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照常升起 夸父仍須追日



導演:姜文

編劇:姜文、述平、過士行

演員:周韻、房祖名、黃秋生、姜文、陳沖、孔維


從《陽光燦爛的日子》至《鬼子來了》,到這部《太陽照常升起》,導演姜文充份表現出一種追日情意結,一而再再而三的將夸父精神由神話天下搬到今時今日的電影銀幕裡。以一直出走、狂奔,而且飛越生死線的跑至世界盡頭,有佛陀的五指山擋路仍不罷休。姜文的三部作品都帶著一種狂飆暴走的衝力,也稱得上是內地導演最狂情及最有活著的動力的一員。故事看似是文革晚期的七十年代加回到大躍進前期﹙1958年﹚的故事,其實同時是借古諷今。


﹙一﹚瘋

第一段《瘋》可說是故事的黎明篇,也是一個由雙魚變山雞,山雞變鳳凰的故事。當母親﹙周韻飾﹚自知要快要上路的時候,一直不穿鞋的她買了一對「追魚」綉花鞋。山雞知道母親的動機,令正在小便的母親記起在出走之前,應該要留下一些東西傳給她的孩子﹙房祖名飾﹚。

 

如同《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孩子﹙夏雨﹚一樣,孩子只喜歡蹺課,不愛讀書。不過那時代的少年最懂得的是拿著算盤去盤算,鄉村學校已失去原本的教育功能,學校想教的詩詞歌賦,就連老師自己也說不通。母親想孩子去學的,盡是在根裡尋的靈性教育,不需要是「之乎者也」,但是總可以連接著民族根性的東西。只是孩子對父母一代所知的,盡是一個謎;他只知道父親曾經是一個帶著蘇聯名字的中國人,而母親如今是一個瘋子!當母親最後要起行時,兒子仍是一無所知。


﹙二﹚戀

 

第二段《戀》由鄉村小學轉到城市學院。在文革後期,城比鄉一樣瘋狂。而且陽光也照到大家頭昏腦脹。當時藝術學院要教的是另一種藝術,可以說是學習守規矩的藝術。只要你懂得規矩法則,你就可以在暗地裡為所欲為。是一種不見陽光,見不得光的學問。


而且在藝術學院充斥樣辦教育,校方最關心的,是不要在自己校院內出現流氓。只是步入青春期的少年學生,以及已成年的老師護士,都不是在教東西或者在學東西,大家一味用自己的方式去談情說愛。五個白衣女學生,就像《紅色娘子軍》一般,與老師一起調戲唱和為娛樂。大家樂在京劇加芭蕾的中西合壁式樣辦娛樂。而稍有經驗的,則用另一種方法去示愛、偷情。大家都在封閉的空間內,玩一種自以為自由的戀愛。


黃秋生飾演的梁老師,在文藝晚會中被當作是流氓嫌疑犯,就是一則活例子。你說會說廣東粗話的梁老師他是不是流氓?不過最後查出只是一場誤會,犯法的流氓不屬於學院範圍之內最為重要。唐老師﹙姜文飾﹚活像孖襟兄弟般,教梁老師如何去罪,如何去求愛。但最後,梁老師決定以出走﹙自殺﹚,拒絕去守這個瘋狂世代的法則。


前兩段看似是人在瘋癲,不過活在顛倒的世界裡,正常的人也會被大眾當作是癲。


﹙三﹚鎗


第三段《鎗》是故事的夕陽篇。當南方的孩子房祖名去迎接城市來的唐老師及他的女人到來時,剛巧就是﹙第一段﹚母親要出走的時候。


老師本來是個放蕩不羈的男人,身邊不能沒有女人,但如今在下鄉,盡在山林打山雞過活。誰知他在教山區少年去砲打山雞時,她家中的母雞,卻被孩子打了。而女人說唐老師有一句「女人的肚子就像一幅天鵝絨」,令未見過天鵝絨的孩子生起一種求知的欲望。老師曾經教過,正在戀愛的山雞不要殺,故此他不想殺這個犯禁的流氓。只說當孩子找到什麼是天鵝絨時,也是他的死期。唐老師沒有打算去殺死這個孩子,是因為這個孩子只不過犯了與他的情人魚水之歡,更可說是,這個孩子與他是同類人,流著宿命式的血。


以為只愛計數的孩子是沒有興趣去尋求認為沒有太大價值的知識,誰知這個孩子實在太想知道什麼是天鵝絨了,結果孩子這個求知欲望達成了,卻原來是去找死,死在不明不白中。

 

﹙四﹚夢


第四段《夢》的故事時空回到1958年,也是故事在另一個黎明到來之前的午夜夢迴,是昨日今日明日篇。


兩個女人在途中相遇,大家一起去尋人。在這部電影中,女人是比男人幸福的,因為她們出發遠行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去追男、尋夫。而男人的出走,一直來於一種莫明的衝動﹙梁老師是明白的,不過是自知原來根本一無所有﹚。而兩個女人,城市來的女人懂得去世界的盡頭﹙五指山﹚,找回被五指山擋住去路的唐老師。而肚中懷著孩子的鄉村女人,在未到盡頭的地方找到丈夫阿遼沙﹙李不空飾﹚的遺物,她沒有看見愛人的屍體,只道他是出走了。


在最後一夜,也是故事的盡頭時份,一切戲劇懸念都在此圓滿解開。在日子不算好過的時候,但大家仍可以今晚星光燦爛,有酒今朝醉。在末世式的狂歡中,原來梁老師早有摸人家屁股的紀錄,而唐老師還在紙醉金迷中。


在火車上,孩子的母親看到著火的布幕﹙等同第二段的電影銀幕﹚飛過時,她的孩子出生了!最後孩子的母親望著照常升起的太陽時,抱著嬰兒像招魂大叫阿遼沙放心,因為孩子出生了。在充滿朝日的夢想中,讓大家去迎接一個之前己「事先張揚」的宿命事件。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姜文已說出他們不是過一味泛紅的人。藉著電影,將他們的所知所感盡情傾訴,此片有不少七十年代內地少青的感情符碼,如當年的蘇俄文學《樹上的瘋子》、《怎麼辦》及《卡馬拉佐夫兄弟》等。姜文沒有收起他的年代記憶,令電影發揮漂亮的感情色彩,令不是過來人﹙例如像筆者這個文革時期仍像一團飯的香港仔﹚,也感受到作者的火熱激情,沒有造成隔膜。這全因為作者以豐富的才情打破地域局限,在銀幕上作出一次烈火大狂奔,表達多種不同的渴求;是知性的渴求,夢想的渴求,以及友情及愛情的渴求。


有趣是導演獨具慧眼,看到當年的樣辦京劇不是一無是處,最少可以令不少女人訓練出一雙健美的跑腿。由《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已見姜文鍾情於寧靜一雙肥美的肉腿,而今次由陳沖演出一幕又一幕非常性感的「獨腳戲」,既是一雙中西合壁的性感腿子,而且也是一雙健壯的「跑腿」,又配合陳沖由中國的《小花》﹙與劉曉慶合演﹚至出走到荷里活演出《大班》,同時在年前導演的《天浴》,與姜文的《鬼子來了》一樣被內地禁映。除了陳沖之外,八九時期出頭的崔健也有份演出,更難得的是找來代表香港隊出跑的黃秋生,甚至成龍之子房祖名也同場演出;加上年青的周韻以及她剛出生的兒子,大家聯成一隊男女暴走大軍,來一次生死線上狂奔!


故事除了改編自《天鵝絨》,在改編之後加了很多經典文學故事的對照。尤其是《卡拉馬佐夫兄弟》的阿遼沙,至西遊記的唐僧﹙唐老師﹚與孫悟空﹙李不空﹚,等,合成為一次姜文式的文化大閱兵,利用不同的視覺圖騰,以及獨特的戲劇脈絡來發展出來,令故事變得如陽光一樣發放光彩。


在六四時期一班京城學生曾經在問個不休,問愛人你何時跟他走,可答案是:你總是笑人,一無所有!如今過了多少年,連崔健也成了京城阿伯時,天下已變成一個語言失陷,眾人迷醉的世代,全國盡是只懂得拿著算盤計較的人,想走的都無力走了,能夠在「太陽爬上來,兩眼已睜開」的時候,仍然跑得動的,只有姜文這類的一班老青春了!


此片在這個年頭去回看1976年的故事。不過如同神話一樣,夸父的精神可嘉,但世界沒有因他而改變,任你追至天涯海角,太陽始終照常升起。此片有不少可觀內容,能夠發人深省,作用已可達到;不過此片弱在沒有標示明確的主題,只是一味本能性暴走,故此未必可以跑出個未來,不過用來迎接北京奧運,已經很好很健康了。

 

附加檔案大小
SunAlsoRises8.jpg63.19 KB
SunAlsoRises9.jpg92.23 KB
SunAlsoRises2.jpg72.79 KB
SunAlsoRises4.jpg69.06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