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嫲煩家族》(下):時間誤差和悲喜同源



《嫲煩家族》的兩老離婚風波,擴散成平田家的家庭危機,但我們卻看得甘之如飴,種種細節笑破肚皮。最搞笑者,莫如牽扯到周造跟居酒屋老闆娘的嫌疑出軌事件,女婿泰藏請來私家偵探沼田跟蹤調查,造就了周造跟沼田在居酒屋相認,兩位老同學竟一起唱歌把酒話當年。探查姦情的緊張,一下子化為杯酒當歌的敘舊,訴說了久別的男人之苦(沼田老婆早就走佬了)。

好事多磨、塞翁失馬,山田洋次經營喜劇也湊化境,無論肢體語言硬滑稽、講爛 gag、處境爆笑,都揮灑自如。84歲的山田洋次,發放笑彈功力固然不凡,但更多時,他在把玩的卻是時間誤差(wrong timing),像上述沼田和周造,就是對的人發生在錯誤時間,營造了不少喜感,同時也讓人覺得荒謬和唏噓。

像憲子和庄太在市政廳調琴求婚一場,保安在不適當時間送來茶點招呼,也就是如出一轍。山田洋次的細緻,正是摸透了人生許多悲和喜,都是這種時間誤差使然,令人發笑時,它是喜劇,令人難受時,它便是悲劇。

眾多人都拿那場家庭會議大書特書,卻忘記了山田洋次/平松惠美子精心安排了一個小插曲:媳婦史枝為這大龍鳳,特地訂了七份共價值24500圓的鰻魚飯,偏偏周造受刺激暈倒,鰻魚飯外賣送到時已人去樓空,外賣伙計還揶揄起史枝來。這正是時間誤差的玩笑,看時覺得太搞笑,生活化、微細的、容易被人忽略的,卻不斷地引起共鳴。

剛出版的山田洋次文集《只想拍電影的人》,「五十圓食堂的體會」(P.74)說到年輕時在新宿一間廉價食堂,劃一價五十圓一個蓋飯,他看到一中年大嬸點了鰻魚蓋飯,揭蓋時卻因那片鰻魚太小而發出「啊」一聲,他一面覺得大嬸太笨而好笑,但想了一會,覺得從大嬸角度,期待和現實落差太大,「反而是悲哀淒涼、令人生氣且無可奈何」。山田洋次談到自己「就是能理解所以覺得好笑」。

《嫲煩家族》裡,山田洋次「理解」了不少人生悲喜,甘苦同源滋味,製造了不少搞笑場面,同一件事,當事人的悲苦,換在觀眾角度則是忍俊不禁,反之亦然。正如周造病癒後欣然簽下離婚狀,卻給老妻富子笑著撕毀了,周造一臉茫然,我們卻一面笑一面感嘆,像聽到新宿大嬸「啊」一聲無異,這老頭實在太笨太老實,像是喜劇收場,但往後是喜是悲,實則難料。


參看:
《嫲煩家族》(上):女性主導不和諧之音

附加檔案大小
WWF_3.jpg111.5 KB
WWF_4.jpg90.4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