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會》的對立與扭曲



究竟《黑社會》中阿樂(任達華飾)的角色是否影射香港新任特首曾蔭權?英文片名 Election 是否影射香港特首的小圈子選舉?抑或,那其實是對應導演杜琪峯本人2005年參加的藝術發展局界別委員選舉?

我想一切不該太認真吧,正如王家衛在《春光乍洩》末段加入鄧小平逝世消息,觀眾不必便以為《春光乍洩》是一部九七電影一樣,《黑社會》的現實對應/暗示可能,不妨放輕鬆一點看,聊供笑談可矣。

自從多年前中國領導人一句「黑社會也有愛國的」,香港人該明白兵賊遊戲,在回歸前和回歸後可能是截然不同的玩法。電影中這新舊的交替以另一句「愛兄弟還是愛黃金」表達;當然,這也是傳統的義利分歧,完全可以用類型消化,杜琪峯的聰明,便是藏曖味於曖昧。

2003年,江湖傳聞杜琪峯會拍一部回應《無間道》的電影,集合劉德華、黃秋生、古天樂、劉青雲和張栢芝主演,兩年之後,這部原本據稱長達六小時的《龍城殲霸》改以《黑社會》之名(內地上映片名《龍城歲月》)參展康城電影節,沒有劉德華,但有任達華和梁家輝。難道真是要拍一部東方《教父》(The Godfather, 1972)才對?

不少看過《無間道2》的人都覺得,影片故事和不少場面和《教父》相似,傳聞中的《龍城殲霸》,據説便是一部要媲美《教父》的作品,不過,大部份看過《黑社會》的觀眾大抵不會想起《教父》,反而可能會想起杜琪峯另一部作品《鎗火》。

面對多產的杜琪峯,論者很容易傾向為他的作品分類,其中一種近年常用的分法便是:杜導一手拍商業賣座片,另一手則拍有他簽名的作者電影。前者的代表作是《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嚦咕嚦咕新年財》、《龍鳳鬥》;後者的代表作便是《真心英雄》、《鎗火》、《PTU》和《柔道龍虎榜》。

前者通常都有港產片票王劉德華,後者即使有口碑,也大多不賣座。設計上,《黑社會》顯然是兩條線的結合──是杜琪峯企圖拍得叫好又叫座之作,雖然最終沒有《無間道》那樣的一眾影帝陣容,但史詩式的原布局(原本構想是由二十世紀初一直拍到八十年代)、緊湊的節奏、工整的結構、戲劇化的場面,都是依黑幫類型片公式吸引觀眾的姿勢,在在説明了杜導今次沒有偏取個人情懷,像拍《真心英雄》或《柔道龍虎榜》時那般使性子。

結構上,《黑社會》可以完整地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由片首眾頭目酒樓討論龍頭選舉選誰到拉票,再到選舉有結果;第二部份由大D(梁家輝飾)不服氣爭龍頭棍,到五護法百里接力送棍到阿樂手上;第三部份由兩人談判在交通燈前停車等轉燈,往後直到水塘動殺機。(國內版刪減了黑社會儀式和暴力場面的十二分鐘,結局安排阿樂被捕歸案,但港版結局時阿樂依然逍遙法外,下場如何要看可能不會在國內上映的《黑社會以和為貴》。)

這三個部份每個都有一場重頭戲:第一部份是鄧伯(王天林飾)請茶,慫動眾元老舉手選阿樂;第二部份是 Jimmy 仔(古天樂飾)和飛機(張家輝飾)亦敵亦友,深夜街頭互鬥退敵;第三部份當然便是在水塘阿樂用石頭砸死大D,旁觀猴群也擾動色變這一場了。(國內版大大刪減了這一場的暴力和戲劇性,觀眾相信無法真切體會杜導用心所在。)

第一部份杜琪峯照足黑幫片類型拍攝,純熟的場面調度和運鏡,人物性格的營造(如安排飛機呑吃湯勺)和對比,成功建立影片的基本氣氛。這裡,阿樂被描寫成一個重義氣,大局為重,以和為貴的舊式大哥,大D則是滿臉私慾,輸了不服,躁狂拔囂的龍頭。兩人的對立也是義利的對立,卻不是單純的對立(分析見於下)。

第二部份他開始滲入他的簽名式,五人接力運棍的戲,根本便是《鎗火》五保鑣護主的變奏,不同的是:《鎗火》裡的五人(黃秋生、吳鎮宇、張耀揚、林雪和呂頌賢飾)是失去了固定的主人,臨時組合的浪人兵團,《黑社會》的五人(古天樂、張家輝、張兆輝、林雪、林家棟)則是有主有位,但臨時組合和忠於職守則一樣的現代武士團隊。任務放在他們面前,都表現出那不完成勢不休的精神。《鎗火》英文片名是 The Mission,《黑社會》第二部份這一節,又何嘗不可以這樣叫呢?

至於運棍的動戲和黑幫頭目被關進拘留牢房的靜戲交替剪接,當是杜琪峯對《無間道2》仿用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平行剪接的回應,彷彿是對劉偉強和麥兆輝示範,真正的經典手法該是如何拍攝的。鄧伯和大D的牢中對話,更是杜琪峯近年作品中編寫得最精采的對白之一。觀眾看到這裡,整個神經都已被繃得緊緊,大戰一觸即發,雙雄對決的期待,該令人欲罷不能。

然後來到第三部份,杜琪峯玩的是張後之弛,弛中之張。阿樂和大D第一部份的明爭暗鬥,經過第二部份如箭之在弦,卻來個一百八十度扭轉,突化干戈為玉帛,遂出現第三部份前段的製造懸念,以及後段的出奇制勝。兩人的鬥爭正式進入地下,並以其反面(合作)表現。那場大D表面上被對手策反,倒過頭卻跟阿樂聯手制敵的關門打狗戲,無非是要襯托接著的水塘殺戮。


水塘一戰,本是閒話家常,卻因一句要求而動殺機,乃有令人心寒的突襲,阿樂甚至可以在兒子面前趕盡殺絕,斬草除根;一個本來令人相信是重情重義,以和為貴的人,突然變得喪心病狂──這一種力度,難道不也是來自前面所提的義利對立?

中段搶龍頭棍時阿樂向 Jimmy 仔交心的那句「時代不同了,甚麼也是生意」,是向未來契仔解釋為何他要容忍大D,這裡存在三個可能:

(1) 他真的相信時代變了,賺錢至上,重義一直是裝出來的,片末一擊便完全是大D貪得無厭損害他利益而致;

(2) 他這番話是編出來的,他已有對付大D的方法,但怕 Jimmy 仔衝動壞了他的部署,如是片末一擊便是處心積慮等待的良機,大D的要求只是給他提供了藉口;

(3) 他曾經相信義氣,但在私利高企的今天,義氣成了扭曲的理念,倒過來成為支持他最終行使「必要的暴力」的理據,片末一擊乃成為映照阿樂心靈暗面的偶發事件。

(1) 是表面對立其實沒有對立,但不可能產生水塘一擊那麼大的力度。(2) 是對立的明暗轉進──由對立到合作到其實一直仍在對立,發展是平面的,力度也不會這麼大。只有 (3),是對立的辯證發展──原本的對立經過主客觀的調合,扭曲了而轉化成新的對立,因現實一點而引爆,令阿樂在兒子面前也不惜大開殺戒,連一向兇殘著名的城門水塘猴群也觀之色變,擾動不安。

通過《黑社會》,杜琪峯企圖一箭雙雕,義利兼得──既要票房,也要保留創作的個人風格。然而,心思細密的觀眾又會否擔心,一不小心,他可會變成片中的阿樂?

附加檔案大小
Election1_1.jpg126.38 KB
Election1_2.jpg83.9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