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將王佳芝說扁了!



導演:李安

編劇:王蕙玲、James Schamus

故事:張愛玲

演員:梁朝偉、湯唯、王力宏、錢嘉樂

 

李焯桃談論《色,戒》的改編問題,十分詳盡透闢,絲絲入扣,這裡只有一些補充。

李文指出,李安將買鑽戒的過程一分為二,更見從容,所言甚是,但他遺漏了很重要一點,便是王佳芝救易先生一命的那句說話「快走」,在電影中一共說了兩遍,第一遍出口,易先生好像聽不真,待她再說一遍才如夢初醒,狼倉下樓,為什麼呢?答案當然便是跟最後一場他坐在人去房空的王佳芝床上,輕撫感受她殘餘的體溫,雙目含淚,盡現「影帝」演技的安排息息相關。李安要觀眾認定易先生是一個真心愛著王佳芝的男人,所以王佳芝第一句說話他不敢相信。

李焯桃強調張愛玲原著是從女人角度看,李安則在電影中加入了男性角度。然而,說得更清楚一點,張愛玲說得其實是男女之間的權力關係,李安卻扭轉來說一個愛情故事。你會問難道張愛玲不也說愛情嗎?對,但她着力的是反動的愛情(裡面有人盡皆知的自況成份),李安的卻是愛情通俗劇。

值得注意的,還有原著中王佳芝放走易先生後,下樓時惦念著有沒有人會處理掉自己,心慌意亂下截車離去,目的地是愚園路。張愛玲順手交代那裡是她一個遠房親戚的家,她要到那裡避避風頭,靜觀其變,活脫脫是一個張式人物。現在電影要去的目的地卻是易先生金屋藏嬌的地方,說明了王佳芝背叛了同志之後,想著的是會和這男人走下去。

事情敗露後,王佳芝從領口取下藥丸﹙這又是電影所加﹚,但沒有吞下,為什麼呢?因為,她不捨得離開幸福的可能王國。李焯桃清楚整理出那三場性愛戲和沒有性愛的聚會的關係,沒有性愛的聚會還要唱一首歌,歌還要是〈天涯歌女〉,還安排易先生聽後感動下淚,明顯看出李安心恐觀眾不夠聰明,誤會他們只有性慾沒有性愛,特此安排。經他改造後的易先生,更有人性﹙雖然那是埋藏在扭曲、壓力、暴力之下的人性﹚。

明乎此,強化鄺裕民的窩囊廢和老吳的不近人情,便不是不可理解了。王佳芝遇上的這一邊,戲劇上不過合理化她走近易先生那一邊。但是,難道不是太合理了嗎?李安把王佳芝說扁了!她變成一個為愛犧牲的女人,足賺觀眾一腔熱淚。原著的王佳芝,為的只是一點真心的可能,裡面未必一定有愛,易先生更從外形上及心態上清清楚是一個不該愛的人。為了即使百分之一可能碰到的真心(又或者即使是真,「一切都太晚了」),而不是實實在在的性愛,便甚麼都可豁出去;這才是張愛玲的浪漫,這才是現代主義的永恆。

張愛玲的王佳芝是屬於當下的,李安卻讓她憧憬未來。一個更易理解代入的王佳芝,難怪要找天秤座的湯唯來飾演了。

附加檔案大小
LustCaution_5.jpg110.41 KB