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令人感動的觀影經驗: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二)



雖然慧英和家瑚的愛情是影片不能或缺的部份,但《母性之光》是左翼影人進入聯華的試點之一 [1],當年的創作者最著力提倡的是反資本主義的抗爭和超越家庭的母愛,無疑家瑚是影片主題的推動者。


激昂的革命者

作為有情有義的革命者,最大的情感衝擊莫過於家國兩難全,因此家瑚與慧英重遇不能相認,看見婷婷玉立的親生女兒,竟兩不相識。導演卜萬蒼安排了三人在一個音樂會場境中相遇,音樂原是重要的敘事工具,但留下來的只有影像,知專的同學們填補了這個空缺。這場戲他們用了華麗的圓舞曲作序幕。圓舞曲是一種19世紀流行的跳舞音樂,具歡快和高貴的感覺,但因舞者有親密的身體接觸,當年曾引起過道德的討論。[2] 這音樂類型的特性不單為音樂會氣氛定調,也顯示了林寄梅為小梅設計的社會階級,同時更暗地裡預示了他利用小梅的身體作為他獲取金錢地位的工具。同樣透過出賣身軀以換取金錢,可是家瑚的社會地位和所懷抱的情操卻截然不同,知專的配樂也以另一種方式將家瑚的情感表現出來。

在音樂會中,從南洋歸來的家瑚,在好友元謨的安排下與慧英重遇,也見到相見已不識的小梅。在來不及與慧英訴說衷情下,家瑚受眾人邀請,唱出他以南洋生活為藍本的〈開礦歌〉。這首歌當年由作曲者聶耳以美聲演唱,這也是聶耳創作的第一首電影歌曲,而詞則與本片其他歌曲一樣出自田漢手筆。現在能聽到的聶耳版本對習慣較強感觀刺激的現代觀眾來說,節奏可能較慢和伴奏較單薄。這次放映沒有歌聲,只有配樂,樂隊以激昂、具節奏感的齊奏展開家瑚的「南洋之旅」,既加強了影片中具節奏感的動作,亦令影片更具現代感,與觀眾的觀影習慣接軌。雖然這樣的音樂與開場的圓舞曲同樣具節奏感,但一歡快一沉重,一享樂一苦幹,形成一種對比,為家瑚後來與慧英在家中相見時的對話「我不希望我的女兒專做紳士們的歌者,她應該是被壓迫的歌者!」作鋪墊,家瑚這句說話也是影片重要的題旨。


註:
[1] 任光,《任光歌曲選》,頁2。
[2] Lamb, A. (2007). Waltz. (2007). In Grove Music Online. Retrieved May 19, 2015, from http://www.oxfordmusiconline.com.


參看:
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一)

續:
彰顯《母性之光》的現場配樂(三)

附加檔案大小
SunshineOfMother_2.jpg84.5 KB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