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座談會—《A1頭條》



日期:2004年9月7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 agnes b 影院
時間:8:15pm - 9:00pm
嘉賓:陳嘉上(陳)、鍾繼昌
會員:張偉雄(張)
主持:登徒(登)


登:我覺得《A1頭條》的故事很羅生門,而且處理有些反高潮,故事寫很好,而且可拍得更加懸疑,甚至可選一個沒有人來承擔責任的結局,為何決定以盧偉力為首的警官承認責任呢?似乎你對報館仍有點寄望,抑或有其他原因?

陳:拍戲的目的,是因為我相信這個世界仍有希望,並非我們想像的差勁。但若要相信世界不太差,是要我們自己去參與才 成。其中一個我曾考慮的結局,是警察衝上報館搜查資料,結果沒用上,唔知好彩定唔好彩(眾笑)。但若果現實給我們言中,我會好唔開心。當時真的討論過整場戲,一群警察衝上報館,要搜料,一群記者堅持唔俾料,咁點呢?我自己不想製造這樣的一個 confrontation,這樣就會 spin off 去誰對誰錯。我對這不感興趣,我最想大家(看完戲)得到一些東西,返回現實社會,其實社會上的真相,重要過戲內的真相。觀眾離開時,可以抱著「原來 可以咁諗野」的態度。又可以如這位朋友般,重新將整部戲回想一次,勝過我講一個很圓滿的答案,故事大快人心,然後心安理得返家睡覺。但當你一覺醒來,發現世界並不是這樣 perfect。

港片理想

登:黃秋生戲中說過:「為何在疑犯屋內能這樣輕易地找到證據?」。若有人想隱瞞,為何證據是如此容易能抓到?

陳:其實不過是件小事,香港政府最擅長將小事變大事,這個事件是一個有錢仔,女朋友自殺,他只不過不想人知他在現場。但當有人想掩飾,事件便變質,你說為何這般容易找到證據,警察根本覺得問題不大,所以黃秋生才很容易找到(證據),我寫這場戲,是要證明這班警察不是壞人,沒有心掩飾這件事。也因為黃秋生看到這班警察笨手笨腳,才明白內裡沒有甚麼大陰謀。

登:張偉雄可否解釋一下,你說《A1頭條》給你看到港片理想,哪是甚麼?你說它有兩個源頭,一個是《野獸刑警》,另一個是《街坊差人》,可否多說一點?

張:這部戲在不少層面上重拾了很多90年代港產片放棄了的東西。首先我認為它是部 actor's film,這是第一個理想;第二是跟社會(時勢和事件)有對應,這已經很久沒有在港片出現。我覺得這部片要算是去到美國,我唔會 fan boy 點睇,總之有個 North* 係度,盧偉力就是 North。今年有好多部戲,都可以讓我這樣思考,好像《旺角黑夜》中,同樣地有場警察妨礙司法公正的戲,港片已很久沒有將「妨礙司法公正」變成橋段了。警司可以俾枝鎗劉德華,搞掂件事當完結,壞人死光當完結,但沒有問清楚件事是怎樣的!我想要交回讓觀眾想想:這部戲達到了哪種理想。

*(80年代,美伊軍火醜聞的關鍵人物洛施中尉,在美國軍方涉嫌隱瞞政府,將軍火武器售予當時的敵對國伊朗,洛施一人揹起售賣軍火的罪名。)

畫與書

登:你的觀察,是否因為《A1頭條》有反類型的特徵?

張:我不認為它反類型,它的目的並非要背離類型。

登:戲中用了格烈特的畫,梁家輝台面亦放了《The Firm》及《Discovery》兩本書,有沒有特別意思?

陳:知識和尋求是我們的主題。畫作是導引著觀眾去尋找,其實是剛巧遇到的,我拍那餐廳時看到,很喜歡,於是拍下來。還有一幅是在梁家輝辦公室裡,畫中一個老人瑟縮在紙皮箱內,它好像是傳媒人寫照,畫作是 Michael Lau 的畢業作品,他送了給我。這部戲我花了很多心機,劇本寫得很厚(人物的層次),放了很多東西下去,很多謝你去留意,每場戲都花了很多時間,包括人物間所有的生活小節。

怎樣阻止黃秋生

登:這齣戲拍來怕不怕得罪人,因為影射了許多人。

陳:當然是影射,我不怕,因為我認為社會需要這種東西。我相信政府要學懂,他們亦需要這些東西。事實上,這部戲絕不可能在中國放映,但9月9日我回中國宣傳,對我而言,我希望多點知識份子看到這部戲,思考自己的位置,不要再將分辨真相的責任,交給傳媒。

登:為何黃秋生會被槍擊,這劇情與你說的目的不協調,因為開了這槍,後面應該有事發生,我認為應該拿走這一槍。

陳:開這一槍,最重要是用甚麼擋得著黃秋生,那個時刻,是黃秋生情緒最高漲時候,他剛剛決定要幫這女孩(李心潔),在車裡很開心,開心到走錯路,車又回到原來地,然後他竟然有勇氣去追這來歷不明的車輛,這是他的最高點,我用甚麼來停止他呢?若草草了事,實在太對不起這 角色,那槍被迫要開,我們討論了很久,開槍好大鑊,俾人知咪大鑊,但黃秋生唔敢講,警察亦不會追查,這槍便懸空。

父子關係

登:秋生和陳冠希這對,由拍檔開始,發展下去竟然有點「父子」情味道,或者是「師徒」味道,是演員演繹上帶來的意外收穫,抑或是劇本創作上的一個目標?

陳: 應該是兩人竟然有相同嗜好而惺惺相惜(眾笑)。其實寫起來沒有太多把握,這三角關係很離譜,開始時黃陳李三人,大部分人會告訴你,陳冠希必贏的(芳心),而且這感覺很不對稱,起初只預算黃陳是拍檔關係,拍的時候,我感覺到(拍出父子關係)唔係唔得,但要不斷潤飾。有趣是,黃陳的關係不太平衡,又可以維持現狀。我很在意的是港片慣例地都將愛情事業混在一起,事業上的敵人,又是情場上的情敵,因為這容易處理嘛!但我是刻意不這樣做,現實上,情敵也不一定是仇人。

附加檔案大小
aug_cia_1.jpg14.23 KB
aug_cia_2.jpg14.7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