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論盡王佳芝的權力慾



關於《色.戒》改編上、以及人物經營上的細緻分析,影評人李焯桃朗天的文章已析之甚詳。是的,李安在編排佈局上花了不少心思,令到電影呈現出與原著不同的面貌──既改為以男性角度為中心,同時亦突出了王佳芝(湯唯)對性愛歡悅的執迷。



不過,我認為這種對性愛的處理,不一定代表窄化王佳芝的刻劃,甚或可以開展另一重的論述脈絡,把她視之為對權力操控術的殉道者。我的意思是當大家都執著於性與愛成分的糾纏之際,個人認為李安其實提供了更遼闊的想像空間,讓大家可以自由揣摩王佳芝的「變節」可能性,供人自由閱讀。

從權力慾的體味出發,《色.戒》中王佳芝的成長進程,不止是一步一步向權力中心靠攏的歷練。由不懂得演戲開始,到搶奪了好友的女主角位置,進一步把鄺裕民(王力宏飾)鎖定為囊中物。

然後在與易先生﹙梁朝偉飾﹚及其太太交往的片段中,王佳芝很快便發現自己是一天生演員,此所以,當知道易家突然要搬回上海,那份失落感遠遠較獻上初夜的對手並不是鄺裕民來得深重。

而殺錢嘉樂一場的震撼,不在於王佳芝的受驚,而是驚醒了她的甜夢──原來過去的一切都是徒然的愚妄,自己心儀的對象,乃至身旁的男伴友儕,原來全是窩囊廢的小腳色,從而被迫進入夢醒時分,所以她也立即要離群自處以重覓新生。

 

所以當在上海重新投入「工作」後,觀眾可以看到王佳芝又再精神煥發,因為在亂世中一名漂泊女子,最大的表演舞台也不過在男人身上。我覺得李安有刻意提醒我們,王佳芝對權力慾的渴求絕不簡單。

從反面上看,李安故意強調王佳芝一直在麻雀桌上輸錢,已說明這種傳統女人芝麻小事的舞台已絕不能滿足她;從正面上,王佳芝先盲打誤撞進入了易先生收藏重要文件的機密書房,後再發嬌嗔表示要入易先生的辦公室等待。


從正反兩端不約而同顯示出她對權力的欲求。當然最後的放人場面確是重要的反高潮,因為那時候她已完全明白到自己與易先生的依存關係──沒有了易生生,她甚麼都不是。究竟那是勝利後的徹底虛無?還是其他?不過,大時代下女人的悲哀,大抵也離不開主角身分原來也不過如是。

以上是一種另闢蹊徑的解讀方向,它不是我最鍾情的閱讀,但我想以此說明好的電影,正是因為可以有種種自圓其說的不同可能性,那才教人動心。

 

原文刊於【亞洲時報】

附加檔案大小
LustCaution_15.jpg41.64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