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男人導演,小女人幻想──《公主復仇記》



導演:彭浩翔
編劇:彭浩翔、黃詠詩
演員:鍾欣桐、陶紅、吳彥祖、詹瑞文、黃家諾

 

兩個女子,為感情追追逐逐:B君以為男友是賤人一個,竟將前度女友A君的裸照放到網上,是故肯與A君來一次復仇,兩人為求取回照片而古靈精怪,奇招百出摸到男方家中,天翻地覆。完事後,A君道來真相,相片是由她放到網上,讓人以為前度男友好歹有限;B君聽來一臉錯愕,既被A君連番戲弄欺騙,又與男友即時反目。然而,事情來過急轉彎——「我們還是朋友嗎?」,一句話,兩女子相視而笑。

 

彭浩翔的新作《公主復仇記》,不再是兩個男人四圍殺人錄影,也不是四個男人好耐冇滾是故要重振雄風,卻以女子愛情世界為故事重心,似乎很懂得癡戀愛恨。當觀眾眼見A君阿嬌(鍾欣桐)在銀幕上楚楚可憐的樣子,都會對吳彥祖所飾的負心人阿Ken痛恨入骨,卻仍難掩對如此美男的迷戀,就如阿嬌的苦苦追隨,似為求報復,實則卻原來是「愛你時糖黐豆」,分開時仍然想要你的門匙、你的鹹金桔;然而這個報復原來乃無是生非,舊女友要博取同情,也要在道德上置男人於死地。彭浩翔彷彿在過程中站得高高在上,一心以為觀眾相信靚仔必然冇本心,又相信吳彥祖當上這個靚仔便會很有說服力,所以由阿嬌如此復仇就會順理成章。揭穿了,可能只不過是彭浩翔對當下愛情觀的一廂情願,也以為癡心的必然是(小)女子,會愛你愛到(在道德上)殺死你。

 

其實如此對愛恨的描繪很「七、八十年代」,只不過彭浩翔的技巧處理會教人想像成很「王家衛」很有feel很新鮮很Kidult,所以觀眾看過後以為吸入清流,實質是上一輩留下來的殘餘體溫,在你的腦內投映過往的情殺電影或慾孽故事,老成的調子多得滿瀉。而正正由於這個原因,要說阿嬌如此報復,便是一種對愛情的保守想像,以為今時今日女子對美男必然迷戀,也必然如Stephen King的小說女角般有如此因嫉妒而來的破壞力;說到底,便是一個大男人,自視若然是俊男便有小女子投懷送抱,而這個女子更會在分手或被拋棄後來一次徹底反撲,背後莫過如說小女子對我的死心塌地,把我愛死。

 

《買兇拍人》與《大丈夫》都是有關無能男人的故事,作為彭浩翔晉升導演行列的首兩部作品,為二○○○年之後的男人寫出無力輓歌,失業與失調都成了當今香港社會的無奈象徵,縱偶有保守的尾巴(如《大丈夫》結尾妻子為保婚姻卻似乎滿有智慧的為丈夫隱瞞嫖妓失敗),箇中對男性的自嘲及反省都拳拳到肉。然而自從年初彭浩翔在金像獎戴著墨鏡如王家衛般上台攞獎,便教人看到潛藏的自視甚高,無能男人只是電影故事,有為青年倒是作者內心寫照;新作《公主復仇記》便成了一次暴露大人物/大男人意識的展示,由戲內到戲外皆是這個男人的一面倒想像,令這個虛擬的小女子,連同真實的大男人無所遁形,教觀眾看到一個新導演,如何在小聰明當中綻放,然後變大,不再無能。

 

我愛阿嬌,也真的愛得要死,但我覺得要復仇的她卻毫不可愛,因為她是一個被支配的角色,支配者當然不單是戲裡的吳彥祖,更是戲外架起了墨鏡的彭浩翔。片尾兩女子相視而笑,是一場嘻哈緊張的終結,她們或許視感情輕於鴻毛,因為她們已成為好友;那可更真的不得了,如此閏中密友的姿態,即使感情失意忽然來得既重還輕,也掩飾不了「幸好還有好姊妹」的潛台詞,新世代女子原來長大不了,自以為很有「楊門女將」的風采,卻只不過是男人若然死清光也要姊妹齊心的保守框限,繼續承認男人不屈不撓的陽具祟拜。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