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馬狂想曲》在懷舊中繼續上路



導演:韋家輝
編劇:歐健兒
演員:劉青雲、古天樂、張柏芝、陳小春、蔡卓妍、鍾欣桐、鍾麗緹

許冠文是我的偶像。但我真正走入戲院看的第一部許冠文作品是《歡樂叮噹》,沒法子,年紀尚幼,無緣進戲院一睹萬人空巷觀賞的《鬼馬雙星》、《半斤八両》及《摩登保鏢》,兼且觀眾「笑到轆地」的場面。許氏兄弟喜劇給我的記憶,是我十多年前開始租看影碟影帶累積而來,電視gag show《雙星報喜》因重播而僥倖看到,至今也是我的精神食糧;縱然過去有影評說許冠文的電影是電視gag show的大雜燴,但我仍然樂此不疲。

對韋家輝因《199》中的一段而開拍《鬼馬狂想曲》,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熱切期待!很有興趣想知道究竟此片如何勾起我對許氏兄弟的記憶,雖然我沒有七十年代的集體觀影經歷,但八十年代的好戲重溫自覺應相距不遠吧。然而我又有另一個疑惑,八十年代末以至九十年代出生成長的一代,喜劇偶像已由許冠文變成周星馳,他們會對《鬼馬狂想曲》有怎樣的理解?韋家輝於此時此刻拍這樣一部懷舊片又是否冒險?

大人細路都看得高興

答案是否定的。那天我入場觀看《鬼馬狂想曲》,發現這竟然是一家大細扶老攜幼的活動,而不是七十年代成長一代的專利。劉青雲不錯是有《鬼馬雙星》的許冠文造型,《鬼》片的佈局亦加插《摩登保鏢》的零星段落,主線則由《半斤八両》的私家偵探開展,後現代的拼湊把三套電影堆疊在一起,驚喜之處是七十年代的笑位仍然生效,而且是眾聲喧嘩,全場捧腹,很明顯,沒有七、八十年代集體記憶的「小朋友」亦看得高興,由此看到韋家輝的功力。

電影由三兄弟開始,以神仙蝦米波波(張柏芝飾)承接,中間又有奸人堅(吳鎮宇飾)後巷打劫,筷子姊妹花(Twins飾)延續風騷,肉彈狄娜(鍾麗緹飾)再度性感,七十年代的影像與人物,上接有真人賣弄《七擒七縱七色狼》的浴室偷窺,下接有CG特技《侏儸紀公園》的垃圾蟲扮恐龍追逐,以及《哈利波特》的生神仙變魔法戲謔;故事來得輕鬆,但導演有野心將六十年代以至今時今日的觀眾群共冶一爐,適度的挪用以至再創作都恰到好處,成功的地方,在於即使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對同一片段有不同閱讀,但本片的目的已然達到──投入狂想,暢懷大笑。

「後後九七」的小人物再次有夢

把《鬼馬狂想曲》放在年頭公映,的確聰明,讓笑聲送舊迎新。年尾的《金雞2》同樣是重現集體記憶,卻以2003年的事件堆砌,時間迫近難作定案而未免支離破碎,不能承接首集橫誇廿載的張力。《鬼馬狂想曲》明智之處是它洞悉到七、八十年代媒介文本對集體記憶以至身份認同的影響力,是故重塑當年的人物故事,創作今日的電影題材,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影片能讓上一代緬懷,亦教新一代明白,以前的電影曾經精采,寄語今天難關下總有出路,因為昨日的喜劇狂想,也是今日的時代印記。

小人物仍然存在,也仍有活力。《金雞2》與《鬼馬狂想曲》或許有相同調子的結局:未來有劉德華做特首,也有香港人上月球。2004年電影內容的展望可能仍有小人物式的幻想,而幻想縱使偶有不切實際,卻反映了電影人以至普羅大眾仍然有夢,如此一說總好過「後九七」論述當中的大限未完而繼續失憶;今天我們多了幻想,因2003陰霾似乎稍退,漸有空間。杜韋世界的一向宿命真的重新調校,《PTU》以至《大隻佬》可以是導演自覺或不自覺的「後後九七」預告,《鬼馬狂想曲》則是在懷舊當中,隨著《大隻佬》了因在該片結尾放下一身肌肉,輕鬆上路。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