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黃昏清兵衛》



導演:山田洋次
演員:真田廣之、宮澤里惠

山田洋次最新力作《黃昏清兵衛》在本年香港國際電影節中以開幕電影的姿態放映,獲得一致好評。較早前,該片囊括了第26屆日本電影金像獎多個重要獎項,包括包括最佳電影和最佳女主角(宮澤里惠),鋒頭一時無兩。

《黃昏清兵衛》的劇本來自著名小說家藤澤周平的短篇小說,被譽為日本映畫天皇的黑澤明看中,一心想將之拍成電影,未及成事,人已仙逝。現在由深受小津安二郎影響的山田洋次(代表作《幸福黃手絹》和《男人之苦》片集)正式搬上銀幕,容或少了武俠味和陽剛味,但人情細膩處,以及中年男人蒼涼與幸福兩行並置的心境,卻見全情展露,觀之動容。

電影的時代背景設在幕末,武士年代行將過去。真田廣之飾演的下級武士清兵衛薪俸只得五十石,妻子患肺癆去世後,要變賣家傳寶刀才有錢搞葬禮,遺下一對幼女及老人痴呆的母親,令他每天黃昏便要從城主居城回家照顧她們,沒有時間和同僚喝酒去,身體發臭也無暇到浴堂洗澡,賺得了不無譏嘲意味的「黃昏清兵衛」諢號。

山田洋次用了不少場面描寫清兵衛和家人相處的過程。一個貧窮但快樂的男人形象,在影片不久便樹立起來。但他真的快樂嗎?他的寂寞,在童年好友朋江小姐(宮澤里惠飾)跟夫婿離婚,與他重遇後,在他陪伴她回家的路上便已盡顯。安貧樂道,很儒家了吧,明明彼此惦念對方,但卻因種種顧忌和考慮而不肯走在一塊,道德先於感情,更像儒家。幕府以儒家立教,夕陽武士雖然不想做武士,但精神還是儒家的;聽見女兒唸《論語》,不便喜不自勝了嗎?

不過,儒家不能令他走出死胡同。身為武士不得不接藩命而要跟惺惺相識的巡差在斗室拼過你死我活,固然荒謬,連口口聲聲要不受封建制度困限的對方,也因武士尊嚴而勃然大怒,把本來談得好好的關係破壞淨盡,證明骨子裡大家仍是舊時代人,「註定」成為政治變革下的悲劇人物。但時代洪流下凡人如何活得自得,畢竟透著道家的智慧。不錯,天道不仁,百姓皆為草狗,但天道無親,也常與善人。清兵衛是幸運的,沒有死在斗室中;三年後,他沒有逃出末代武士的劫運,但他仍是偷回那三年時間,讓自己和心愛的人一起(即使短暫),把悲劇轉化為喜劇,並且透過多年後女兒的獨白予以確認。

《黃昏清兵衛》的英文片名 Twilight SamuraiTwilight,是黃昏,也是黎明。在夕陽武士的遭遇裡,我們看到了人性的曙光。

影片散場,有觀眾表示,電影觀之平平無奇,沒有甚麼特別技法,但不知何解,竟又趣味盎然,煞是好看。 我覺得,這正好是《黃昏清兵衛》一個上佳的註腳。

附加檔案大小
TwilightSamurai.jpg127.59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