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加快樂王子──救人七命



《救人七命》的不幸聯想,無可避免是「年尾流流」的落馬州奪命車禍;貨車司機涉嫌醉酒駕駛,與一部計程車迎面相撞,導致計程車司機和正趕去開工的五名紮鐵工人魂斷當場。電影中的添.湯瑪士(韋史密夫飾,大半部片觀眾都以為他叫賓.湯瑪士,後來才曉得他是盜用了弟弟的身份)沒有喝醉,但卻顧著與妻子打情罵俏搶看鑽戒,失手撞向迎面駛來的家庭車,導致七人喪生(包括愛妻)。所以電影開首不久便出現他的獨白:「上帝以七日創造世界,我卻只用了七秒便把我的世界摧毀。」(七秒該是交通意外發生的時間)


電影英名本名「Seven Pounds」直譯是「七磅」,七磅甚麼呢?答案大抵便是主人翁的血肉吧。一個肺葉、一個腎、一對眼睛、部份肝組織、骨髓、一個心,再加海邊靚屋,不全部是「血肉」(經細心佈置的家居也可視為一番心血),重量更不止七磅,以喻詞論不用太執著吧,你可能想起莎劇《威尼斯商人》的「割肉償債」契約,「一磅肉」從來不止於字面的意義。 

是的,還債。《封神演義》的哪吒削骨還父,削肉還母,還落得個蓮花化身;王爾德的快樂王子,把寶石金衣都幫助了窮人,最後卻是片片碎裂,死無全屍。這意義上,《救人七命》似乎便是兩者的結合。拿掉了《快樂王子》的無私奉獻,換入贖罪意識,不求神話出路,以七倍沉重回應了任何傷痛的詰問。 

我沒有多想落馬州車禍司機會否去看《救人七命》,看過後又會如何。關於大錯鑄成後如何面對悔疚這問題,畢竟首先要有悔疚。錯誤的定性可以由旁人或社會給予,但即使你不能否認犯錯了,也不一定疚歉纏身,更不一定達到以生命和身體償還罪孽的地步。因為愛上了準備捐心的對象,添.湯瑪士也曾動搖過,愛與罪便只這麼作過一次小小的照面,電影清楚表達了愛不是自私的,也因此,愛並非藉口本身,更非藉口來源。 

導演基比爾麥辛奴前作《尋找快樂的故事》(也是由韋史密夫主演)是典型的勵志片,兩父子慘到瞓街但最終成功,觀眾的情緒被緊逼到一點然後釋放,證明麥辛奴是此中老手。這次《救人七命》其實是同一條公式稍一變奏,表面上添.湯瑪士粉身碎骨,但最後一場,兩個受惠者相遇擁抱,死者遺愛人間,大家的情緒得到平伏。角色死了沒有意識,觀眾是代替他去感受到了。

附加檔案大小
7lbs.jpg100.1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