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一代宗師》中的王家衛與中國人身份



王家衛首次不再與觀眾玩迷藏,沒有隱喻,沒有晦澀,沒有喃喃也沒有了身份迷惑,將他的歐洲式審美與中國傳統結合的時候,也許會有些人仍然會感到,這是一個陌生的王家衛。儘管有人形容,這武打片像一塊朱古力。也有人形容「梁朝偉是杯咖啡,章子怡是一粒糖」──僅僅是一粒,而那盛咖啡的杯子並不是標準杯,而是大大的一杯。所以,這杯散著濃郁咖啡香的咖啡還是甜中帶些絲絲苦澀。或者說,王家衛這次捧出來的是杯陳年普洱而絕不是香片。


事實上,當王家衛要拍葉問這樣一個消息傳開來的時候,人們便可能會與他的《東邪西毒》或會產生某些聯想,他會不會將佛山拍成江戶?說真的,先前進行宣傳的片斷中,雨中的決鬥中梁朝偉的架勢確實會令人聯想到黑澤明的某些。然而當看過影片後,疑慮沒有了,反而有了某些種欣喜,原因是他不再刻意與觀眾疏離的時候,這樣的一個故事算是講透了,不再叫人去作更多的解讀。

有趣的是,《一代宗師》仍然會讓人去猜度這部影片是否在邊拍邊修改原來意念?對王氏而言,邊拍邊改本來不什麼新鮮事,而是說,原本只有一個宗師的,現在拍出來的不止一個甚至是一群宗師了。或者是他在創作和拍攝過程中遇到了瓶頸,如何突破葉問這個人?又或者,是在遍訪多名武林中人之後,發覺中國武術之林是如此豐盛的時候,他才決定從嶺之南一下跳遠至白山黑水、冰天雪地的關外?這其實與黃飛鴻同樣相似,當打來打去的對手只得個石堅的時候,連導演也覺得有些審美疲勞了,於是就出現北方師父來踢館之類。這樣一來,視野就很不一樣了,從光緒到1970年代都將之納入,敘述的整整七十年。同時,他將葉問作為主線敘述的時候,葉問在香港的中、晚年不過是輕輕帶過,最濃重的筆墨只是在章子怡飾演和宮二空這個角色講出了「其實我心裡有過你,在我最好的時候碰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時間了。」這樣的話,這是王家衛很在意的,也是他改不了的,否則王家衛也就不是王家衛,章子怡也成成不了那「一粒糖」。

形意、八卦、六十四手等成了王家衛找到「突破葉問──詠春」的靈感。於是出現了與葉問並無交集的一線天(張震),他的八極拳只是在一長、一短的場景中出現;而葉問的詠春與宮二的形意八卦無分高下的交手,卻成為宮二這「粒糖」的最強烈鋪墊;反倒是宮二與馬三(張晉)在火車站的對決,背面那列長長的走不完的火車就實在太《2046》地在與王家衛的過去的作品產生呼應。再加上全片精工攝影效果、充滿詠歎調般的配樂以及細膩不過的拳腳交加和數不清的特寫、大特寫襯映下,所有功夫武打都成了王氏鏡頭下的藝術化變奏,超一流的視覺效果站到了中文電影的最高端。因此,當詠春、形意、八卦等不停在片中出現的同時,另一種效應也隨之出現,在對逝去的民國武風或恩怨情仇成了過去,除了一種致敬,還有就是王家衛在此刻表現了中國人身份。

這是一個頗為弔詭的時刻──當香港出現了一股「拒中」氣氛之際,本片的出現或會將王家衛推至浪尖。這種不僅僅是文化上的認同也許與好些表現得頗為決絕的70後、80後、90後會產生某些碰撞,因為在這部影片中出現了王家衛作品中從未出現過的中國歷史紀錄片段,如日軍侵華、偽滿洲國等。從來就並不具像的王家衛此際突變得格外寫實,與片中出現「拳有分南北、國無分南北」這樣的大一統思維,從光緒、宣統、民國、北伐、抗日、內戰都納了進去,這種「很中國」的表述形式或過程,無一不在顯示著敘者的身份。自覺也罷或不自覺也罷,本片所產生的直接效應就這是樣。更為弔詭的是,除了梁朝偉,片中其它演員絕大多數均為內地演員,他甚至不惜因為市場需要加入趙本山、小瀋陽等在內地北方才有號召力的小品演員,而他們所飾演的角色在本片根本就可有可無。那末,我們都曾經詬病的與內地合拍的影片了乏港味,在本片卻似乎少了這樣的疑惑,是否因為王家衛主導下的畫面感就不是那麼中國?

致敬當然就是一種認同。當然,荷里活也可以向中國功夫致敬,但是於此微妙之際在觀看本片的時候,這種致敬也可以有理由作出另一種解讀了。

附加檔案大小
TheGrandmaster1.jpg105.58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