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寒》 — 自製【殉情記】



導演:鍾少雄
編劇:鍾盛遠
演員:吳鎮宇、朱茵、張家輝、李蘢怡、鄧健泓

《心寒》與《殉情記》一前一後的出現,皆突然間碰觸了催眠的技巧,作為對於常態人生的驚慄境界演繹。而作為一個關於操控的功能,《心寒》以之為植入恐怖與復仇的工具,比《殉情記》以之為專業犯罪的技能更有尖銳性洞察。

令少婦阿怡﹙朱茵飾﹚見鬼,其實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突然間竟在總結著2002年香港電影那一次靈異嘉年華所展示的最後後九七嘉年華。導演鍾少雄暨編劇鍾盛遠說了鏗鏘一句:冇鬼!是很自傲的一個脫離後九七陰霾的意見。但《心寒》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在家庭﹙或曰夫妻關係﹚過渡的過程中,卻讓它出現若干曖昧性,令其心寒性放下;放下,但又延伸著。

在槍擊意外中,心理師﹙張家輝飾﹚的準家庭註定未建已逝,而陳國明﹙吳鎮宇飾﹚與怡這一對,卻經驗生死時刻,然「兩鍾」組合卻不斷延遲陳國明的反省,甚至到最後,我覺得是刻意的放棄這名來自林嶺東世界的封閉探員主動認識事態的可能。於是,作為配角的心理師,則暗渡陳倉,變成電影中命運的主控者。

他也在延遲,延遲他的殉情,並且借以莎士比亞的名劇作為對比,竟得出一個嶄新的可能性。這個羅密歐來個自製【殉情記】,於低調、幌幌間認定﹙或誤認﹚別人的妻子是茱麗葉,將她弄至昏死邊緣,才安排自己的殉死,諷刺是阿怡重返人世,是要通過他的輸血。結局看到陳國明與阿怡的關係重歸光明,但危機並不在於最後尾聲另一次意外的可能,而是阿怡體內已流著復仇者的血,有云:血是靈魂貯藏之所在。我猜臆另一次心寒引發,將會是關於他們的兒子的喲。

《心寒》大抵很希望順利過渡,但現在說的過渡說得好看,叫人回味的卻是其內心深處的執著;比起也是催眠,但卻一廂情願得很的《殉情記》,我尤衷心佩服《心寒》。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