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證人》: 動作電影小格局的優與弊new



《沉默的證人》中所謂的證人,是一粒證明警察開過槍的子彈,故事就由三名警察到殮房尋找子彈開始……

「尋找」似乎長期是香港警察電影的母題。早在2003年上映的《PTU》,已是關於尋找失槍。反黑組警長肥沙(林雪飾)遺失配槍,PTU小隊長何文展(任達華飾)帶領自己的小隊在街上尋找,並承諾不會向上級報告肥沙失槍一事。隱瞞失槍的背後,基於維繫團隊精神,不想因一事而破壞團隊結構。16年後的2019年,在十多年的類型片演化後,加上近年警察頻頻知法犯法的新聞,《沉默的證人》仍然以「尋找」為母題,但不再如以往般表現正義和團隊精神,而是開宗明義述說警察為黑警的故事。


《沉默的證人》格局小,人物不多,主場景是殮房,故事大部份圍繞三名黑警,以及法醫和法醫實習生的打鬥及追逐。筆者認為,有這樣的格局,當然出於製作費成本問題的考慮,與此同時,如果配合近年的時局發展,尤其留意政府運作的話,這樣的小格局,更富有政府部門內部矛盾的寓意。法醫陳嘉豪(張家輝飾)和法醫實習生喬琳(楊紫飾)隸屬衛生署的法醫科,Santa(任賢齊飾)是警務人員。法醫協助警方驗屍,確定死因。法醫實習生協助法醫工作,從而學習成為法醫。警方則需要法醫的知識,從解剖屍體獲得的證據,檢控疑犯,協助破案。陳嘉豪主要為警方工作,警方亦需要法醫的知識才可破案,但他一直收藏彈殼,用以日後作為將黑警繩之於法的物證,這樣互相依靠,又互相排斥的關係,形成了本片裡裡外外的張力。

因此,主角陳嘉豪逃走,Santa 捉住了他卻又不殺他,就算用空彈殼欺騙他後,他都沒被 Santa 殺害,原因是 Santa 只可以靠他的法醫知識,助他找回彈殼──那是唯一證明他在案發現場槍殺鄭安琪(李成敏飾),同時證明他跟 Rudolph(馮嘉怡飾)和 Elf(陳家樂飾)出現於毒品交易現場的物證。

尋找彈殼這個「沉默的證人」的過程,固然帶出了政府部門間的衝突,也顯示了警方內部的管理問題。Santa、Rudolph 和 Elf 三人事前沒有通知上級,他們一早收到情報,計劃搗破毒品交易。這樣已涉及未得上級批准,便私下執行任務的問題。倘若他們沒有其他警員支援,遇到毒犯頑強反抗,容易造成傷亡。幸運地,他們沒有遭受毒犯的猛烈還擊,更將他們全部當場擊斃,包括當時唯一證人鄭安琪。交易的現金和毒品,便神不知鬼不覺地落入他們手中。
 
除了重重關係的刻劃外,對於黑警的性格亦有相當的著墨。Santa 一幫人和法醫既依靠又排斥的緊張關係,加上警察內部上司對他們辦案毫不知情,以及錢銀和毒品的分配問題,往往不期然引起組織內部不和。Santa 被描寫成冷靜沉著,一心只想找回彈殼,但另一方面,卻處處等待時機,將另外涉事的同伴 Rudolph 和 Elf 滅口,所以他於手槍上裝上滅聲器,可以隨時無聲殺人──殺死知情者,包括證人,以及涉事的同伴。當他們都死了,而他又找到彈殼後,世上就再無人知道他獨吞那筆交易現金和毒品。最後,警察知法犯法,不惜殺人以取得彈殼這唯一物證,欺騙上層又滅口下屬的大計無法得逞,電影的結局以典型類型片,壞人不得善終作結。

本片以動作為主,是荷里活動作導演雷尼哈林(Renny Harlin)一向擅長拍攝的戲種,他將原來的美國劇本,改為香港版,突顯了小格局中的大問題──香港政府內部的大問題。可是小格局的設計弊病,在於未有聯繫到香港的大環境。殮房成為了全片的主場景,大部份戲都在片場內拍攝完成,香港街道的特色,並未在電影中表現出來。

或許電影想表現出香港其實是個內部充滿人事矛盾的殮房也說不定。

附加檔案大小
BodiesAtRest_1.jpg260.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