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摩露的動人,在徹底非理性



珍摩露的動人,在徹底非理性。《天使灣》裡的摩露,對賭博的耽溺來自純粹的欲望,直覺,血液裡一股隨時失控的神經質。完全放任,不在乎後果,輸(光)了再算。摩露覺得旅館吊燈好像印第安人的頭顱,看到了羽毛,還有眼睛,深愛她的理性的男人只有莫名其妙。男人明白沉迷的危險,一方面縱容摩露隨心所欲亂拋籌碼,暗暗存下儲備金以防萬一;到輸得一乾二淨,連房租都無法清繳,男人企圖用理智「拯救」摩露,要她停止賭博,跟他過「穩定」生活──正正不能理解摩露內心躁動、瘋狂的一面。摩露固然知道自己無可救藥,也深知自己對賭的情感一如信仰般非理性:她說過,進賭場的感覺,一如進教堂。她要的不是價值判斷,也不是對非理性情感的否定,更不是憐憫,而是了解與放任。因此摩露態度逆轉,不要跟男人回巴黎,也驟然變得冷漠無情。她清楚自己本性難移,跟一個要「改造(良?)」自己的人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

附加檔案大小
JM_BayOfAngels2.jpg80.9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