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尋梅》導演及公映版比較(上)



(大幅度劇透)

《踏血尋梅》是2015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閉幕電影,事隔大半年才於12月3日作正場公映。香港正場公映最特別的地方,是同時公開「導演版」(120分鐘)及「公映版」(98分鐘)。筆者想在此討論兩個版本的分別,而筆者的觀看次序是導演版、公映版、導演版、公映版。如果在推出影碟後才做比較,會有更準確的觀察和更準繩的數字,但筆者決定趁影片仍在公映就以較粗略的觀察為文。


香港國際電影節、電影節發燒友、金馬影展,以及台灣正場都是放映「導演版」,這個版本由翁子光及朱嘉逸剪接後,再由廖慶松作修飾,廖慶松在片中的銜頭是「剪接指導」。不過片主認為此版本過長,張叔平把電影剪接至98分鐘的「公映版」,他的名銜也是「剪接指導」。金馬影展及台灣正場公映比香港正場早大約一個月,翁子光想香港觀眾都可以看導演版,於是便有兩版齊上的情況。此外,香港傳媒報導《踏血尋梅》在金馬影展角逐時,甚少提及金馬播放的是導演版。

不只「減」也有「加」

公映版的片段不是完全出自導演版,臧Sir(郭富城)和女兒坐巴士時,女兒不小心說出媽媽(梁小冰)的男朋友很久都沒來過,臧Sir 追問,女兒做出「封口」的動作時,導演版是用正面拍,公映版是從側面,這一場公映版較多用側面的鏡頭,導演版較多正面的鏡頭。

佳梅母親美姐(金燕玲)到酒樓上班時,路過廚房,調戲一位沒穿上衣的廚師,廚師答,她也可以不穿上衣。導演版中,美姐舉起中指說「嗱」,廚師叫她不如約個時間一起玩。公映版也有「約個時間」,但美姐舉起中指時的回答是「X你」。這跟巴士的例子一樣,多數是用了另一個 take,公映版這一句粗口比導演版較能對應「約個時間」。

佳梅(春夏)被男友(李逸朗)叫出來和他正印女友當面對質後,佳梅回到所住的屋村但沒有回家,和小女孩玩搖搖板,期間有一個鏡頭是佳梅姐姐半夜醒來,查看電話。姐姐的鏡頭在導演版非常短,公映版則長得多,其實筆者在第二次看導演版時也看不出那人就是佳梅姐姐,公映版表現到姐姐擔心佳梅。可見公映版不只從「減」來把故事說得更清楚,更會「加」。

臧Sir的支線

臧Sir 的改動是所有角色中最大。公映版將臧Sir的前上司(艾迪)完全拿走,在這一段臧Sir 說出他不想相信兇手是惡魔、重覆了他不明白佳梅自己想死,亦回憶十年前另一宗碎屍案。那案件是前上司帶領臧Sir 去查,死者受嚴重虐待後被肢解,人頭藏在背包內。死者的女兒沒死,但也傷痕累累。影片結尾,臧Sir 和前妻及女兒去動物園,重遇這位孤女,她已長大,在動物園工作。公映版沒有動物園一段,臧Sir 只會在緊接的場面,向佳梅母親說他剛和前妻女兒走了一整天,但沒提動物園。

臧Sir 和前妻的關係,在兩個版本或會有不同解讀。臧Sir 用佳梅的電話發訊息給她父親後,臧Sir 約前妻於冰室見面,哭訴他不敢說出佳梅已死。公映版中,前妻叫臧Sir 和她一起出席家長日,臧Sir 問「方便嗎」,這場便完。但導演版還未完,前妻溫柔地勸臧Sir 多點睡覺,養足狀態出席家長日,便先行離去。臧Sir 非常高興,更要求為另一顧客付帳。加上動物園一場,導演版對臧Sir 和前妻能否復合比較樂觀。公映版沒那麼樂觀,但不能說是相反,因為公映版保留了臧Sir 和前妻及女兒玩了一整天的口述,比起過去前妻只想他接送女兒上興趣班,已有相當進步。

刪去前上司、動物園、縮短了冰室見面,客觀結果是減少了臧Sir的出場時間。筆者雖然無法計時,但感覺到在公映版中,即使臧Sir 在「場」,他在「銀幕」的時間相對上較導演版少。如此種種,把臧Sir 及阿聰(白只)出場時間的差距拉近。白只在金馬影展中奪得最佳男配角,雖然無法推斷如果金馬影展採用香港公映版,白只會否被提名甚至獲得最佳男主角,但從公映版來看,筆者覺得白只可以在其他頒獎禮角逐最佳男主角。

說一次就夠?

公映版似乎有種「說一次就夠」的方針,臧Sir只用口提及和妻女玩了一整天、不必有動物園片段是一個例子,阿聰提及佳梅懷孕亦然。阿聰說自己原來殺多了一個人,畫面接著出現一個胚胎,但導演版在這個胚胎鏡頭前,阿聰還說了一句「原來佳梅有了孩子」。公映版有去蕪存菁的心態,刪去可有可無的對白、質素不高的笑話(煙鏟和警花談 Facebook),也大手地在很多場面斬頭斬尾,例如臧Sir 在警車說出他在搭順風車及要去哪兒、兇案現場街頭街尾的鏡頭、阿聰未入警署前在樹下仰望等等。

「說一次就夠」或去蕪存菁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刪就一定好,留就一定不好,慕容(蔡潔)是一個有趣例子。在導演版和公映版中,觀眾應該都會猜想,條件很好的慕容玩弄阿聰的感情會否令阿聰遷怒於佳梅,然後兩個版本都清楚表示慕容最終都願意和阿聰做愛。公映版對慕容大刀闊斧,雖然開始和結果和導演版大同小異,但過程卻大為不同。

導演版慕容一段的舖排:一、神童開講述阿聰和慕容相識經過(這一段公映版刪走一些鏡頭、亦調過鏡頭次序,但情節基本無異)。二、神童開偷窺慕容如廁,被阿聰掌摑,慕容回到阿聰房間說自己將和一個有婦之夫移居美國。慕容拒絕和阿聰做愛,只可以手交。三、警花(楊詩敏)從慕容的Facebook 查到她因為失戀回到香港。四、阿聰請慕容看演唱會後開車到海邊,慕容說不會因為門票就和他做愛,然後走進海裡游泳。五、慕容上水後主動獻身。四和五即使發生於同一晚,但中間隔開,未到五,觀眾會以為慕容會繼續拒絕阿聰。

公映版在偷窺及掌摑後就暫時不提慕容,下次提就去到是警花查到慕容的 Facebook。即是說「板間房、去美國、回香港」的時序在公映版非常模糊,甚至未能肯定說慕容去美國是她認識阿聰之後。板間房一段描寫了慕容玩弄阿聰,刪走這些也減低了慕容對阿聰的傷害。但要是從「說一次就夠」的角度,慕容獻身時說的「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嗎?」就能表達她一直都拒絕和阿聰做愛。


續:
《踏血尋梅》導演及公映版比較(下)

附加檔案大小
PortOfCall_2.jpg118.6 KB
PortOfCall_3.jpg89.48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