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小事》── 倚窗低訴的「老土」故事



導演:葉偉信
編劇:郭子健
演員:黎明、王菲、周月、曉海、姜易宏

 

看葉偉信的新作《大城小事》,感覺「老土」,卻「老土」得來非常好看。

綜合一般影評所說,《大城小事》有華麗的上海,亦有燦爛的煙花,可是故事平板,人物空白,結局預定;然而,我卻認為《大城小事》是葉偉信走入商業主流後最可觀的一部電影,當中沒有黑色幽默,卻有營造出一種觸動的細緻。

 

說《大城小事》「老土」,是事實;很難想像,今時今日拍電影花心思講刁鑽,竟然會有導演想用「一件小事」貫穿劇情,然後更以文雅的普通話對白來來往往,交代情人分手,反覆重遇,當中還加插抄牌女公安、懷舊病老頭,活生生的告誡世人,用情不要心急、珍惜眼前愛人……,諸如此類老掉大牙的愛情價值觀,由分手作罷、送藥搬家,一直到籌辦生日禮、海港上的煙花,總讓觀眾感到瑣碎而平凡,卻又有趣而真實。說「老土」卻好看,正是那種沒有前作商業主流慣性要搞的科幻(《神偷次世代》)神怪(《2020》),又或青春(《5個嚇鬼的少年》)爆笑(《乾柴烈火》);現在的《大城小事》,從小事中看到情人大世界,平易近人。

 

葉偉信的作品,一直以來都有一種把玩象徵符號的心思。過去在《迴轉壽屍》及《爆裂刑警》的飯桌,指涉倫理重整;《朱麗葉與梁山伯》的門匙,意指感情付託;今趟的《大城小事》,似乎只有「劇情一般」之類消費指南式評價,而少了對葉偉信作品的觀察。事實可見,《大城小事》裡有很多玻璃窗,數目之多可媲美張婉婷、羅啟銳的《玻璃之城》,猶記得《玻璃之城》大廈林立的玻璃磚窗總是關得密不透風,香港的繁華就在侷促的空間下未能伸張;《大城小事》的玻璃窗卻是開合有緻,暗示情感角力,似乎是導演有意無意營造氣氛的功架。

 

電影甫開始,男女主角即將分離,人物倚在餐廳窗前對視,不能打開的玻璃是隱藏的暗示;其後主角多番倚窗沉思,呆呆遙望,似有還無。新天地的機動遊戲,玻璃幕牆包裹著愉快回憶;金茂大廈酒店的生日安排,密封玻璃幕牆忽然來了一個圓形窗台,主角並列看煙花測試,似為即將重生的愛情透透光呼呼氣。及至風雨欲來,女主角家中窗搖門翻,男主角乘勢修補,也是一種重修舊好的描繪;然後還有病老頭的緬懷,攝影機從窗外窺見舊情人點滴。電影最後的二十分鐘,分別有男女主角倚著打開的窗戶,望著前景,彷彿想著即將迎向的情感出路。終於再續前緣,也是在酒店的高空窗內,煙花大放,情人相擁。由密封緊閉到半空開揚,愛情離合的題旨配合得宜,由此去想會發現電影可愛的一面。

 

也許,《大城小事》華麗燦爛,卻有平板空白之嫌,是因為故事畢竟簡單;然而要接受一點──它是「一件小事」,而小事也能在經營上玩出特色,的確需要工夫。我不敢說它的內容與手法天衣無縫,但能在平凡瑣碎中拍出一個可觀故事,而且略有心思,也許不易。這不似是葉偉信過往的作品,也沒有玩無可玩的商業考慮,卻看到作者的影子,箇中可能是一次進步,放開,得到新的空間。

 

順帶一說,雖然黎明王菲在本片演技不是淋漓盡致,卻有一種實感,女的在過去若有若無中忽見肉緊,男的在既有木訥憂鬱中保持深沉,總算不錯。大城小事,不用交代角色過去,自然流露,你中有我,總有共鳴。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