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字頭的葬身──《黑社會以和為貴》



《黑社會以和為貴》以尤勇作開場白,以普通話半呼籲半勸説地,帶出幫會黨派應「以和為貴」,初看以為苦口婆心,看下去才知一語相關。

上集《黑社會》以幫會的架構、制度和權力轉移等作焦點,阿樂與大D之爭雖熾烈,仍屬黨派的內部矛盾,他們基本上仍是按本子辦事,幫派傳統和制度仍是得到彰顯的。

《以和為貴》開章已是阿樂任期屆滿,新一屆話事人推舉在即。表面上,《以和為貴》沿用了選話事人引發的一切爾虞我詐,以至文攻武鬥等等的公式,作為整個故事的骨架。但骨子裡,上集阿樂與大D都是平輩,有一山不能藏二虎的逐鹿味道,誰勝誰負都無歪常理;來到《以和為貴》,後起之秀 Jimmy 仔是阿樂五大「總監」之一,他起來與阿樂競逐,可説是一場「兵變」,亦暗示了組織精神的慢慢變質。

更何況,Jimmy 仔由首至尾都以做生意為大前提,與上一代話事人,以幫派利益(最能幹最有領導能力者)和穩住大局(大D與阿樂握手言和)等價值觀,大相逕庭,戲中 Jimmy 仔駁斥象徵傳統的王天林,闡述其「生意為上」的人生觀,意義尤為清晰。

價值觀的轉變,以利為先的爭逐,上集都是暗地裡進行,此次則是不惜一切地將劇鬥升級,連表面的和諧亦懶理。是故,阿樂、東莞仔,跟 Jimmy 仔之間的鬥爭,由地下走到街頭,威嚇、綁架、暗殺、明殺等肆無忌憚,層出不窮,叔父們已全然沒置喙餘地,跟上集王天林在羈留室斡旋兩派,努力維持大局相比,實有大江東去之嘆。

上集以大刀闊斧方式拍龍頭棍的爭逐,制度內的討價還價斟茶飲茶,印象深刻。這趟格局更大,枝節更豐富,視野更闊,境域也由香港延伸至深圳,人物矛盾更複雜,文武兼備且戰且走,節奏控制、戲劇張力,以至布局構思,仍是高手出招。

尤其兩位競逐人的性格和思維有上集的前科時,落筆仍可不落俗套。Jimmy 仔和阿樂間,處事和性格都同中有異,又殊途同歸。阿樂任用自己人解決難題,Jimmy 仔則厚酬請來猛將相助,涉及管理思維的層次時,兩人明顯有異;但兩人無論處事多麼沉著,謀略如何老練,面對權力誘惑時,陷於身不由己的瘋狂,卻又何其相似。

阿樂的父親角色,上集只是點題,今次才見真章。他不止要面對兒子被踢入會的荒謬處境,還得要見家長被老師訓示,本地黑幫片恐怕屬首次了!導演以全片唯一的慢鏡,送給這位背父遠奔的孩子,場面非常傷感。

然而,抒寫主題的大任,則全交在 Jimmy 仔角色身上,他與內地公安石副廳長的關係,最畫龍點睛。Jimmy 仔北上創業受挫,遂展開奪權圖謀,如意算盤到頭來是請君入甕,勝負早有定奪。石副廳長以迂迴方式操控大局,向錢看的 Jimmy 仔變成向北看的扯線公仔,連幫會傳統選舉也變質,真箇時光倒流。啊,這原來是 Jimmy 仔的一闕長恨歌!

顯而易見的是,它抒發了電影人為融入國內市場,自覺香港人文化身份和特徵漸漸被磨蝕淨盡而生的獨特隱憂。但同時間,將《以和為貴》放在中港關係上來閲讀,1997年後,本土經濟的不振,向北看的別無選擇,經濟命脈的轉向,連帶本土政治都有質的改變。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等四字詞語,和以和為貴有甚麼分別呢?香港融入大中華這條不歸路,香港人的文化、傳統、制度和歷史,都無可避免地作出配合,期間得與失,又有誰知?

這份對香港人身份的警醒,實非偶然。十年前,銀河映像以《一個字頭的誕生》,與香港觀眾一起步過過渡期,五個香港古惑仔北上走私命喪湛江,預示這條路的兇險異常。其後《暗花》裡被擺布和愚弄的悲劇,《非常突然》港警全軍命喪大圈之手,流露了對回歸後的悲觀情緒。十年來,銀河映像一直與宿命和大圈暗戰,直至《PTU》和《大事件》才稍有勝算,然更多是《龍鳳鬥》和《柔道龍虎榜》般,鬥志不減地美麗謝幕。

《以和為貴》上承銀河映像十年來的中港脈絡,然悲觀尤勝往昔。連叔父也被送進棺材,倖存的龍頭,雖生猶死,儼如一個字頭的葬身,怎不令人唏噓呢!至此,更懷念起戲中張家輝的飛機,他不怕被邊緣化而單打獨鬥,活像孤獨劍客,君子有所不為,氣節可嘉。

附加檔案大小
Election2_5.jpg122.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