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的後九七無能



導演:彭浩翔
編劇:彭浩翔、葉念琛、李敏
演員:曾志偉、陳小春、杜汶澤、賈宗超、毛舜筠、盧巧音、原子鏸

以「後九七無能」為題,自然是借「90分鐘純沙龍」(3.10.2003)的題目發揮,如果後九七至後七一之間港片的確出現一個「新無能英雄」現象,在芸芸電影如《絕世好Bra》、《鍾無艷》、《我家有隻河東獅》、《千機變》、《百年好合》、《新紮師妹2》、《戀上你的床》等等之外,《大丈夫》絕對應算入「無能」之列。

這裡說的「無能」是廣義上說的「無力」,一種時不我與、風光不再的男性窘境,相對的是女性的強勢(但不一定是女性意識)。《大丈夫》四個男人肯定是弱勢男人,在十四小時偷食追捕過程中,其中三人不斷懷緬的卻是五年前的風光,另一個就根本未見識過所謂的黃金年代。電影時空設在2002816,與九叔(梁家輝飾)「一起風月的日子」,正好在五年前,即九七年告終。這樣的一套小品,竟也像《無間道II》一樣扯上了九七,不過《無間道II》隨九七告別的是整個倪氏家族,而《大丈夫》則是杜老誌,一樣見證過香港歌舞昇平的歲月。在這樣的格局下,四個落難男人的窘境,個人之外便也是時勢所然。

彭浩翔說在《大丈夫》裡玩「類型重」,也就是以江湖片的正輕拍法來拍一齣性喜劇,以悲壯的格局承托小男人的偷歡,江湖大佬原來是小男人滾友,敵我追捕不過是夫妻鬥法,類型的「錯摸」本身已帶來一種特別的喜劇感,亦加強了對男人反諷調侃的效果(最大任務不過是走私召妓,如此「卑微」任務最後竟也淪為Mission Impossible)。尤其是曾志偉扮演的郭天佑,電影多處玩《無間道》場面,由曾志偉做回曾志偉(譬如與幾個靚妹講數推飯盒一場),卻是此大佬不如彼大佬,黑色幽默感特強。電影用上《大丈夫》一曲亦屬反諷,原曲是指除暴安良的警察,現在給幾個大滾友用以壯膽,另一首《書劍恩仇錄》亦收同樣效果。

以戲論戲,《大丈夫》其實拍得相當流暢,將江湖片慣有的逼供、追捕、講數、反目、捨身成仁、臥底等元素放於這齣性喜劇,導演彭浩翔的確有幾分鬼才,其中以攝影機鬥滅火筒摸擬槍戰的一段,就很有cult片諧仿(parody)的味道。

要挑剔的話,則在於意識形態上。此片雖宣傳是「一部為女人而拍的男人電影」,但其實片中女性都是非常典型的刻板形象 太太團、手袋黨、迷信一族(她們中途折返的原因就是出於迷信),最後毛舜筠以手機給丈夫暗傳速逃警告,正是女人為保婚姻寧願隻眼開隻眼閉的做法,意識其實相當保守;而且電影「焗」我們同情男人慘況,不正在說「嫖滾有理」嗎?《大丈夫》其實還是男性觀點出發的。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