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祈禱落幕時》(二):推理為幌子 親情為核心 |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當祈禱落幕時》(二):推理為幌子 親情為核心new



導演福澤克雄完全明白《當祈禱落幕時》是《砂之器》的另種投影,尤其在視覺風格上,上半部份便緊跟1974年野村芳太郎執導的《砂之器》,如前半段偵查部份,不斷在滋賀、能登和琵琶湖等地穿梭,高角度大遠鏡拍攝松宮在街巷中行走,用日誌式大字幕交代調查進展等等,意念無疑來自野村芳太郎版《砂之器》。

當祈禱落幕時

然而,福澤克雄卻處處展現自己處理敘事、場面和鏡頭的功力,如此複雜情節,節奏推展如行雲流水,蒙太奇和鏡頭運動用得出神入化。有些地方細微得不著痕跡:隧道和橋兩段,相互呼應,拍出了咫尺天涯的孤寂,看一次心痛一次;那客貨車推鏡和帳縫著火的大遠鏡,微妙對應父女間的關鍵時刻。人物把握到位而不過火,令老戲骨小日向文世、松嶋菜菜子和飾演少女博美的演員櫻田日和都有脫胎換骨之感。

導演福澤克雄深明東野圭吾獨到處是,藉探究一個人的內心隱衷,解開了另一個人的內心鬱結,兩人的遭遇、命運和隱藏秘密,都是對方的倒影。他由一張合照開始,提示兩人框在一起,後又處處巧妙地將恭一郎和淺居博美連成一線。鏡的意象後來輕輕托出:恭一郎在玻璃反映中頓悟,淺居博美在鏡子面前露出真身,最後兩人圓合在玻璃反照的舞台劇倒影裡,都展示了完全迥異於電視質感的層次,準確有緻。

用這迂迴方式來論述,一是,不想劇透,但箇中倫理和因果,讀者大概抓著輪廓,二是,東野圭吾雖擅長推理,寫的始終是現代家庭中的親情,故從不掩飾其受松本清張作品影響之餘,卻同時點出了時移勢易,現代親情的糾結和複雜性。

當祈禱落幕時

其實東野圭吾的加賀恭一郎系列,一直秉承著懸疑推理為輔,舐犢情深為實的路線,「表面是非常的犯罪,究其根柢卻是最常態的親情所致」。《新參者》便用上了九個家庭來貫穿一宗命案,恭一郎在查案過程中,揭開了不少家庭中隱而未宣的愛意和苦衷,作為新參者的他自言:「每一件事件真相當中,都有值得學習的東西。」除了緝出真兇,主脈絡倒是各涉案者在案件中的成長,甚至負責的警探上杉,面對自己作為父親的憾事,道出了個人的反省。

《當祈禱落幕時》用上兩個家庭、兩個母親、兩個下一代,作平行觀照,恭一郎和博美同被母親遺棄,卻有幸有不幸,一個在隨隨上升,另一個則緩緩墜落,而且今趟能有所學習和成長的,正是恭一郎自己,落筆非常高章!


參看:
《當祈禱落幕時》(一):《砂之器》的倒影?

續:
《當祈禱落幕時》(三):愛的絞殺 橋的轉化

附加檔案大小
CrimesThatBind_2.jpg169.03 KB
CrimesThatBind_3.jpg307.6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