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咁威》— 今天我們才有一個「成長」故事



導演:谷德昭
編劇:谷德昭、葉念琛
演員:鄭中基、李燦森、張達明、鄧麗欣、羅家英、曾志偉、鄧梓峰

每一個時代,都有每一個時代的標記,讓我們永遠都記得那段日子。九七前後我們有「回歸」(和之後的泡沫經濟幻滅)2000年我們有「千禧」;2001年有「九一一」;2003年,我們有「SARS」和「七一大遊行」。

這樣就六年。那麼快。誰不是在一件又一件的大事中成長過來的。

九一一讓全世界的人都長大。原來人與人之間有時真的是不能相容,我們曾經以為不是那麼要緊的東西原來是那麼緊要。當死生契闊,頃刻間,我們都知道要珍惜眼前人。SARS讓我們設身的體會什麼是分離、什麼是犧牲;也讓我們的心裡真的再次有英雄。而七一,讓香港人和我們的管治者、我們的國家,知道「民主係唔會亂?」

這三年我們好像成長得很快。

電影世界,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個landmark。這三年來,我們都有一些講香港精神、香港情懷和前路的電影。2001年我們有《少林足球》。2002年有《無間道》、《金雞》。2003年,到目前為止,可能是《PTU》和實在有點爆冷的《龍咁威 2003》。(按:2002年的《魂魄唔齊》和《我左眼見到鬼》其實都暗喻香港。不過它們用了一個愛情故事的包裝,講的是:不要回頭望。)

《少林足球》其實很滄桑。四十歲的周星馳,講一個「其實人生都係要有一夢想」的故事。最後是:少林功夫傳遍天下。那是多麼美好的一幅圖畫!我們所謂的「理想」。不過它的情懷還是比較成熟的。《無間道》在影影綽綽中又那麼光明正大地,講了這個世界沒有不是黑就是白──香港人一直奉行不悖並發揚光大的精神價值。《金雞》,那是懷舊得有點《獅子山下》。到了杜琪峰的《PTU》,講teamwork、講「起制服就係自己人」;原則也對、情義也對。而每個party,其實也有自己的agenda。最後符符碌碌,「執番支槍」都是有點「運」。這才是真正多麼的成人世界。

一切都那麼「大人」。

本來,電影最大的消費群應該是年輕人,正如其他許多的消費品。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三年來我們好像突然置身於一個成熟化的市場。也許是現在的畢業生都找不到工作,沒辦法。所以現在文化圈和娛樂界的懷舊風吹得讓你那麼大開眼界。風水真的會輪流轉。

似乎直至《龍咁威2003》,我們才有了一個久違了的、一個「小伙子」的「成長」故事。直至這部戲,才是用一個比較年輕人的心去講他自己的人生故事。比較無憂的一代,可能更加有學識、有見識,因為社會發達;因為有機會。但偏偏,也許因為得來太易,他們覺得給人看不起。世界好像有你和沒有你都一樣。這是他們的「廢人物語」。鄭中基的對人歡笑背人垂淚,呼之欲出。一個需要不停口地說話的人內心裡總有點什麼。你知道嗎?現在電台最受中學生歡迎的一個節目平台,是「苦榮」的 《熱血廢人》。當中有一些主題曲,其中一首叫〈孤兒仔〉。

「一係唔威,一威就要龍咁威。」他們那麼「廢」,這卻是一個最簡單最直接的願望。蟄伏了這許久的香港人多少也是這種心情吧?電影裡,龍威在警隊做遍所有部門就似打十八銅人,「連廁所都洗埋」;戀愛是他的成長故事;單打獨鬥讓他終於證明了自己。就係咁簡單?就係咁簡單。但它卻給了一個很清楚的訊息:在這個黑白森林、真假難分的世界;當王晶又突然叫你去做好人、講真話;當我們不再反英雄而是去「返英雄」這是一個「幾迷惘」的社會。由《少林足球》到《PTU》,講的都是人與命運之間的關係。我們有許多東西控制得到也有許多東西控制不到。

然而,《龍咁威》是一條分水線,就是:去知道問題是在我們自己裡面。我們終於知道許多的問題其實都是與人無尤。

是銅幣的另一面。對香港人也是另一層新的啟示。三年來這部 《龍咁威》,最遲的一部,反而最“junior”,但也是反省性最強的一部。寄語年輕人也寄語這片曾經風光過也曾經二世祖過而今天「有咁耐折墮」的地方這是香港情懷的年青版。

每部電影總反映一個時代的思想感情。今年我們有 《六樓后座》,也有《龍咁威 2003》,而且都叫好叫座。除了因為「好笑」,也一定有它觸動到年輕一代的地方:鄭中基不停口的笑話當中的苦澀;六樓后座背後的蒼涼不需要很明眼的人也能看到。而當我們看到三個超齡的鄭中基、李燦森和張達明去演三個小子的成長故事;其實是由三個已有點人生和感情的體驗的男人才會演得那麼好看,又是不是在說,其實我們都沒有怎麼長大過?

只有認為自己沒怎麼經歷過的人才會覺得「長大」是那麼大不了。但當你所謂長大了一點點,才知道,我們其實永遠都長得不夠大。記不記得有一首舊歌說:“Oh my friends we're older but no wiser, for in our hearts the dreams are still the same.”我想,尤其是那些喜歡執筆胡說八道的人,我們當中其實又有誰,不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