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海嘯,病態女,還有快活男──《矮仔多情》



電影宣傳說,《矮仔多情》是主角王祖藍因金融海嘯而身家縮水,導致女友離開,唯有以普通人姿態,追求心儀對象。乍聽之下,會以為終於有一部涉及香港金融海嘯的電影,話雖是王祖藍擔正的誇張喜劇,但在阮世生的筆下或許能以笑料包裝,言說「後海嘯」的眾生百態。然而,事與願違,《矮仔多情》原來只是搬弄海嘯為虛,卻以追女仔為實的小男人自大宣言,亦同時把被追女角都打成病態人物。


毫無寫照的畸胎

以「偽海嘯」形容《矮仔多情》,或不為過,那是因為電影甫開首只是男主角誤撞而走入人堆(相信是雷曼苦主遊行隊伍),為的只是拾回地上的鑽石禮物,卻被新聞拍下,其後女友(周秀娜飾)信以為男方輸清身家,另跟富豪遠走。於此男主角竟可被說成是「海嘯犧牲品」,然而海嘯於他何價?卻倒是風馬牛不相及!他的十多部車只是被送維修,全屋家俬亦只是被女友帶走,煙滅的,只是不消八十八分鐘就可消化掉的感情。這個「犧牲品」,被放大成與海嘯有關,真像要教人矮化對香港/全球金融問題的想像──當然電影一齣,又何必要它來解讀海嘯。 問題卻是,海嘯的搬弄,凸顯了男角的無病呻吟,對照他的追女行徑,完完全全在香港的語境裡,生出了一個毫無香港寫照的畸胎。

這個畸胎,不是早幾年流行於評論界所言的「無能男」,而是自信爆棚,即使面對失敗卻感覺不到失敗的異人;更奇異之處,是他的失敗永遠與他的專業──金融──無關,而是在追女仔之上,巧言令色,偽裝心理醫生、盲人按摩和古惑混混,屢「敗」屢戰。然而吊詭地,他所遇上的,竟都是帶點頑劣病態的女子,似要為電影本已不尋常的男角,配以如外星來港的訪客。

病態女子的矛盾

男主角首遇的是Christy/Christine(黃婉伶飾),日間為健康芭蕾教師,夜間卻是艷舞辣妹,患上精神分裂。然而精神分裂倒不是病態主因,那種為雙重性格執迷的行為才是兇手。當下香港人為求生活,分身工作,日夜顛倒,也有為求理想似要性格分裂,左右逢迎,最重要的或在於個人內心調息;而Christy/Christine的角色,本就是這種本土社會眾生相,日夜同為生活及理想並行,可是電影就為著戲劇性而把她寫成如瘋子般越見分裂──病態人物的設計,源自電影。


另一位女角是由內地來港當上按摩從業員的嘉嘉(賈曉晨飾),用心賺錢以作回家鄉建校;本來她的工作目的尋常,亦見血肉,然而她的一說到自己小時沒有多少機會「沖涼」,要待下班所有人離開後,偷偷進入奢華的浴池浸泡,就看到這個表面善心的內地女孩角色,一下子如追捧真金白銀的矛盾人物。她的病態,就在於她如自我邊緣化的角色,非為港人,卻同時有港人的金錢追逐,亦有港人失卻的善心,可大抵是拜倒在金錢物欲下的出水芙蓉,滿身人造的花瓣清香。

最後的女角是如江湖人物的刀疤珊(徐子珊飾),在名為「天若有情」的大排檔守候舊情人;本來硬朗的人物,執著過去心結並無不可,卻原來都滿足於偽裝英雄男角,與眾混混設計的電單車逃命,更如同只想出嫁的小女人,無婚不歡而在教堂外發愁。舊情人華Dee(阮兆祥飾)倒已另有內地家室,江湖女卻表面豪情壯語,實只為婚事終年鬱結,而偽裝英雄的出手,竟是強化過去的結局;矛盾的江湖人物,原來是弱質思維的病女子。

脫離香港的故事

三個女子,由精神分裂、矛盾拜金,以至為情偽裝,或都像香港女/男性的描寫(縱使嘉嘉並非港人),然而她們的行徑,竟然都表現了正常人的反常行徑與想像──說得所謂「正常人」,即香港的眾生百態,事實或多有非人化的生活,而被逼迫於資本社會異化──然而《矮仔多情》的女角,竟更像是不正常的人物,在反常人物下似是過正常的生活,卻尤其脫離了香港。

脫離香港,或是因為導演早就預設那金融海嘯的輕於鴻毛,卻說了一個似要描畫經濟危機的「偽海嘯」故事,是故男主角沒有海嘯後遺,只有自說自話,而他遇上的女角,雖像有血有肉的人物,卻更像失常的異地病人,在香港潛行,卻與香港無關。或許,「後海嘯」下的香港電影,就是如此失去「香港」,沒有零三SARS前後而來的無能男,卻有盲目自信的「快活男」,相信真愛──如《游龍戲鳳》的劉德華,竟然都是不用想到工作的富豪,只為追女──這是因為香港人的經濟已然無依?抑或是「快活男」的盲目發瘋?

看來,片中唯一像香港女孩的,會是Angel(Angelababy飾),及男主角的前女友周秀娜,前者永遠扮演可愛,後者坦白追求拜金,而同時都相信自己是小公主,那就真像「港女」!原來到結尾,較真實的倒影,即使是負面標籤人物,竟更可愛。

附加檔案大小
ShortOfLove3785.jpg212.15 KB
ShortOfLove0254.jpg159.3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