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巧妙場面經營的示範佳作



《無間道》在芸芸部門配合下所見的成績,除了演員的演技出色外,另外亦以個別場面的設計較為突出,故此也易於烙進人心之中。

其中有幾場都值得拿出來作賞析,依次先為黃秋生第一次於天台上見梁朝偉一幕(11:10至13:18),導演刻意用迴避目光的方法,來處理兩人的感情交流;也借此帶出當中不見得光的糾結──梁朝偉心中當了九年臥底的怨懟,以及黃秋生對他的愧疚。事實上,在場面的設計上,鏡頭捕捉兩人的對話,都有一個特色:就是每當向對方說話時,後者的目光都會迴避說話人,形成視線上的錯位。唯一有兩個鏡頭呈現了兩人的正視,但都以爭辯對抗的吵架氣氛告終,暗中帶出實話實說的相交方法已行不通。


這一點在場面結束前的氣氛易轉鏡頭上更可看到發展脈絡,那正是黃秋生把公文袋給梁朝偉的一刻,兩人先透過把偷聽器來開玩笑(植入體內的好不好?),來化解了先前的僵局,而且鏡頭上也含蓄地僅以兩人的目光同樣斜望前方的偷聽器,作暗場交代二人的默契盡在不言中。然後到梁朝偉發現手錶是他的生日禮物後,一方面既用言辭呼應視線上的迴避策略(我都不戴錶!),同時也貫徹地以不正視對方作結。

這種說話方式,很明顯是導演在設計場面之際,透過視覺語言來捕捉兩人不見得光的曖昧關係,令文本內外有更統一的對應配合(諷刺地他們又要選擇在天台相見,以提醒自己本質上的光明正大;這一點後來在梁朝偉及劉德華的天台對決場面,梁有明確的交代)。

另一大場面的舖排可以黃秋生嘗試捉曾志偉接貨來作分析,那是由17:55至32:20的片段。導演在最表面的層次上,自然以兩面對照的方式來進行鏡頭的調動,任何人都可一眼看破的例子為黃與曾分別知道因有內鬼而事敗,於是鏡頭均分別環視自己手下作對應,以示一平行的對接。這種對接的張力,其實導演在全段戲中均著力經營,所以到最後的爆發力才更入骨入心。

當黃秋生知道泰國人到來而發令,而劉德華已感知到有內鬼在通風報信;同時梁朝偉在試畢可卡因的純度後,發現了曾志偉耳後的耳機和警方的為同一款式,也登時明白警方內也一樣有內鬼,所以對應的張力乃一直在逐步建立。而且也可謂一直貫徹至往後的場面去,如利用大廈升降機的開合來暗示生死邊緣的留離,帶出黃秋生死於門未及關上(被曾志偉的手下認出),以及梁朝偉因門開而分神(遭林家棟一槍了結),而同遇厄運的對照處理手法。

但導演聰明的地方,是沒有恪守公式,偶爾還利用對應的邏輯來欺騙及誤導觀眾,其中一個例子是劉德華先嘗試用電話通知曾志偉,卻被黃秋生在旁阻止而未成事;及後當曾志偉離開房間去致電他人,而鏡頭又接回控制室內林家棟的電話響鈴,很自然教人以為林家棟為內鬼,不過在緊接其後的對接鏡頭,則只見曾不過用電話與前往接貨的手下聯絡,可見先前的僅屬虛招。

而這一段戲中也乘勢帶出全片的強弱易轉關鍵,當中的要旨為無論如何聰明去算計,其實千算萬算也總有一失,而且成敗的玄機往往就在身邊而不自知而已。片段中杜汶澤一早看穿有警員在監視自己,以及梁朝偉得知在龍鼓灘上貨都是從小混混身上知曉,可見人算不如天算以及智慧來自小人物的雙重主旨。而這一點也和其後的安排一脈相承,包括杜汶澤才是真正猜到梁朝偉臥底身分的一人,更遑論劉德華要靠一直看不起的林家棟打救相若。

以上正是一些從《無間道》經營場面上所見到的心思。

附加檔案大小
InfernalAffairs_14.jpg71.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