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座談會—《絕世好B》



日期:2002年9月29日
講者:紀陶(紀)、登徒(登)
嘉賓:錢小蕙(錢)[監製]
整理:王麗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座談會全紀錄

登:首先我介紹一下錢小蕙,她在電影圈工作已有一段長時間,由製片開始做起,之後又做過策劃,現在是一位很有實力的監製。她跟陳慶嘉有長久的合作關係。

錢:其實我第一次跟陳慶嘉合作是從《何日君再來》開始。當時他幫《何》片寫了一部份劇本。我們到後來的《浪漫風暴》才完完整整一起合作。

登:梁柏堅亦是這個鐵三角組合之一。你們是在吳宇森工作室時開始認識,一起工作已有十多年吧?

錢:其實我和梁柏堅是浸會時的同學,而梁柏堅跟陳慶嘉則是中六時期的同學。

錢:前幾天我們跟杜琪峯吃飯,大家都知道現在的電影市道很差,全電影圈只得幾部戲正在拍攝。其實誰個可以繼續留在電影圈生存,那全由市場決定的。不過我們很清楚一件事,現在拍一部有誠意的作品,比拍一部賣座的電影容易,要通俗之餘又賣座絕非易事。所以我們三個人一直合作至今,越來越趨成熟,更能了解自己和了解整個市場。

紀:剛才小蕙所說的種種,讓我有很多感慨!尤其是看到今年(註:截止2002年8月)的港產片電影票房,第一是《我左眼見到鬼》,《絕世好B》便已緊隨第二,這即是說新年檔期和復活節檔期,港產片的票房收入滑落得很厲害。對於這種滑落,我有以下的看法。每當我自己在戲院觀賞電影時,我覺得最大問題不是港產片的質素,也不單是因為盜版VCD,抑或落畫不久就推出正版VCD,最主要是觀眾的入場意欲非常低落,覺得入了戲院就像入了監牢般可怕。看看今年暑假檔期上映的荷里活片或南韓片等,入座率也一樣強差人意,偶爾只有一、兩部成績較為出眾,由此可以反映出電影票房不好,並非單純是電影業的問題,而是社會問題。以前電影是最大的一個娛樂,但現在卻不然。去年你們三位合作的《野獸之瞳》,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作品,是難得的佳作,它起了一種承先啟後的作用。它一方面延續著以前的英雄片,另一方面主題清晰,而其中的浪漫情節讓我們回想起八十年代的情懷。對於這樣一部創作和製作都如此認真的作品,其票房收入之差,是叫我感到很吃驚。

錢:《江湖告急》也一樣……

紀:《江湖告急》的票房雖然差勁,它至少引起了一定的口碑;但《野獸之瞳》則甚至連談論的人都少,那是很可怕的一回事。幸好《野》片的老闆並沒有因此而大發雷霆……

錢:對,因為他本人也相當滿意這部電影……

紀:聽聞老闆當初看《野》片時也很滿意,所以後來出來的成績不理想,他甚至反過來安慰你……

錢:所以我才感到憂鬱……

紀:因為前述的原因,所以你們就拍了《絕世好Bra》。無論是《絕世好Bra》或《絕世好B》,雖然你認為它們絕對商業,但我卻覺得你們始終都在當中保留了一定的風格。記得你之前曾告訴我說,《絕世好B》有十多分鐘被剪走了,你是多麼不想的,我相信那是因為你和陳慶嘉都是編劇,所以為了電影的完整性,你是多麼希望那十多分鐘片段不被剪走。你們三個人拍攝的商業電影,跟其他近期的商業電影最不同之處,是你們很注重演員的演出方式,以及戲中角色的性格發展。我作為一位影評人,覺得這兩點是非常重要的。今次《絕世好B》裡的人物眾多,關係頗複雜,雖然如此,但源自上集的劉青雲和古天樂,他們的線繼續一直發展下去;而新加入的關芝琳和張柏芝,她們亦有其發展的脈絡。從中可以看得出你們在創作和商業取向上的矛盾,如何取捨和平衡是很困難和複雜的一件事。

登:這樣的矛盾,會比拍《絕世好Bra》時更大嗎?

錢:其實並沒有甚麼太大的矛盾。拍《絕世好Bra》時,我們都有一個很強烈的 belief 認為它是會成功的,拍《絕世好B》也同樣有這種想法。不過,當中最大的矛盾是來自起用了部份相同的演員,因為我們一向的創作都是以人物為出發點的,例如從前的《熱血最強》。《絕世好B》拍到後期時,我們已知道矛盾所在。由於戲裡人物太多,若每個人都有其完整的故事和感情線是很困難的,所以最後一定要割愛。所以所謂的矛盾並非在「創作」和「商業」上,而是在於我們希望保留完整的創作。

登:若《絕世好B》不增添這麼多新人物,情況會好一點嗎?

錢:劉青雲和劉嘉玲的一段關係其實已沒太多發展空間,所以加入關芝琳實在未嘗不可。而張柏芝的加入,本來是很有趣的,她可以代表BB仔的一條線;而且兩個玉女爭一個小生的戲,聽來頗有看頭。怎知道當時有關張柏芝的種種緋聞,每天都出現各大報章、雜誌,這對張柏芝或我們可說,都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其實加入了這麼多新人物究竟是聰明或愚蠢呢?若你現在讓我再揀一次,我倒希望保留原本的 cast 就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集中在戲劇的發展上,而免於要花時間和心機創作另外的人物。

登:我很喜歡劉青雲在《絕世好Bra》的表現,亦證明了他是個演喜劇很了不起的演員。到了《絕世好B》,他的 energy 依然很高,他的功力幾乎可以媲美黃秋生。至於梁詠琪,她近年的表演都很突破和突出。我覺得他們兩位是令人想追看《絕世好B》的主要原因。你自己對此有何看法?

錢:梁詠琪的進步,主要是因為她「相信人」。今次我們希望她不要像在《嚦咕嚦咕新年財》裡一般要配上很多不同的道具來演喜劇(例如大爆炸的假髮或誇張其身材),所以當她很信任我們時,無論我們的要求怎樣,她都會盡她的能力去做好,不會考慮之後會否有甚麼負面效果等等。其實也因為她盡心盡力去演,我們也很難落手剪掉她的片段。說到劉青雲,他是個對演戲很有熱誠,很專注的演員,他的眼神發射出自然的光芒。就是因為他的專注和專心,百分百投入演戲當中,再加上他的演戲技巧,令到他的 energy level 可以提到很高。拍《絕世好Bra》的時候,有時候他不清楚我們想怎樣,彼此的信任只是一半一半而已。但到了拍《絕世好B》時,他對我們就百分百信任,我們的要求怎樣他都可以做到。我覺得他的成功是來自信任、演戲的修養和專注。

觀眾一:你們選了BB仔作為題材,是否想吸引更多觀眾入場?

錢:沒錯,這樣觀眾的層面會寬廣一點。其實我們拍完《絕世好Bra》之後,老闆問我們想拍什麼?可否拍一部類似續集的電影?當時我們講了三條橋給老闆聽。第一條橋是《絕世好運》,是以迷信為題材。第二條是《絕世好食》,以「食」為主題;最後一條是《絕世好B》。那時一起開會的女人,個個都興高采烈地說要拍《絕世好B》,因為她們想要看BB仔。去年聖誕節我進了戲院看《怪獸公司》和《千與千尋》,不知怎的,每次有BB仔出場時,戲院內的女士和小孩就很高興。那時《絕世好B》上映時,我曾跟陳慶嘉說:「為什麼每次我們拍的戲上畫,都不能帶自己家裡的小孩子來看呢?」那是因為戲中有床上戲或打鬥戲。所以當知道《絕世好B》是上暑假檔期時,我倒希望可以拍一部能讓小孩子看得開開心心的戲。從票房的收入來看,我們多了一批小孩子觀眾,卻少了一批知識份子的OL。因為看完《絕世好Bra》後,那一班OL會感覺「被擁抱」;但看《絕世好B》則是她們放開懷抱去擁抱那些BB仔。坦白說,我所認識的知識份子型或事業型女性朋友,在看過《絕世好B》後,都跟我說這部戲很垃圾,因為她們是不會這樣做的。反而一些平時容易 happy-go-lucky 或婦孺朋友,則表示很喜歡這部戲,因為她們很有同感。其實一開始我們就知道外間對這部戲是會有類似的反應,所以當時我們已決定不要在戲中放太多意識型態,或太深的道理,同時也剪掉了所有感情戲。

觀眾二:今次在《絕世好B》加入了多位演員,其實「明星效應」對電影有幾大幫助?

錢:電影裡有「明星」是有一定的幫助,否則他們不會收取這麼高的片酬,而這是市場決定的!除了起用大明星,還有甚麼因素會增加觀眾入場觀賞電影呢?其實現在香港電影進入了一個很艱難的階段。這一、兩年,香港經歷經濟和政府架構的變動,情況都變得不理想,再加上911事件,要引領觀眾再次走進戲院,電影的題材會重於一切。前年香港有一部很賣座的電影《人妖打排球》,雖然沒有人認識片中的演員,但因為「人妖打排球」這題材選取得很好,所以電影大賣。另外今年很賣座的《見鬼》,男女主角也不是甚麼大卡士,而是電影將「見鬼」這題材推至高峰,成功地營造了「極驚」的氣氛。到了我們拍《絕世好B》,希望拍到「極喜」的感覺。所以我覺得「臻至極限」、「震撼」和「題材獨特」是一個吸引觀眾的原因。

觀眾三:我覺得《絕世好B》沒有《絕世好Bra》這般強的故事性,感覺整部戲很鬆散,而當中的 gag 位也比較無厘頭。

錢:我覺得,這樣的一個時代,寫一首動人的詩,比寫一個引人發笑的笑話容易得多。今次我們嘗試增加笑位的密度,這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但我們總算是做到了。

登:陳慶嘉近年在創作上有甚麼改變?

錢:他變得越來越理性。在創作《江湖告急》和《野獸之瞳》時,我們並沒怎麼去想到市場和觀眾的接受程度,反而寫了一些我們自己很喜歡的故事。但經歷了這兩次票房上的失利,我們都反思了一陣子。當時感到最不開心的,並非因為票房收入不理想,而是我們付出了那麼多心機和時間去拍攝,但入場跟你去分享成果的觀眾卻如此少!所以我們明白了一部電影除了製作要好外,發行和宣傳也很重要,兩者直接影響了觀眾入場的人次;亦明白了「個人喜好」與「市場是否接受」是兩回事。我個人覺得陳慶嘉越來越成熟,而他對電影市場的觸覺也越來越敏感。

紀:我想回應剛剛那位觀眾的提問。我覺得在《絕世好B》裡的劉青雲,他的性格比上集複雜和立體很多,上集裡他只是個缺乏信心卻想通過努力工作好好生存的人,性格很簡單。今次他成為了商界話事人的一份子,玩起了辦公室政治來,原本是他的老友的古天樂,也變成了他要抗衡的其中一人。整個安排變得異常複雜,所以也令到這個作品讓人感覺鬆散。

錢:老實說,這部戲我們最滿意的一條線,就是劉青雲與古天樂這條友情線,以及他們作為工作伙伴的矛盾。在《絕世好B》裡的劉青雲是成長了,他由打工仔變成了高層,而古天樂變相成為了他的下屬。但劉青雲是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他一方面會對上司的要求唯唯諾諾,但另一方面又不顧下屬的死活,是個典型的「昏君」。劉青雲與古天樂作為最好的朋友和拍檔,彼此了解得很深,但也會因某些小原因而看對方不順眼,這就是他們之間的矛盾。這種既是朋友又是對手的關係,是戲內我最喜歡的一條線,也是我們在創作上得到最大滿足感的來源。

登:我所認識的錢小蕙是一個很強的人,她除了擔任監製之外,也參與了創作的部份,此外對導演的一舉一動和拍攝現場的一切都瞭如指掌,可以說是個細心全創作型的監製。其實這個組合經歷過不少起起跌跌,早前更拍過多部不同類型的電影,直至 《野獸之瞳》及大賣座之作 《絕世好Bra》,再拍《絕世好B》,明顯當中有一定的市場壓力。可以說說整個創作過程嗎?

錢:其實我們三個人合作的作品共六部。第一部是《浪漫風暴》,這是一部很商業的電影;第二部則是半商業的《熱血最強》;之後98年及99年,我們幾乎都沒有甚麼工作,只是天馬行空地想一些點子。到了2000年,再有找我們拍戲,我們就將之前想好的故事sell橋,接著就拍了我和陳慶嘉創作的 《江湖告急》(導演為林超賢)。當時同期梁柏堅亦開拍了《野獸之瞳》,將過去兩年的不快都發洩出來。到了2001年,我們痛定思痛,拍了「懺悔之作」《絕世好Bra》,之後就自然拍了《絕世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