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末日──《出埃及記》



導演:彭浩翔

編劇:彭浩翔、卓韻芝、尹志文

演員:劉心悠、張家輝、任達華、溫碧霞


以一句「男人末日」作為電影的宣傳語句,彭浩翔聰明地把握著電影的題旨,以及種種因劇情而來的話題,一矢正中故事核心。電影尤其來得餘音杳杳的,沒有明示任達華的警員角色在結尾前的一幕升職考試,不停打嗝之間的下場:完事或死亡(但劇情早已透露,由張家輝所飾的角色說「女人發明了會令男人打嗝至死」的藥)──然而劇情縱似是沒完沒了,實情卻早由一張宣傳海報得知:任達華俯臥著,而劉心悠所飾的妻子,則臉容朝上卻冷冷望來,似是殺夫成事,成就「大業」。 




說「男人末日」,然而編導都似是更有傾向於整治女性,而以單一的個性與心跡,把女性的多重面貌簡/妖魔化。《出埃及記》裡的女性角色都不善良,而更甚者是略帶邪氣──比如劉心悠作為年輕妻子,縱表面支持丈夫,卻可以嫉妒而親手殺夫;至於飾演其母的余安安,則似乎只肯以生財作業來評斷男人功過,暗裡倒是一副朝不起男人的嘴臉;當然,以鮮紅外衣走出鏡前的邵美琪,對照戲中警局內的暗沉制服,是要讓人看到那刺眼的狂焰與詭邪;最後會是忽然作為第三者的溫碧霞,不著邊際的賣弄風情,倒是一場教人目眩的肉慾春光,要人想入非非。四個女子,都是在裡外共謀的事態發動者,而就在若有若無的連帶關係裡,把男人懲治,猶如法律。 


她們的張狂與邪氣,不是想當然的理想女性素質,而是編導對女性過於片面的塑造,似要在言說男性面對兩性關係既忸怩又拖泥帶水,只有女性可以強悍和果敢──可惜的是,這種似是要站於女性位置的事先張揚,反過來卻令女性的位置變得舉步維艱,而陷於非邪則惡的巢穴。是故,說「男性末日」,可能只是電影故事的一廂情願──亦可以是戲中女角的一廂情願,試問哪天可把男人殺光?──因為事實會是,邪惡的女性,早已被逼迫至無法回頭,甚至像在死角裡打轉,一如男人般沒法在兩性對壘中尋得生機。這或有人聯想到《出埃及記》的聖經故事,以色列人因為摩西而得到神的救贖,可卻也從屬於神聖的想像,雖然猶生,在框限裡得以成全。 

 

 

這種片面的言論,似又回應了彭浩翔多部以兩性對壘為核心的作品──比如《大丈夫》裡說男人「唔滾唔知身體好」,卻一一被妻子溫和收服(試想結尾毛舜筠作為妻子的「睿智」),卻只是保守地成就維繫家庭的傳統想像;又比如《公主復仇記》裡的鍾欣桐,在自我相信被拋棄的同時,製造小女子的報復想像,卻只是突顯男主角吳彥祖的圓滿男性想像。這些例子,在在說明了,彭浩彭所處理的兩性課題,縱或似要站於女性角度,可就是欲蓋彌彰地由男性靈魂發聲,令電影似是高姿態的主題不脛而走。 


難得的是,正如不少坊間評論所說,彭浩翔有「個人風格」,亦把玩了「電影語言」(希望評說者知道「電影語言」所謂何物),是故電影主題的矛盾,其實舉重若輕,亦可在導演的自我觀照間,明白那是有意或無意的著墨。

附加檔案大小
Exodus_1.jpg84.4 KB
Exodus_2.jpg82.14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