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港片有幾好? + 《2004香港電影回顧》重量plug



日期:2005年8月7日
主持﹕林震宇(林)
講者﹕湯禎兆(湯)、林超榮(超)

﹙節錄﹚


林:
大家先談談05年所喜愛或討厭的香港電影。

不知你們對以下電影有印象沒有?有《我阿媽發仔瘟》、《神經俠侶》、《海南雞飯》、《龍刀奇緣》、《喜馬拉阿星》、《韓城攻略》、《後備甜心》、《瘦身》、《精武家庭》、《見鬼10》、《AV》、《三岔口》、《借冰》、《黑白戰場》、《早熟》、《追蹤眼前人》、《非常青春期》、《飄移空間》、《雀聖》、《頭文字D》、《虫不知》、《七劍》、《龍咁威2之皇母娘娘呢?》、《阿嫂》及《龍威父子》。

林:還有一部是《PTU女警之偶然陷阱》。

我想大家對這些電影的熟悉程度都有限,看過的最多也只有四至五部,其餘真的需要很大勇氣才會入場觀賞。

林:不計算《頭文字D》在內,今年頭半年的電影較去年遜色。

而今年較弱的電影是很難找到討論的話題,《黑白戰場》及《神經俠侶》已較為突出,它們除了有機會成為推薦電影,更有可能會角逐大獎。這樣其實反映今年的大片是沒有充分表現大片的功能,例如《三岔口》及《頭文字D》,甚至《七劍》。

林:大片的功能是怎樣?

即引起不同角度的討論。這情況可能基於某些原因而造成,如《頭文字D》,它其實是一部不足以給我們討論的電影。而各方對《七劍》的批評是不足夠的,或許跟工業裡的保護性有關,各方好像避免作強烈的評論。

超:如石琪用了三天的專欄寫《七劍》,大部份都是在稱讚《七劍》的優點,說到最後,只評論關於影片的敗處,那幾句才是重點所在,這樣實在太保護了。

大家都不敢批評《七劍》,影片太多缺陷也沒有人提出來討論。不知《阿嫂》會有這情況出現沒有,其實大家都知道外界一直都很保護黃精甫的,無論是工業或評論界也對他很保護。

超:因為他有強勢於背後支持,上次是曾志偉,而這次是星皓。

湯:這樣會導致我們很難再找到一個獨立的位置去討論香港電影。

林:超人是你發言的時候!

超:眾人都認為工業的氣勢已很弱,只提好事,好像不應提及不足的地方。而《七劍》是大導演拍也好,不是也好,根本是一部不好看的電影。身邊工業的朋友竟然會用另一些角度去稱讚這部電影,從前他們只會說影片剪接的不是,但現在竟然說電影比喻的中港關係及呈現電影界的處境等元素。從前徐克的電影雖不合邏輯,但勝在拍得好看,他的感性邏輯在《七劍》是不行的。坊間有報導說《七劍》原來是有四小時版本的。我根本沒想到,因為它根就是拍得很面目模糊,我看了廿多年電影,在《七劍》內根本無法令我分辨出主角七人。另外坊間有兩派說法,一是說《七劍》其實是有三個半小時版本,現剪至兩個多小時版本,當然人們的描繪不能太深刻,每人其實都各自有他們的故事,打通這些故事之後便好看。而另外一派則說兩個半小時仍是太長,再減少兩場會更好看。影片中放馬的那一場戲是可以剪掉。

湯:一點交代也沒有。

超:除了阿湯所說的保護性,行內更出現了兩大極端的情況。一般來說都只有評論界才有兩極端的情況,行內是很少有此情況出現。假如保護性令到行內人也不敢批評影片是很不健康的情況。行內人忽然變為評論員,用多角度客觀分析《七劍》,真的有點可怕。

湯:在電影資料館出版的一本有關徐克的書,內容時常表揚他拍片所作的資料搜集有多厲害,但他從來沒有表現出他的完整世界觀。我們再次標榜他的努力而對他作出肯定。

超:其實工業中人了解到製作艱苦而給同情分是可以理解的,但必須客觀冷靜去分析弱點才可。另外,《七劍》整個市場包裝方向完全錯誤,整個宣傳賣點都是放在徐克一人身上,其實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而海報上那群馬的剪影完全沒有吸引力。

湯:我的一位國內朋友告訴我《七劍》在國內得罪了很多傳媒界的朋友。因為湖南給了較多錢來支持《七劍》作首映,所以《七劍》的首映在湖南發生,使很多大地區的傳媒都不高興,不派記者去採訪。因為少許的金錢而令到跟大部份的國內傳媒關係變得緊張是不值得的。

林:其實《七劍》於國內的票房是很不錯的,也收了四、五千萬。那今年令你們看得最興奮是哪部電影?

超:令我驚喜的其中一部是王晶的《黑白戰場》,王晶好像有點狀態回勇,聽說在國內的反應也不錯。我不介意他是否模仿《流星蝴蝶劍》,我喜歡他所講的這個題材,講及上一代如何跟下一代交接,這題材有點文藝。我明白王晶為什麼不找麥子善拍而找鍾少雄,因為鍾、王二人的父親皆為導演,這跟影片的主題很貼近。王晶所寫的情節有時候也不錯,早前看到他在報章上推介了一些暢銷小說,他真是一個很勤勞的導演。

剛才談及各界保護黃精甫,其實是因為其背後老闆,即曾志偉。曾志偉跟我說帶新導演是一件很不易的事。黃精甫在《江湖》中的表現有點失控,所以拍出來的效果真的一般。《阿嫂》更加不理想。另外韋家輝是另外一個更加不能保護的導演,他的《鬼馬狂想曲》拍得粗糙,但是不太難看,而《喜馬拉阿星》拍得細緻了,但內容卻十分難看。韋家輝根本不是拍喜劇的導演,他的第一部喜劇《捉鬼伊人》已經滑鐵盧。他本身是一個很悲情的人,是不應該拍賀歲片的。我想韋家輝為了保護自己唯有拍多些大型電影,有強的明星陣容及較好的上映期,但同時導演於影片的創作力也較少。我們真的太保護業內電影工作者,是好事嗎?!

林:鄭中基由《喜馬拉阿星》到《龍咁威》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除劉德華以外,他已算是最有號召力的男明星。而《頭文字D》已經收了四至五千萬的票房。以上兩個情況都告訴我們,票房收入不錯的不等於是好看的電影。

湯:我 們已不可能用從前解讀電影的方法去解讀近年的香港電影,近年的討論已不在電影語言本身,往往變成是解讀電影中的社會時事現象。我也在反思這個問題,假若電 影本身已沒有很大的原創話題,我們亦不從社會現狀或其他切入點去談論電影時,會否不能滿足觀眾呢?!這不是有關保護電影的問題,而是影評人是否應從更多不 同的角度去解讀電影。

超:近年的港產片根本質素欠佳,作品本身沒有足夠的質素供我們評論。

林:你對馮德倫、黃精甫及彭浩翔這幾位新晉導演有甚麼看法?馮德倫所拍的《精武家庭》怎麼樣?

湯:《大佬愛美麗》已經差,《精武家庭》更差。現在的新導演較容易拍片及吸引人注意,很快便有機會拍電影,亦很快便完蛋。黃精甫新作的鏡頭實在太零碎,根本不是講故事,比《江湖》更混亂。彭浩翔的《AV》更加可以說是偷雞,反而馮德倫好一點,他想走類型片風格。但他們都有共同的特質,都是講故事能力不足,敘事不流暢。

超:新導演通常於第一部有投資的作品忠於自己風格,而跟著下來的作品為了想迎合大眾口味便改變,這樣往往會另他們很難適應。馮德倫的《精武家庭》便是好例子,他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得到大眾歡心。新導演最尷尬是他們要由獨立過度到大眾市場的時候,他們根本弄不清大眾的需求。

湯:這是否跟他們玩遊戲機成長有關,跟別人溝通根本便有問題。黃精甫的《福伯》裡是沒溝通的,所以一旦他的作品跟外界接軌便出現問題。而馮德倫亦明顯是看電影成長的,他的電影世界完全只是從想像出發。

林:大家對05年較大眾的電影有甚麼看法?何為大眾電影?《三岔口》的個案很奇怪,理應很受歡迎的電影,票房也不佳。你們有甚麼看法?

湯:04年電影較05年電影吸引。

林:現在已很少談及CEPA的問題吧。

超:其實CEPA之前已有劇情審核的情況出現。為了得到國內的電影局通過,導演跟編劇久而久之也只會於特定的範圍內創作,但最後仍難逃被禁的命運。縱使喜劇也不一定能通過,比如《我要做Model》也被禁。

林:其實我們這本書也提及很多04年好看的電影,例如書內收錄了很多關於《功夫》的文章。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