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課老師》尋根的一代



在電影的宣傳單張上,標示《代課老師》是灣仔影藝戲院結業前最後一部放映的中國電影。這實不無感慨。


緬懷昔日在影藝看電影的歲月的文字,近來於報章雜誌見得多了,開始有點麻木,然而當看到電影公司電郵過來的電影宣傳文字,心裡卻也不期然的泛起點點感傷的漣漪。這到底是歲月累積的感悟效應?還是因為「中國電影」這四個大字?


淩一雲對比起同是第六代導演的王小帥,實在鮮為香港人認識,前作以「三農」問題而創作的《果實》,話題雖然震耳欲聾,可是不曾有緣目睹,究竟是龍是蛇?還只好待日後再細探。但眼前作《代課老師》卻有一份清逸之氣,即沒有過去張藝謀《一個都不能少》的俗世濫情,亦沒有方剛亮《上學路上》的曲折奇情,反倒是多了一份叫心靈釋放的淡淡鄉土人情。


對於留美華裔學者Rey Chow來說,電影裡的鄉土風光無疑是給西方觀眾送呈的情色元素,是東方主義下被異化的必然愛慾產物,但在《代課老師》,鄉土的風光及箇中情懷卻在淩一雲的自我克制下呈現出一種寧靜自在的氣息,不是刻意奉承的赤裸出賣,而是真情實感的個人流露,亦因如此,作品的情懷是細緻動人,是隱隱地觸動著觀者的心靈,就如電影裡老人家「造孽」那些看似冒昧愚笨的言辭,其實是一篇又一篇的肺腑之言。只因愛鄉土,才甘心去為所愛犧牲。「造孽」半生深愛著那個不該愛的張老師,縱使愛無所依,可是他卻從沒放棄愛的權利,依然在此一生守候她、照顧她,直到她在醫院裡奄奄一息,他還是懷著無限的愛意守在病榻旁,並義無反顧地在病歷的親人欄上寫上自己的姓名。


誠然,對於中國大城市裡眾多離鄉別井四出找工作的民工,或許對從城市到鄉土尋找生活意義而充當代課老師是一個奢侈的夢,但相信誰也難以否認返鄉回家,其實是他們大部分人心底裡的一個願望。而這部電影壓根兒就是一個夢,它不但講述年青城市女郎顧曉霖為了尋找昔日愛人的生活蹤跡,從繁華的上海走到老遠的鄱陽湖內島,更講述了這位慣於城市生活的少艾甘心為貧鄉僻縣的兒童留下來作老師,沒有為甚麼,只因漸漸愛上這裡的人與情,以及一份對教育的熱誠、理想。明顯地,這是一個在俗世裡難以尋到的夢,一個跡近桃花源的夢。


無限擴大的愛的主題在片內膨脹充塞之同時,「尋根」也在這裡找到了據點。在鄱陽湖內島教書達三十多年的張老師,曾經出走城市後折返,為的是這兒有她的家。其子沈老師也一樣。雖然沈老師在上海跟顧曉霖有過一段情,卻沒有因為甜蜜的生活而留下,愛人的溫存和城市的繁華都無法把他攔住,只可惜沈老師在家鄉待不了多久便離開人世。顧曉霖到鄱陽湖內島,最初是為了尋找愛人離她而去的原因,到最後,她則因為尋到愛的根源而留下,那就是一個可以找到愛的家。


「愛.回家」,可說是繁忙城市人共同的夢想,而這個夢想更是近年香港電影裡常見的主題,從《怪物》到《殺破狼》、《龍虎門》,從《獨家試愛》到《我愛醫家人》,甚至到《放.逐》,表達形式或不一,然而主題上的相近,或許正說明了中港真的一家親了。回歸後快將十年,兩地的融和走近,正好在這尋根的新一代中找到證據。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