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外傳:張天志》:我要做個「道德撚」new



坊間對《葉問外傳:張天志》的評語,不外乎「劇本差,武打好」,大有不要挑剔劇本之意。說得太細眉細眼,還可以說是挑剔,但假如是重要的描寫呢?

故事緊接著《葉問3》,張天志本仍接些刺殺或伏擊工作,但有不對付女人小孩及好人的原則,不過這也不夠,他決定只做正行,開士多。原因:「我想做個普通人」。全片說了兩次或更多。


張天志這個角色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他在《葉問3》的形象,是一個無道德人物,是 amoral 無道德,而不是 immoral 不道德,加上他有高度自律,只求達到目的,我絕不會用「利慾薰心」去形容他。

問題是,《葉問3》一變成《葉問外傳:張天志》,張天志就「立即變白」,變成葉問一般的聖人,看不出編劇(黃子桓及陳大利)有幾多解釋,頂多見到張大志憶起和葉問決鬥的片段,尤其是將他打敗的幾招。

關鍵就是「普通人」這個詞。我們活在太平時世,心中想的「普通人」是不犯法為先,不害人騙人為次,而這兒的張天志,也是想這樣過活,問題是在亂世這樣做,你並不是要求自己做個「普通人」,而是做一個「道德撚」。

甄子丹的葉問,如何在戰亂或貧窮保存高風亮節,構成戲劇張力,但他沒有把自己看成一個普通人。

《葉問外傳­》故事安排張天志在踏著單車送貨時,電光火石之間才會沾上柳岩及周秀娜的渾水,令人覺得他不是多管閒事,這點我覺得可以。但看他被安排到酒吧街工作,未入酒吧門口,便已對水兵及吧女的拉拉扯扯,感到側目,明顯看不起賣笑行業及風塵女子。開始了工作,洋客人還未羞辱他,倒是他擺出一副傲骨,連撿打火機也當成是恥辱。

就用回「不要挑剔劇本」的思路,看看武打,其實張天志不只在文戲變了葉問,就連打戲也變成他的模樣。《葉問3》的他,為了揚名立萬,伏擊或挑戰武林大佬,而他的招數狠毒,廢人武功。到《葉問外傳》面對著反鎖大門,縱火燒士多的僂儸,他卻打得很鬆手。喂,他們要殺你全家!(隔壁的棉胎舖居然沒事。)

王家衛《一代宗師》及甄子丹《葉問》系列的武打,一個主要的分別,是王家衛的葉問懂得「減少」對手的道理。雨中的首幕,他以一敵眾,他打的不是對方的肉,而是對方的骨,所以刺客被他打了,無法再次進攻,這樣打才能解困。

跳至《葉問外傳》,張天志不只打得點到即止,上差館後,警察說出張天志在《葉問3》的船廠毆鬥也曾被捕。對了,船廠毆鬥就是因為葉問之子被壞人捉走。那次記憶猶新,張天志得罪了惡人,居然沒有保護兒子的自覺。

能夠不批評劇本嗎?就把責任平均分配吧,黃子桓及陳大利就是以食飽無憂米的目光,去看三餐不繼的亂世,所以才會有這種「普通人」痴想。至於陳大利,且不說他和一人或多人合編的劇本,就連他自編自導的《黃金花》、擔任唯一編劇的《大師兄》,對社會的描寫也很稚嫰,充斥小確幸式的溫情。不得不說大家對他太鬆手,最怕是這種低標準,習非成是,拖低未來的標準。

附加檔案大小
IpManMasterZ_1.jpg199.11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