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行俠》的英雄特性new



上文提到 Geoff Johns 編劇的《水行俠》漫畫對電影版的影響,這裡可以談得詳細一點。《水行俠》電影的基本情節,幾乎都建基於 Geoff Johns 為水行俠引入的新元素:像 The Trench 裡的那群有點像異形的怪物,又如黑蝠鱝與水行俠有殺父之仇(早前黑蝠鱝的起源故事並非如此),及水行俠與海洋領主的爭位之戰,以至那個沉迷於證明阿特蘭蒂斯存在的 Dr. Shin,都是 Geoff Johns 的創作經轉化進入了《水行俠》電影版中。


電影的故事和氣氛,近乎《魔戒》,充滿王者、精靈、聖物等魔幻傳奇的常見元素,只是發生在水裡。《水行俠》與《魔戒》分別在由於是超能英雄的故事中,所以總要和眼下人類發生關係,海洋領主與水行俠爭位的故事,不能全都發生在海底王國阿特蘭蒂斯內,而是以一個進攻陸地的陰謀作基礎,而且不少動作都要在陸地的場景發生,例如那場地中海小鎮逃避黑蝠鱝之戰,令故事免得脫離人世。我們知道近年影響荷里活編劇創作的一本重要的書,是克里斯多夫.佛格勒(Christopher Vogler)的《作家之路──從英雄旅程學習說一個好故事》(The Writer's Journey: Mythic Structure for Writers)一書。它把坎伯神話學著作《千面英雄》發展出一套英雄歷程的故事模式,用於創作。相信不少讀者對此都不感陌生。《作》書中的英雄旅程分12段:「平凡世界」、「歷險的召喚」、「拒絕召喚」、「遇上師傅」、「跨越第一道門檻」、「試煉、盟友與敵人」、「進逼洞穴最深處」、「苦難折磨」、「獎賞(掌握寶劍)」、「回歸之路」、「復甦」、「帶著仙丹妙藥歸返」。觀眾應不難在《水》片中一一找到對應。

 
Geoff Johns 為水行俠引入的新元素:像 The Trench 裡那群有點像異形的怪物Geoff Johns 為水行俠引入的新元素:如黑蝠鱝與水行俠有殺父之仇
Geoff Johns 為水行俠引入的新元素:像 The Trench 裡那群有點像異形的怪物,又如黑蝠鱝與水行俠有殺父之仇

 
Geoff Johns 把水行俠配合梅拉,塑造成 DC 中的超能俠侶形象而在看影片過程中,我又看到影片不單運用了《作家之路》的取向,而且在英雄特性的建立上,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很接近榮格學派的兩個心理學家 Robert Moore 和 Douglas Gillette(羅伯特・摩爾、道格拉斯.吉列特)所著的《男人的四個原型》(King, Warrior, Magician, Lover: Rediscovering the Archetypes of the Mature Masculine)一書的成熟男性氣質上。這本寫於九十年代的書,是試圖在女性主義興起的背景下,建立一種不帶威脅性的男性氣質,他們稱之為成熟男性氣質,而以「王者、戰士、魔術師、情人」作為成熟男性的四個原型,這些原型是幫助男性由幼稚的男孩成為成熟男人的潛能所在。而每個原型之下都有一個不成熟的兩極表現,稱為影子形式(Shadow Form)。以王者而言,它發展得好的話,是王者,提供秩序、生機及對美德的肯定。但當發展不成熟,就可以變成殘缺的兩極(影子形式),一極是殘虐的「暴君」(Tyrant),又或者另一極的「弱者」(Weakling)。這也就是影片中水行俠作為王者,而海洋領主作為暴君的分野。而當水行俠未完全成熟時,他則被暴君視為弱者。正如《男人的四個原型》說四個原型是相互關聯的,並不是四者擇一,水行俠也就在四個原型都有用到,當中王者固然是核心,戰士(那是神奇女俠的核心)和魔術師(那是蝙蝠俠的核心)也有,不過兩者又不如「情人」一項重要。情人不只是指男女之愛,而是一種對生命力推動下的對外在世界的嚮往。水行俠本來有他封閉的一面,他通過與梅拉不斷往外闖,敢於迎接新環境,在與梅拉的愛中才見成熟。Geoff Johns 一個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把水行俠配合梅拉(Mera)塑造成 DC 中的超能俠侶形象,於是可以從 DC 三大中建立出自己獨一無二的形象。而這也在電影中可以見到。


參看:
《水行俠》角色的形象演變

附加檔案大小
Aquaman_2.jpg207.59 KB
Aquaman_BlackManta.jpg350.95 KB
Aquaman_LoverMera.jpg309.61 KB
Aquaman_TheTrench.jpg362.1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