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藤兼人的《戰場上的明信片》(下)



新藤兼人早年所寫的劇本,曾被他的老師溝口健二批評說:「這樣的東西不能叫劇本,只是故事而已」,令他非常沮喪。幸而妻子孝子鼓勵他說:「別灰心,接著寫下去!」1942年他乾脆停筆從頭學習劇本創作,用一年半時間從頭到尾細讀一遍43卷本的《近代戲劇全集》。其後他很快就被召入伍,到1945年底才返回松竹。因為曾下苦功,寫作遂充滿自信,五年內寫了約50個劇本。他懷念亡妻子孝子(編按:久慈孝子於1943年死於急性結核),寫了七分真實三分虛構的劇本《愛妻物語》,並於1951年第一次當上導演,影片入選《電影旬報》十大佳片的第十位。從此新藤在編劇與導演兩領域均不斷創作,60年來在國內國外獲獎無數,令他譽滿全球。

新藤兼人認為電影的原點是影像,所以他影片中的畫面構圖與鏡頭接割都匠心獨運。《戰場上的明信片》開始時一百名白衣士兵在大堂上的受訓,先聲奪人的氣勢已令觀眾看得投入。定造及三平的英勇出征與二人骨灰立即被送返的兩組四個鏡頭,導演皆採用了「劃接」,兩個畫面中的隊伍動作,先向左行後向右行,强調了戰士的迅速死亡,令人驚愕及感嘆。另一個「劃接」手法,借空中飄揚的白帶子完成,意境更覺哀怨。

新藤曾表示:「我之所以能夠長時間的從事電影工作,很大原因是來自於那94人的犧牲,所以我把我最後的電影留給了他們。」他亦很感謝與他合作的多位男女演員,包括豐川悅司、大竹忍、六平直政、柄本明、倍賞美津子、大杉漣與川上麻衣子等,因為他們都演技精湛。他特別欣賞豐川和大竹的精彩配搭,認為「兩位演員挑水時的面部表情,真的把一名普通老百姓被戰爭摧殘的內心世界完全表現出來,的確非常出色」,「他們挑水的場景是為了說明麥子的成長,而麥子成長作為自然界生物成長的自然規律,也暗示著,再生後的他們仍然是一個日本百姓。」農家出生的新藤活了一世紀仍是大地的兒子,也沒有忘記飲水思源。

《戰場上的明信片》早於2010年10月在第23屆東京國際電影節優先上映,榮獲評審團特別獎。電影2011年夏天在日本公映後,廣受佳評,曾先後贏得《電影旬報》、每日新聞競賽、日刊體育映畫大獎和山路文子獎的最佳影片獎,藍絲帶獎、日本學院與日刊體育映畫大獎的最佳導演獎,以及每日新聞競賽的最佳編劇獎、美術獎、音樂獎和錄音獎。新藤兼人亦榮獲報知映畫獎的特別獎。

參看:新藤兼人的《戰場上的明信片》(上)

附加檔案大小
Postcard_1.jpg193.69 KB
Postcard_3.jpg146.2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