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經典,致敬經典,回歸港片──《無雙》在大陸熱爆說起new



【本文披露劇情】

截至10月15日止,《無雙》在大陸票房已收人民幣九億六千五百萬元,突破十億肯定沒問題,要破王晶《賭城風雲3》(2016)十一億一千七百萬元的港式題材電影在中國大陸最高票房紀錄也應該不成問題。而且,這次莊文強比王晶強的是,中國大陸輿論滿口皆碑,咸認為是「港片回歸」了!

筆者觀看《無雙》是在廣州一家影院可坐二百多人的巨幕影廳,連第一排也坐了好多觀眾,二十多年前熟悉的場面彷彿回來了似的,甚至有著當年午夜場的感覺──是的,那是香港電影「黃金十年」的時代──這其實是《無雙》首映日,當白天網上好評出現而且是接二連三地出現時,觀眾的眼球開始被吸引住了,這樣一來,地處黃金地段的影院晚上七時許的「黃金場次」焉能不爆?


莊文強對自己執導的這部《無雙》要上映了,信心滿滿。他於1968年在香港出生,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很早就是香港電影業的一員,成名的是與麥兆輝合作的《無間道》系列、《竊聽風雲》系列。莊文強第一次單獨執導的電影是2010年的黑幫喜劇片《飛砂風中轉》,首次挑大樑。據稱《無雙》正式公映前的內部試片反應已十分熱烈,發行方亦大受鼓舞,認為影片會被大多數觀眾歡迎,特別是主演者之一周潤發十分搶鏡,被認為是他從荷里活返港發展後表現最佳的一部電影,重現昔日風采。

果然,《無雙》成為本年度中國國慶檔期之冠,壓倒了張藝謀扛鼎之作《影》,更將國慶檔期首日便以過億票房佔據首席的《李茶的姑媽》甩至第三位。更可喜的是,中國大陸輿論對《無雙》好評如潮,紛紛以「港產片認真起來,還是能甩內地警匪片好幾條街的」、「原創港產片日益頹靡的現狀,也是《無雙》口碑獲稱讚的重要外部原因」、「發哥雙槍暴走那一幕,宛如重回香港電影最叱吒風雲的年代」、「一部全面致敬周潤發的影片,能看到《賭神》、《英雄本色》、《縱橫四海》、《喋血雙雄》」、「周潤發在這部影片裡既是智慧的產物,也是發動人生的引擎」、「小馬哥重出江湖,一代周潤發,君子世《無雙》」、「單飛莊文強終於拿出他迄今為止最佳之作」、「警匪片的敘述格局有所拓展,而連番反轉再反轉盡顯編劇匠心巧思」等,對該片、對莊文強、特別是對周潤發溢美之詞不絕。

中國電影市場有兩個檔期是最重要的:一是春節檔,二是國慶檔。也就是兩個一連七天的假期、中國內地所說的「黃金周」。這個檔期強敵環伺,既有張藝謀籌劃五年之久、尚未公映便擁有好評的《影》;也有近年來冒起、屢屢以喜劇奪得票房之冠的開心麻花出品的《李茶的姑媽》,還有中國人氣甚高的藝人包貝爾首次執導的《胖子行動隊》,以及動畫片《新灰姑娘》等。《無雙》於9月30日公映,剛開始時中國觀眾並不看好,特別是如今觀眾是以「九五後」、「零零後」年輕人為主,周潤發、郭富城對他們來說遠不如「七零後」、「八零後」的觀眾有一種情懷──毫不誇張地說,這兩代人是看周潤發長大的。不過因為好評,《無雙》公映次日(10月1日)票房逆轉、攀升,搶佔票房首席。「港片在國慶檔期領先,是好幾年未曾出現過的事了!」廣州一位影院經理說。


《無雙》叫好叫座,首先令人驚訝的是劇本。在影片上半段,導演把假美鈔的製作過程鉅細無遺地一一呈現,使觀眾大開眼界。中國大陸電影審查甚嚴,2010年香港電影《歲月神偷》因為有個「偷」字,幾乎連片名都不通過!八年過去,可見在中國電影審查上確實有了進步。儘管觀眾中絕大部份人對如何製造假美鈔、過程中需要用什麼紙、什麼油墨、製造假水印之難如何破解、真美金裡面有什麼防偽鈔奧秘等等一竅不通,但影片均詳盡交代,令觀眾看得津津有味。畢竟,如此尖端、複雜的做假工藝非「專業人士」不可。莊文強刻意這樣安排,除了在資料搜集下足功夫外,內容上也要給觀眾在目睹這個「高、精、專」的做假工程時,有一種「被征服」感。當然,專業做假技藝與影片核心人物「畫家」有關。

電影以一個製造偽鈔的犯罪集團為故事核心:開場時,李問(郭富城飾)因為使用假美金而在泰國被捕,送回香港警方調查。但對於製造假鈔集團幕後主持人「畫家」究竟是何人,各方都茫無頭緒。因為全球警方都沒有「畫家」的任何資料,僅有一張他的模糊照片,根本不能分辨其貌。根據李問口供,外號「畫家」的集團首領名叫吳復生(周潤發飾),作風低調,智勇雙全,但手段狠辣。然而,隨著劇情發展,究竟誰才是「畫家」便變得愈來愈蹊蹺,是李問還是吳復生?

蹊蹺懸疑還不止於此,因為影片中也有個女畫家阮文(張靜初飾),這個阮文一開始就一直在李問身邊;而且還出現了三個阮文!其中一個是在泰國被李問救出的秀清(馮文娟飾),她被燒傷毀容後,換了一副和阮文一樣的面孔,護照上使用的名字也叫阮文。為什麼會出現三個阮文?影片中真有吳復生存在過嗎?與吳復生一模一樣的警察吳志輝(周潤發分飾)又是怎麼一回事?十分燒腦卻又引人入勝。或許正是如此,引得不少人一再重看。影片懸念一直保持至最後,真正的阮文不過是與李問關係普通的鄰居,不是李問口中所說的戀人。那麼,向警方一直作「交代」的李問無疑在虛構出另一個「畫家」……

《無雙》是香港電影近年傑出之作,它對「真與假」在感情上、生活上和現實中的哲理性啟示,尤以通過顯然深思熟慮的對白作了點睛式的詮釋,或令人感動,或使人沉思:例如「一個正常男人對著最愛的女人,不撒謊怎麼過一輩子」、「這世界上只有一個梵高,沒有人在意第二個、第三個」、「你想當主角?一百萬人中才有一個」、「任何事情,能做到極致,便是藝術」、「有時候,假的比真的好,只要我們盡量愛得真一些不就行了嗎?」到了最後,結局讓人唏噓。而好電影會有些對白成為經典,一如周潤發在八十年代《英雄本色》中那句「我等了三年,就是等一個機會。我要爭一口氣,不是要證明我比別人威風,我是要告訴人家,我失去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雖然已經過去三十年,但再次看到這個畫面,聽著這段台詞依然會熱血沸騰。顯然,莊文強通過《無雙》,在強烈地表達了「黃金十年」時期的港片要回歸。

對於不少觀眾而言,看到《無雙》中的周潤發重新煥發出當年瀟灑風采,以及全片節奏緊湊、情節曲折、人物出色,那種驚艷是極其享受的事情。影片故事採用了反轉再反轉的敘事方式,亦因為有著脫胎自《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 1995)和類似《搏擊會》(Fight Club, 1999)的感覺,或許一些人會認為《無雙》原創性不足。然而,《無雙》始終是近年來最出色的港片,那是無疑的。


不少觀眾形容《無雙》充滿「港味」,展現出當年港產片的獨特風格。所謂「港味」,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初香港電影「黃金時期」集中表現出來的一種感覺、一種成就,是香港和香港人的生活態度、行事方式和片中主角人物的命運或核心價值的生動呈現,進而形成那時的生活方式,而多種類型電影都曾經展現出多姿多采的「港味」。突出代表是周星馳的「無厘頭」、周潤發的「Mark 哥」形象和不甘接受命運擺佈的拼勁,哪怕是「五億探長」雷洛這樣的題材,都是描繪這些人物如何與命運爭鬥。這對當時中國內地年輕人而言,是一種吸引力和魅力。

《無雙》劇本第一次給了周潤發看後,他就立即接受了,因為他看得出,角色是為他而寫的,亦正亦邪的氣質在他身上會散發出特別的魅力。其實,何止周潤發?梁朝偉、張國榮身上也有這種氣質。實際上「港味」更典型的「標準」或「分辨率」是人,而不僅僅是地標式的油麻地、尖沙嘴或中環,或市井的茶餐廳又或乾炒牛河。影片中的主角人物才是香港多元、包容和價值觀的綜合呈現。當這種「人味」有了生動、入世的呈現才可能獲得觀眾認可。當香港新生代男演員至少在目前找不到這種氣味、這種型格、這種「亦正亦邪」的感覺時,何來「港味」?

另外一種港產片獨特味道和風格可見於《無雙》的一場戲,導演拍攝兩個假鈔黨成員無所事事,人家都在忙於鑽研如何令假鈔看起來更真時,他倆卻在玩扔螺絲釘入罐的遊戲,不禁令人想起杜琪峯《鎗火》的黑幫兄弟在走廊踢「紙球」一幕,那種自娛自在,再壞的人也有屬於他們的好時光。這些看似閒筆式的描寫,正是中文電影中只有港片才會有凸現出來的「細節」。當《無雙》給予觀眾這樣的人物、這樣的「閒筆」時,無論香港或中國內地觀眾(尤以看港片長大的兩代人)看了本片,都很容易有種欣喜的感覺。

莊文強過去與麥兆輝拍擋合作,《無間道》系列、《竊聽風雲》系列都得到很高評價,賣座也不錯。編劇出身的莊文強對劇本的要求嚴格,十分在乎對人物的描寫。例如當年麥兆輝完成了第一集《無間道》劇本交給他修改時,他對人物便作了更深入的描繪,對分別由劉德華、梁朝偉飾演「黑白」臥底的處境、性格和命運有著深刻的塑造,令影片成為警匪類型的經典。《無雙》成功,肯定是莊文強將會有進一步發揮的鋪墊:很多觀眾都在期待《無雙前傳》或《無雙2》的出現。

(原刊於提前出版的《亞洲周刊》10月21日第三十二卷第四十二期)

附加檔案大小
ProjectGutenberg_4.jpg290.62 KB
ProjectGutenberg_5.jpg201.65 KB
ProjectGutenberg_6.jpg175.23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