尤其是《大隻佬》之後,我更覺得香港的電影,可以用「圍城」,即是香港是一個「圍城」這個 topic 來概括香港片,不太自覺的。直至到了今年,尤其是到了十月這幾部片,這種感覺更加強。甚麼是圍城呢?簡單來說是一個被孤立的地方,孤立了之後在那個城裡的人如何去看世界,如何想去衝出這個圍城。《黑社會》、《怪物》與《長恨歌》都有這種味道。

:我反對。《長恨歌》不是圍城,是古墓片。圍城的意思是imply話衝出去,古墓是困死在裡面就可以。古墓是小龍女那種古墓,不是羅拉(編註:Tom Radiers)那種古墓啊。

:OK,我初時還以為要同你拗。(笑)如果你 catch 到這個位,你會看到《怪物》的舒淇在新屋苑裡有很多古墓味。我現在仍未整理清楚,我懷疑如果用圍城內一個女人的角度去看,就有古墓的說法。

:男人包括麥兜都是圍城要衝出去。

:如果用這種方法閱讀,就會說到《七劍》的韓國女人……

:我想問圍城的意思是被人圍在裡面的就是香港人,但是有沒有 imply 說圍他們的人是誰?

:這個 term 大家都可以參與討論。因為圍城不是那麼單向指有人圍香港人的問題,它可以是立體。

:因為有另一種 reading,雖然我知道你不是指那另一種意思,但圍城的意思是可以指你去圍人啊!明顯地你現在指的被圍……

:總結來說,現在很多導演拍出來的是說香港人被圍。原先今年有部《十月圍城》,這部片的題目就更明顯。這部戲主要是有人要去捉孫中山。為什麼要捉他呢?理由是指他是黑社會。不過很可惜這部電影被擱置。

如果兩部片一起放映只不過是告訴大家打孖上的意思吧了。一開始我們的討論是說圍城,其實是從一個男性或者女性的角色……就好像《長恨歌》,它雖然是在上海發生的故事,但其實還是講香港。

:那《怪物》也是在大陸拍,扮香港的屋苑。但這兩部片都是古墓派,不是圍城派。

:有趣的是林嘉欣那件事是96年嘛,正是前五年後五年,就是那個意思。

:那 imply「圍城論」到《黑社會》裡,你說一開始是要先穩定後方然後再衝出去,所以就要先搥死後邊所有人……我記得是你說的,要先平定了內部,然後才可以重整後衝出來。

:不是,這個可以從另外的角度去談,其實《黑社會》大家可能都有不同看法。我最主要是覺得《黑社會》跟今年其他電影,或是前兩年的圍城電影有很大分別,就是以前出現了許多無能男的形象。到了05年完全一邊倒,龍棍要否接下去?

:《神話》是時間上的轉捩點。

:今年那些男人突然之間重振雄風。有許多英雄出來,但是否真英雄呢?這還是個大問號,無能男能不能成為英雄?我覺得能否成為英雄,就是他又沒有能力去打破或者統治這個圍城。那從這個角度去看《黑社會》的時候,你會看到裡面的主角他並沒有心要去打破這個圍城。《黑社會》提出一個最好的訊息,就是他要他的下一代去接受你爸爸是這樣的人,去接受這種殘酷的現實。不是單純讓他接受這個人,而是告訴你,我們在這個土地裡,你一定要站起來,這個地方就是你的了。非常赤裸裸的現實要給他兒子知道。你可以看到他利用了港片一個非常常見的 drama。我不知道會否有第三集,我覺得會說他的兒子長大之後,這應該會是非常有趣的故事,會不會像《新哥傳奇》變成父子情仇呢?

:我們在談著一部沒有說會拍的片……

:猜想呀(笑)。最後面的戲就是呼應《古惑仔》裡面的一場戲,就是要滅人全家,不能留種。

:不是《古惑仔》是《江湖》吧?

:不是。《古惑仔》第一部。他說要殺了子雄那家,有兒子父親和女兒嘛。就是最後子雄說要留他的女。《黑社會》呼應很多東西。你猜梁家輝的角色有沒有影射誰呢?我曾經問過,傳聞在黑社會裡是真的有這麼一宗滅門事件發生過。我覺得這部片不俗的是後面變成了黑社會的註腳位,提升了位置。以前香港片從來沒有這樣殘酷的方式,直接告訴你的兒子這樣殘酷的現實。這種方式在這部戲裡是一種提升,但是很多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覺得太殘酷了。我覺得《黑社會》是今年很有意思的一部戲。

:外面對杜琪峯這樣拍兒子有甚麼反應?他們接不接受?

:我覺得這種 reading 並非在最後一場戲開始。一開始抓人的時候已經給人知道,做了鋪排。我覺得最後一場目的和 impact 不是在兒子的那部份,而是甚 麼都敢做,全天候,前面不論是甚麼都要在黑暗中完成,現在是光天化日,不停搥落你個頭還要加個主觀鏡,使觀眾變成梁家輝,impact 應該是那個位,不是小朋友。小朋友只是作為環境,與普通小動物一樣。

:譬如你剛才說的,一開頭就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在海報上面寫了明顯的主題。究竟黑社會是甚麼?究竟是為兄弟,還是為金錢名利呢?

:我反而很想知道觀眾多不多 comment 在兒子上。

:我喜歡將它分成四部份-選舉、龍棍、二擇一、一擇二。我聽到的評語通常是電影界的。他們認為最救命的是第四部份,就是最後那部,認為拍得不好,他們覺得杜琪峯最後寫那個小孩是寫得不好的,沒有深入那個小孩在那兩個小時內吸收了幾多?那種恐怖感無法寫出來。

:我聽另一個導演說,認為最後一幕很不合情理。

:還有是多次用石頭搥落梁家輝的頭,他的臉容仍然可見。

:如果你這樣說,部片根本從頭到尾砌出來……

:你們仍然誤會了我的問題。應該說當有觀眾看《童夢》會哭得稀哩嘩啦,說的是親子這種事。這邊廂,我們一向知道杜琪峯在所謂折磨BB方面是很出位,但是這幾年就隱蔽了,當現在親子戲當旺的時候,他這樣去處理小孩,究竟觀眾的反響大不大呢?

:其實你說這點,正正是 ending 是大部份香港電影人不敢去接受、面對的一個現實-讓你的兒子看著你做壞事。

:所以我說 ending不是殺人是葬人,最大的恐懼是在兒子身上……

:其實是弱點來吧……

: 香港片最怕就是拍這類情節,這種是dark side。這麼多年來無人敢去碰。但是今次拍了出來,我覺得是很過癮。現在討論這個問題,不是討論《長恨歌》而是《怪物》,更好。《怪物》就 exactly是討論這個題材。它下半段的變調是在講甚麼呢?之前開始很清楚地說這個地方開始變成了一個監獄或古墓,但最大的point是她唯一擔心她的 兒子,她不知道將來兒子會變成什麼樣。

:其實這個都是《童夢》系列。《黑社會》是打對台。

:《童夢》也是這樣。那個小孩就是劉德華,要接受一些新的事情。現在三合一都是討論這個關於親子的問題,反映了現在社會的父母最關心的東西。而《黑社會》最後那一幕,正正是將這問題擺出來。

:杜琪峯是 endorse 的。要小孩看盡所有場面,另外其他就叫不要看了。

:由小孩出發,我想說回《童夢》,我覺得最有趣是那種小孩子的亂倫意識投射放大,是這部戲最醒神的點子。有一段是對應采兒說,他如何與女朋友殉情,但是畫面出現的女人是他阿媽。

:那麼你要看朗天寫《怪物》,正正是說《怪物》reveal 兒子對母親的恐懼,這又是對應的。

:《童夢》是講一個小孩即是劉德華,但他要改變自己的觀念。

:其實片中他對三個女主角都有亂倫的層次,因為他的年紀是可以變的。他變了三十歲的時候好像追求應采兒,但其實是變的嘛。等到莫文蔚的時候他已經變成80歲的公公了,那一刻取悅到阿媽的一段感情。所以我覺得陳德森好大膽去說,但是劉德華就很避去做。

: 不過結果都是說了出來。你看04年的時候,大家說圍城的話,是說女人不能生子,女人恐懼生孩子。例如《見鬼2》裡舒淇是不敢生孩子,《怪物》的舒淇是《見 鬼》後的五年來的,那個兒子是四歲,非常明顯。在《三更》她更要說不要搞她的兒子。將兒子變成不是生育出來,不是有一個下一代,在這裡解決不到一個問題, 就是在圍城裡,你如果生兒子,就會可能撞上亂倫。在古墓裡面,也一樣有這樣的問題。到了05年兒子出來,他是會變化的。在《黑社會》裡面,那個兒子原本跟 黑社會是沒有關係,但是為甚麼要拍他呢?最初只是吃飯啊甚麼的。但是最後的時候,拿條鎖匙,坐進車內。那兒子就很乖地坐在那裡,這樣做就是要接受父親所 做。

:我就想 lead 落去說回剛才那個 point,就是杜祺峰真的是願意去背負起作為一個家長。我老是覺得《童夢》其實只是倒轉來寫而已,就是說他自己學,不關我事啊。但是杜琪峯就不玩「唔關我事」這種,他就是告訴你要知道啦,那就等我負責來告訴你知。《童夢》則是完全卸在兒子身上的。如果我們假設讓孩子自己去學是好的,但是這裡是硬要用一個大人即是家長的角度去卸在孩子身上叫他去學。

:我完全認同你所說,《黑社會》最後那幕是將整個討論提升了。你說得清晰過我。

:我如果不是看了《黑社會》最後那幕,我不會去對比原來一個家長可以這樣去做,在我的角度來說我覺得這麼做漂亮的多。

:那我想繼續紀陶說的圍城。前兩年出現無能男的現象,去年是女人生育的問題,但是今年我總結出來覺得是妄想男人的現象。特別是劉德華那兩部戲。《再說一次我愛你》看得我很惱火,最惱火的是裡面有一幕是楊采妮就快要死了,他理應是去安慰她,但突然間他說了自己的一個故事,說他摔倒了……很慢地說他摔倒了……我 終於明白,原來他是摔到頭了,所以就開始妄想。但這種現象背後是很統一,加上《神經俠侶》、《神話》,都是妄想男。我玩字把妄想的妄字拆成兩部份,就是「亡女」,這幾部戲都有些主角覺得很重要的女性存在。《神經俠侶》裡面死的是一個女孩,令到陳奕迅那 種男性 man 的特性返來。這種妄想最背後痛的都是失去女性,你可以用後九七來閱讀這種女性。有人說《神話》不是,因為金喜善在片中失去了男朋友,但是其實前面一部份成龍失去了一個女人,只不過時空拉長了戲份。這種失去感雖然未有歸納,但我們可以暫時聯繫著我們一向強調前幾年香港男人的無能問題,到今年這種 妄想現象便很強了。

:如果無能男的年代是獅吼女,如果無能男要回去雄性男的時代,自然是要殺女的了,就是你說的亡女。

:今年的密度是更高的。其實從《古惑仔》的時候巳經有。細細粒死了之後,之後出現另一個一模一樣,《天地雄心》亦是。我覺得這是香港電影裡男人一個源遠流長、由始至終的特性。

:如果 identity 是 male 的時候,一定要經過亡女階段,之後才找回他自己的 identity。一個男人無能的時候,female image 就會脹大,出現 mother figure 會保護這些無能男。無能男要上位的時候自然就要把脹大的女性給按下去。我覺得這個亡女是健康,沒有亡女階段,男人是不能返回雄性位。

觀眾:《黑社會》裡的任達華,從來沒有出現他的老婆,單親的,這個就很明顯了。

:杜琪峯是較冷靜、殘酷,他會告訴你不要妄想。

:梁家輝那邊有老婆,是對應。

:那個完全是 Lady Macbeth。

:即是之前《無間道2》的劉嘉玲演 Mary 姐,還有獅吼女,如果從獅吼女過來,現在就只有亡女。

觀眾:我想說的是,《童夢》裡的老豆都不像老豆,《黑社會》裡面那個才是。《童夢》裡面甚麼問題都沒有解決,老豆甚麼都推給兒子,到最後整個家庭意識都沒有解決。雖然我覺得這部戲拍得挺好,但是裡面的價值觀我不是很認同。甚麼都推給小孩。

:我剛才說不喜歡這部片,就是箇中的推卸責任,就是要由小孩自己去選擇,他自己去 learn,現在的 end up 其實是說他自己攞黎衰,全部是你自己學的。但是最後變成你想他學習這些東西,就直接丟給他讓他自己去學,他學壞是小孩的問題。

: 我就不是覺得那麼鬱悶。但是有段安排我不是太喜歡,就是告訴你媽媽原本是二奶。就是你之前的想法都是錯的,但又要求你理性上接受這個錯。《怪物》裡感情上 覺得和怪物接觸得多了小孩子會受到影響,這是從感性的角度去講述一個小孩的改變。但我覺得《黑社會》是最高招,說清楚了你老爸是個甚麼樣的人,你身處在一 個甚麼地方,你老爸不是警員不是英雄,而是黑社會。你是我兒子,你一定要接受。你捉住呢個 point 是十分有趣,其實幾部片都討論香港人一個很切身的問 題。大家都有不同的理解。其實我一直覺得杜琪峯的電影是隔了一層紗,現在我就真的很佩服他,他完全是用導演功力,用了很多以前用過的元素,不是新的東西, 不需要他的突破,但是他擺出來的陣勢很好睇很完整。

:我讀完阿湯寫的影評,他用比較 pure 的方法論去分析……

: 如果說親子關係,杜琪峯很有意識要小孩看,但是不是一個教的過程呢?從片中的細節看,例如當大人說粗口,小孩會說我聽不到,任達華是 acknowledge 他,然後趕他上車,不過在那樣一個環境中,仍然聽到外面的慘叫聲。這種處理方式我明白是比較乾脆俐落還有不是那麼迥避,但這又說不 上是自己選擇的一種教育。

:有兩個層次的,在黑社會裡。一個是任達華的,就是叫你上車不讓你聽粗口,這是有點掩耳盜鈴的方式。杜琪峯就話,你看我點教仔,是要直接讓他看。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方式,我們一直都知道杜琪峯就是這麼殘忍的。

: 因為我是與香港大學的學生一起看,有較多女仔。其實這部片不會是殘忍。由始至終很大程度是 stylish 了。不單止重複,很多場面通過音樂和燈光,拍出來 的效果就像去看一場 show。所有激烈的場面都配上羅大佑的音樂,令效果很不真實。在打的場面上今次還變成北野武,某程度幾難看。他是 cyclonical stylish,而且你對照他的賣點是黑社會的儀式,桂治洪怎會做這些。桂治洪是在樓梯底直接打,怎會向你唱歌解釋一二三。所以慢慢地會沒有感覺,不會令你有不舒服甚至覺得不 powerful。其實片中有兩個重要的戰場,是心戰並非暴力戰爭。

雄仔(張偉雄)說分四段,對我來說是三段-長老的鬥爭、槍火前傳的鬥爭、最後是大佬的鬥爭。這三段很平均,剛才談到的表達手法例如用單光源single light source、黑白等,是很簡單。所有人能清楚看到,是線性敘述,前因後果交代清楚、沒有暗場、沒有任何複雜地方,場面不激烈、情節不複雜、演繹沒有新鮮感。所有事只是為了最後那幕戲爆發出來,製造強大的反差效果。明顯地最後一場基本上是《非常突然》,刻意經營沒有任何事發生,擺明trap你。前面是stylish,但到最後一幕是去掉所有東西。

如果有留意那些音樂,他表達了明顯的signal,所有那些polish的音樂、羅大佑的音樂,當去到梁、任二人在天台望著尖沙咀的街頭時,你以為很開心時,那段 background music 突然變成是梁家輝唱的那首歌,到最後只有環境聲,又例如交通燈轉燈位是最凶險的一幕也只有環境聲。

相對來說,最後一場採用了比較真實的方法拍攝所謂戰爭,而大佬某程度mix up了,既是打尊嚴,你以為他不須用力,但是到了最後,其實還是要用力的。當心戰和用力結合在一起之後,你才能真正獲得你的地位,大佬的形象才出現。如果 用主題去評分今年的電影,我覺得mirror image非常主導我們。很多電影用了鏡象包括日本片,《怪物》也是分兩個。

:這種風氣似乎是全世界的。

:談《怪物》吧。我覺得如果不用其他的方法去解讀,以故事本身來說並不有趣,從演員方面講,我們很明顯可以看到林嘉欣的演法是詹瑞文教導,是戲劇式方法。特別是那幕吃飯的戲,那些沒有對白的場面,她低著頭、不說話的戲,是我們慣見的舞台表演手法。大家如何看待?

:林嘉欣部份是十分難看,不過我個人覺得這是鄭保瑞最好看的電影,當然鄭保瑞最有趣的地方如紀陶所說,常常出現粗疏的地方。林嘉欣部份在以前《大頭怪嬰》是道具,只有幾個鏡頭,一旦出鏡都是嚇你。《大頭怪嬰》是鄭保瑞的代號,他每部片都會出現「大頭怪嬰」, 但這次的大頭怪嬰由林嘉欣飾演,是沒有層次。今次鄭保瑞最提升的地方,我將這部片拉歪一點講,我認為是科幻片來的。恐怖片常會與科幻片扣上關係。首先我用 那座屋苑。我看之前巳有人向我說不成,說是發生在香港,但是那間屋好像是在深圳。正是這種錯置,我會想到底香港,在西九龍那邊,會不會有些地方丟垃圾的也 是這樣。我們倒垃圾時通常是正門進正門出的。這種生活形態成為本片的一個point。另外一場兒子跌落街,鄭保瑞引導我覺得那會所是在地上的,後來才告訴 我原來是頂樓的。這樣的東西我覺得要接受,他其實是在說一種華南地區未來生活上的一種指標。所以我看的時候,是在看他如何變種,我覺得很好看,包括兩夫妻 去停車場尋找兒子,他拍的那些氣槽十分有氣勢。可能香港很多導演都想拍的,但是可能因為地方窄些的關係,好像《大隻佬》要搭景,質感會較弱。我覺得那個鏡 頭很威猛,就是由那個鏡頭開始lead我們進去,發現這座建築是次結構。跟著我們看見舒淇行來行去。另外在鏡頭上,鄭保瑞拍那些通道例如天井,我好幾次被 Lead錯。開始以為擺歪了鏡頭,等到舒淇爬出來的時候,又變得正常了。舒淇望上去上面,卻原來是向旁邊看。這種視覺我很感興奮。我喜歡看這種用鏡頭去敘述空間甚至影片的結構。他的message表達了對這種生活的不信任。我以為很多人會像我入舒淇的位置,卻原來不是。

:湯,你是否想問這個角度?

:不是。電影裡的建築設計變成了敍述的一部份,杜琪峯也是這樣的,好的電影都是這樣的。但是我的 question mark 是演技方面的。

:那舒淇的演技我覺得還是差了點的。但我珍重在 globalization 的前題下,他是少數香港導演回應這個問題。

:你還未回答他的問題,林嘉欣的演出成不成功?

:不可以。

:林嘉欣的演出是難忍受。

:詹瑞文演可能會更好。(大笑)

:但是導演有意圖要她演出得不完整的。其實你會覺得角色和戲劇的處理,好像《熱血青年》的精神分裂。你會從acting point上看到很明顯的分別。剛才大家認為最難頂的那 幕吃飯場面,還有她重見她老公那一幕。林嘉欣前面只是做個靚樣你看而已。她見到她老公的鬼魂時,是另一個發騷的樣子,所以你可以看到導演是很有意圖要製造 一個很反常的場面。至少林嘉欣在戲裡不同階段的表現是不同的,但對比舒淇,她是沒有發展。鄭保瑞去年的兩部戲《追擊八月十五》和《愛.作戰》其實亦有玩這 種角色的演技對比,好像《追擊八月十五》裡面阿Sa扮的機器人。

:其實我想知道為什麼鄭保瑞會收貨?從他過往的作品中我們知道他不是愛這些演技,今次很奇怪,是不是有人拿著槍指著他呢?(笑)

:我也有同樣的問題,所以我不喜歡這部片。

:林嘉欣自己說的,她說拍攝時她做了化妝後,鄭保瑞說是要改的,改了很多次之後。拍的時候鄭保瑞是向林提出不要不要這樣這樣的。這樣一出來的時候,無論是林嘉欣式或是詹瑞文式,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只是沒得選擇的這麼做,而不是他們想這麼演而這麼做。

:但不能解釋那場吃飯場面……

:那場吃飯戲一定是詹瑞文,那場吃飯就一定不是鄭保瑞的戲了。

:他在現場是可以不收貨……

:與阿湯的問題一樣,就是為什麼鄭保瑞會收詹瑞文的貨?

:我的看法與阿湯有少許分別,我覺得鄭保瑞是有這條路,其實他那種精神分裂的另一面極端便是這種,如果你看《熱血青年》精神分裂的極端是瘋癲,那另一種極端就是濫情的做法,與及矯情的地步。反而他的朋友葉偉信好些。鄭保瑞有待觀察。

:要澄清一下,其實我不想見到將詹瑞文本身的舞台演技,不經過濾便直接放進觀眾的視野。其實詹瑞文他本身也不care過濾了他的片段。現在的comment 是不關他的演技,只是直接沒有過濾,硬塞他的演出方式到電影裡,就出現問題了。

:詹瑞文做舞台劇的時候其實還好,他做《人神鬥》很高貴,但是如何將他那套演戲方式轉到女主角身上就……

:其實他在劇場的表演更誇張,反而他拍電影還比較適應media去演出。 

:其實問題與詹瑞文無關,而是那些找詹瑞文的人。

:其實是不是嚴重呢?我覺得這部片最大問題不是詹瑞文參與戲劇指導,我反而覺得詹瑞文那套是一個form,故意教到林的演出方式很舞台。你當成是怪片的一個怪的處理方法。我猜是鄭保瑞故意的。它令我聯想起以前有部戲,刻意說一個人努力扮人,他有時候會做這樣的表情,尤其吃飯那一場是copy另一部電影。她其實是想融入那個世界,可是愈扮愈造作。電影裡面有這種處理的可能性,但是不肯定。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