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眼前人》:何懼親密



導演:崔允信
編劇:賴月珊
演員:梁家輝、鄭雪兒、林美貞、張穎康


近兩年,影評人有不少關於香港電影中受挫男性角色的討論,電影評論學會零二年結集便特闢一章「被動之男」收錄此類評論,零三年刊不但有影評成章,更有一宏觀分析的長文,兩者用題相同——「無能男」,可算一目了然。也難怪大家樂此不疲地撰文,確鑿的影像證據,加以政經現況、社會氣氛及現實中的兩性關係,交織與互動之下,是辯不倒的思想結果。


主流電影確有巧妙反映現象的本事。可就如此接受了嗎?還是有些憤憤不平,期待具備反抗意識的電影冒現,甚至只讓人看到一點主動、尖銳的態度亦好……。《追蹤眼前人》應該是吧?它沒有把男人貶作戲謔的對象,也沒有將他的不幸糟蹋成逗樂場面,最重要的,男主角不固守逃情的虛飄;而縱使逃情時,他的性能力也沒有問題(並且主動運用,娛人娛己)。可以說,《追》片在表達男性窘境方面,予以比較理智而獨特的思考,不跟隨吹捧小男人的風氣。


重看導演崔允信的前作《憂憂愁愁的走了》(2001),已具這種不卑不亢的人物,小記者苦戀的落空,牧師先生於使命和家庭的挫折,情感描繪都很專注、節制(所標榜的Dogma形式倒不那麼重要)。《追》片在人物上可見延續抒寫的心機,前作終結時牧師決意尋找離家的妻子,此次是求得愛人歸後的聚散無常,狗仔隊頭目(梁家輝飾)更是《憂》片牧師、小記者和女主編的混合體;而由前作的三線分枝匯聚為以頭目為重心,從九七前後橫跨多地集中作香港一城的五年紀事,無疑要把傷痛挖得愈深拖得愈久。可幸崔克制的寫情風格得以承接,角色經歷困惑、麻木、猶疑……,逐漸提昇為尋索之旅。敘事沒有淪為偏執狂的犧牲品,它展示男人的卑微,但最後助他重建尊嚴、展現力量。


梁家輝的頭目角色真是好堪玩味,身為中生代男人本就處境困頓,寄望少年後輩?他們表面輕狂,實際早已糜爛衰敗,何況媚外和亂倫兩大族群分裂的病徵相繼出現,他如何收復爛攤子?不自量力的幻想並非沒有(傾慕者因他冷漠才嫁予外國男人,新婚前還強留他過夜,便如《憂》片的男留學生隨時搭上洋妞般失真),可頭目終究學懂自嘲,舊愛離開自有追求和生息,他坦承自己的影響力原來微乎其微;而比脫離往事糾纏更需要勇氣的是接受那年青女子的愛,建立和享受情愛關係是由麻木走向進取的一大步——其實,又何只是愛,當是盡一己之力承擔重整秩序、為後輩解除魔障的天職啊。


在打掉孽胎的倒數下,戰鬥格的雄性影像若隱若現,《追蹤眼前人》(和《憂憂愁愁的走了》)發揮反抗元素,容或位置邊緣,容或韌力未明,只要擺下立場,發出信號,自有記認。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