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的知識考古學



看《蝙蝠俠:黑夜之神》,大家都讚賞已故金像影帝希夫烈達(Heath Ledger)演「小丑」演得好。確然,但我想一半的功勞該歸於編導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角色設計。 


添布頓﹙Tim Burton﹚版蝙蝠俠「小丑」由好戲之人積尼高遜﹙Jack Nicholason﹚飾演,珠玉在前,要突破有一定的難度。然而,基斯杜化路蘭悍然讓「小丑」擺脫心理創傷造就犯罪的方程式,要希夫烈達扮演「純惡」的壞蛋。Joker,甚麼也開玩笑,甚麼也玩弄一番,於是編導索性把他玩弄的對象放在人性上,把他的行為非目的化。不為任何外在原因而搗蛋,不再是人,而是魔。 

 

 

所以「小丑」才會「無敵」。他不為任何事物誘惑而去誘惑人,無懼任何事物而為人所畏懼。黑夜街頭正邪對撞面對疾飛而來的蝙蝠車完全不避不閃結果令對方翻車便是明例。這個角色我一直懷疑開始可能不是這樣的,照「每集產生一個新的壞蛋」的系列公式(今集產生雙面怪),「小丑」其實老早在上集《蝙蝠俠:俠影之謎》便現身了。不錯,正是愛撒人神經噴霧的Dr Jonathan Crane。上集片末Crane在馬背上,臉容扭曲,嘻哈大笑,儼然已是「小丑」化身。 


Dr Jonathan Crane是精神科醫生,接觸大量精神病人;《蝙蝠俠:黑夜之神》裡「小丑」招受的助手正好都是精神病人。而《蝙蝠俠:黑夜之神》片首停車場黑幫交易,「小丑」戴著的麻布面具('burlap-sack' mask),正好是Crane常戴的。故此,雖然為了要製造「小丑」邪惡的絕對性,編導故意不交代他的出身來源,讓他像石頭爆出來一樣,但種種蛛絲馬跡顯示,他其實有著上集的對應。 

 

任何角色都不是孤立的,「小丑」需要蝙蝠俠,蝙蝠俠也需要小丑。(編導甚至畫公仔畫出腸,安排「小丑」在半空中命懸一線時哈哈笑向蝙蝠俠說:「我不會殺你,因為你太好玩;你也不會殺我,因為你總有你的道德原則。我們註定是要沒完沒了。」)這完全是《不死劫》中布斯韋利士﹙Bruce Wiliis﹚和「玻璃先生」森姆積遜﹙Samuel Jackson﹚一條線正邪兩端互倚互持的局格;一方的(存在)意義甚至需要對方來確立。 

 

然而,基斯杜化路蘭的變奏是再加入一個第三者──「雙面怪」。一度作為「白馬騎士」(White Knight),以檢察官Harvey Dent出現的他,同樣愛上Rachel Davis當然是蝙蝠俠這「暗黑騎士」(Dark Knight)的反面自我。但到最後,他其實同時是蝙蝠俠和「小丑」的反面自我。說穿了,他根本便是兩人的合體!正邪在他身上鬥爭。情節上因而讓他提供兩人爭鬥的平台。 

 

二元對立的操作需要第三項。深諳敘事結構三昧(明證當然便在他的成名作《凶心人》﹙Memento﹚)的基斯杜化路蘭通過拉開三點而令「小丑」變得更立體。希夫烈達不負所託,乘時而上,一演到位,成就了屬於他,也屬於基斯杜花路蘭的傳奇。

附加檔案大小
TheDarkKnight_1.jpg94.2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