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上):無法用電影革命……new



足立正生不屬於人人口中的電影巨匠,但影史可能以這麼一句話來形容他:去了做恐怖份子的導演。影意志於六月初舉辦「若松孝二與足立正生的獨立電影革命」,讓香港影迷可以領會,五十年前的日本前衛導演在形式及思想上可以有幾大膽。

除了「恐怖份子」以外,足立正生的名字較多和兩位導演扯上關係,一位是大島渚:足立正生在《絞死刑》飾演一角後,為影片構思及製作預告片,然後大島索性請他在《歸來的醉漢》及《新宿小偷日記》加入編劇團隊。(按:《新宿小偷日記》將在影評人之選「1968:電影非常年」放映」)。

另外一位當然是若松孝二。若松在1960年代以超低成本的情色片成名,並成立自己的公司。若松先邀請足立當助導、再請他寫劇本,之後讓他導演自己的影片。足立儼如「若松製作」第二個創作大腦,他遠走中東加入赤軍後,若松的創作力不復當年,是公開的秘密。

椀
《椀》

初試啼聲

足立於1939年5月13日生於福岡縣,1960年入讀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系,他和志同道合的同學以「新映畫研究會」名義作集體創作,其中慣常被當作足立主導的作品,是1961年的《椀》及1963年的《鎖陰》,前者長25分鐘,後者長56分鐘,都是用專給圖書館存檔用的微型菲林拍成。

《鎖陰》的女主角患上天生無陰症,無法和男友作正常性交及生兒育女,她決定做手術治療,但死在手術台上,男友被黑社會於手術室外殺死。足立在《椀》發現如何在沖印時控制底片的曝光,他在《鎖陰》做得更得心應手,過度曝光令畫面出現極白及極黑,鏡頭及剪接都有很強的躁動不安。

《鎖陰》1965年10月於新宿文化藝術影院放映後,足立在前衛電影及藝術圈子成名,他交上不少影圈中人,和若松的合作也因它而起。足立為若松寫下不少劇本,若松電影中的「出口出」或「大谷義明」編劇,只是集體筆名,可以是任何人,足立以外,也可以是在日活工作的大和屋竺等人。

足立為若松編寫《嬰兒偷獵時》及《白的人造美女》後,在1966年11月推出《墮胎》,雖然片頭字幕是寫若松和足立合導,但普遍被當成足立第一部個人作品。影片的主角丸木戶定男是婦科醫生,經常做墮胎手術。他覺得性愛需要與生育分開,於是發明「人工胎盤」,讓胎兒可以脫離母體生長。他挖走未婚懷孕少女的胎兒,藏於他的人工胎盤,最後東窗事發。

題材雖然和性有關,但影片的色情及裸露元素甚微,獵奇的性質較重。這位違背倫理的「狂醫」,其實更像日本戰前的奇幻作家夢野久作筆下人物。足立少年時熱愛夢野的小說,包括其代表作《腦髓地獄》。《墮胎》三個月後,足立再拍出《避孕革命》,也是一部帶着性教育名義的獵奇電影,九木戶改以性治療師的身份出場,除講解避孕方法外,並指出性壓抑的社會與戰爭及政治事件的關係。

性地帶
《性地帶》

回到原點

1967年8月上映的《銀河系》,並非「若松製作」出品,而是足立的獨立製作,他恍似回到他拍攝實驗電影的初心。主角和白衣女郎開車,在公路上失事,他先在沙灘,然後在廁所遇上一個自稱是他的「過去」的doppelganger,主角兩次把「過去」殺死之後,回到公路之上,但再次發生車禍,然後被一位和尚以法力玩弄於股掌中。一輪又一輪的超現實場面後,影片像模比斯紙條般回到起點,但「過去」已把主角取而代之。

《銀河系》在新宿的地下劇場「蠍座」上映,是該場地第一部上映的電影,「蠍座」後來成為ATG一個重要的放映場所。《銀河系》乍看和足立或若松的情色電影沒關係,但足立結束恐怖份子生涯後,重執導筒的《幽閉者/恐怖份子》的「尋找自我」及「回到原點」主題可以追溯至《銀河系》。

和大島渚的合作大約在這時期開始,足立仍能在1968年拍出兩部作品:《性地帶》及《性遊戲》。《性地帶》取材自一宗1968年1月發生的凶殺案,兩位二十歲的溫泉區藝伎,先後被一位中年會計職員殘殺,凶手殺死第二人後,在現場開煤氣自殺。

足立再把男主角命名為丸木戶定男,並把故事再作改寫,例如加入丸木戶在溫泉區定居前,已試過在殉情不遂後一怒殺死情人。結尾是開放式,丸木戶開煤氣後可能沒有死去並逃脫。《性地帶》可謂足立導演作品中,第一部貼近「若松製作」一貫色情及暴力的作品。丸木戶及兩位藝伎都是把性,視作從壓逼社會解脫、趨向自由的手段。丸木戶感覺到自己可能會失去這種自由時,便訴諸暴力。

女學生遊擊隊
《女學生遊擊隊》

學運與亂交

於1969年2月上映的《性遊戲》,捕捉了日本學運於1968年底最如火如荼的時期。三位大學田徑隊的男學生,為了進行強姦實驗,把一位參加學運的文學部女學生妙子擄走,期時大學正在罷課,學生以圍欄及路障封鎖校園,三人索性把妙子帶到無人的校園內施暴,革命現場同時成為淫欲現場。

但妙子也不容少覷,她說被輪姦後反而變得頭腦清醒。她帶其中一人回到家中,原來妙子的兄長正在製造汽油彈來燒火車。妙子說自己一早懷了孕,把和她睡過的學運戰友叫到家中,並叫田徑隊三位男生躲在房內看他們的對質。

《女學生遊擊隊》的學生是再年輕一點的高中三年生,三男兩女從學校偷走畢業證書,企圖令畢業典禮無法舉行,以抗議高中猶如工廠,把學生變成廉價勞工或家庭主婦。他們搶走數名自衛隊士兵的裝備,逃進山中,等待學校前來討價還價。《女》的調子始終是遊戲性質,男女的亂交也是典型的若松/足立式的粉紅電影手法。

影片恍似預示了「聯合赤軍」部份成員,在深山匿藏及受訓,等待時機發動襲擊,但最後演變成自相殘殺。學運退潮後,部份激進者深信無法以群眾運動推動革命,要以暴力推翻政權。《女》既反映出這種論調,也展示出足立本人的失落。


續:
「恐怖份子導演」足立正生(下):……就跑去搞革命

附加檔案大小
FemaleStudentGuerrilla_1.jpg176.14 KB
MasaoAdachi_Bowl_1.jpg298.7 KB
MasaoAdachi_SexZone_1.jpg286.35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