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令人感動的觀影經驗: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一)



因研究和工作關係,在家已看過好幾回《母性之光》(1933),香港電影資料館這次放映,原沒打算再看一遍,但資料館的朋友告知是次放映請來一群年輕人現場配樂,從創作、練習到現場綵排花了數個月時間準備,於是放映前一天才決定再看一次《母性之光》。想不到影片剛開始,聽到他們演奏影片的主旋律便感動不已。


撼動人心的配樂

《母性之光》是默片,筆者找到最少有五首電影歌曲:主題曲〈母性之光〉、片首的插曲〈春之戀歌〉、片中金燄主唱的插曲〈開礦歌〉和兩首〈南洋歌〉[1],百代唱片公司最少曾出版過其中兩首陳燕燕主唱的歌曲〈母性之光〉和〈春之戀歌〉[2]。可惜現存影片拷貝只剩下影像,縱使幾首曲的歌譜仍能找到,但始終無法得知當時放映的聲樂氛圍。[3] 除特別安排外,香港電影資料館放映默片,現場配樂通常是由一位配樂師用一部鋼琴或一部鍵盤合成器(synthesizer)演奏,很多時是即興演出。是次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傳意設計及數碼媒體學系(下稱「知專」)師生們的伴奏陣容龐大:一部鋼琴、一部鍵盤合成器、一支結他、兩支小提琴、一支中提琴和一支大提琴,還有同學混音,電影院幾乎放不下他們的樂器。此外,其中一位同學根據影片人物的情緒和場景,演出前已寫好大部份的音樂。

影片甫一開場,樂隊齊奏悠揚而優美的影片主旋律襯托片頭字幕作為影片的序幕。這段主律旋源自任光作曲的〈母性之光〉,原是影片結尾歷盡滄桑、痛失愛女的陳燕燕(片中飾小梅)紀念女兒時唱的 [4],旋律凄楚動人,這種淒戚的情感亦是小梅母親慧英(黎灼灼飾)的寫照。雖然《母性之光》的主題曲和插曲由陳燕燕主唱,故事的主題亦由她帶出,但她父母家瑚(金燄飾)和慧英的故事,與及二人(特別是黎灼灼)精湛的演出搶去不少注意力,是次配樂在這之上更增添了二人情感的層次。屬於二人的音樂主要由鋼琴和鍵盤合成器組成,兩件樂器時而合奏,時而對答,將二人深被壓抑之情含蓄地流露出來。在情節和影像上夫婦之間的情因著時局的摧折,在人前必須緊緊收藏,在人後則時而收時而放。慧英在這段情中處於被動和無奈的狀態,情感複雜而柔弱,先是對突然離去的丈夫的思念,後是重遇家瑚復又被拒的哀怨,在多番溫柔地細訴衷情後,始將為大愛而對前情卻步的丈夫溶化,讓他默然接受二人暗地裡再續前緣。柔和的鋼琴聲正好恰當地表達了她的各種情感表現和訴求。同樣處於情感被強加壓抑的家瑚,作曲者則以鍵盤合成器建構其內心世界。雖然他仍深愛慧英母女,但經過在南洋被資本家壓迫的磨難,他渴望將這份愛轉化為對無依孩子們的愛,因此鍵盤合成器的旋律部份表現了家瑚掩蓋不了的哀傷,而合成器長長的餘音則將他對慧英餘情未了的感覺暗地裡流露,把家瑚剛烈但理性的性格巧妙地呈現了。


註:
[
1] 五首歌曲的作詞者皆為田漢,除〈開礦歌〉是聶耳作曲,其餘歌曲皆為任光作品(參見孫愼、黎英海、向延生編:《田漢詞作歌曲集》。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2003;朱天緯編撰:《中國電影百年:經典歌曲》。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2005,頁11-17;任光:《任光歌曲選》。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1982,頁2,15。)。

[2] 根據朱天緯編撰的《中國電影百年:經典歌曲》記載,〈母性之光〉和〈春之戀歌〉的歌譜是源自百代公司1933年錄製的唱片(片號 3441b 和 3441a)(朱天緯編撰,《中國電影百年:經典歌曲》,頁11,16),而任光是當時百代的音樂部主任(任光,《任光歌曲選》,頁2),因此其餘三首片中的電影歌曲也有可能曾出版唱片,有待考證。

[3] 據網上一篇文章指《母性之光》是盤上發音(sound on disc),利用預先錄製的唱片在放映時播放音樂(參見張泠:〈母性之光〉,《大公網》,2015年4月4日,檢索日期:2015年5月11日),但《母性之光》出品公司聯華影業製片印刷有限公司的官方刊物《聯華畫報》則指《母性之光》「除對話僅有廿八張字幕外,餘皆用慕維通聲片收音」(參見〈「母性之光」聯華開拍慕維通聲片〉,《聯華畫報》,1933年第1卷第5期),慕維通(Movietone)是一種片上發聲的錄音系統,將聲音變成光學聲軌印在菲林上。因此未知《母性之光》當時究竟是盤上發音還是片上發聲。

[4] 現存版本沒有陳燕燕在片尾遊藝會的演出,但據1933年的報導,影片上映時應有此曲的演唱場面(參見〈「母性之光」在菲律濱:轟動了整個的垊里拉,連映多日──盛况空前〉,《聯華畫報》,1933年第2卷第18期,頁1)。


續:
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二)
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三)

附加檔案大小
SunshineOfMother_1.jpg77.72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